Feeds:
文章
留言

Posts Tagged ‘書’

Now on shelf

Book Cover

在書架上。謝謝!

Read Full Post »

這本書寫於《腹稿》之後。從2005年秋季待業的時候開始,至2006年底進入傳媒機構做事時結束。比起《腹稿》,《男人與狗》裡的故事,輕省得多。

2001年。我在大學裡唸翻譯。大學畢業FYP選譯了美國女作家A.S Byatt的Angels & Insects。導師要求我節譯文本中的性交場面,並在我譯文中的選辭用字給我很多規犯。我以為,他以研究的名義,借故向女生展示某種性別的權力。例如,女人的頸項,他要求我寫粉頸;男人的陽具,無論文本以什麼形態出現,他都一概要求我寫塵柄。那時,我想,事情不該如此,為什麼不能是頸是頸,陽具是陽具,那話兒是那話兒?最後不聽教聽話的女生FYP落得奇差的分數。當時,我讀到導師給我作參考,某師姐翻譯的Anais Nin日記,我開始讀她的情色小說。我告訴自己,寫些情色小說也很不錯,我也可以寫情色小說,我也可以告訴那個當時我憎恨至深的人,在中文的世界裡塵柄,真只是封塵的過時的無能的封在他那密室一樣的辦公室裡的詞語。

《男人與狗》,我本來叫它情慾小小說。當《腹稿》裡過長的短篇叫我寫得傷心慾絕時,我開始想起當那心裡故怪的誓言。我寫了「完了1」,當時無題,只叫「倩慾小小說1」。後來又斷斷續續寫了幾篇,全以數字名目。在網上書寫我感到自由輕鬆,因為那是一個尚未有尺度沒月編輯沒限字數的地方,我以自身和朋友的經驗作藍本。得到大家的鼓勵和關注,自我感覺良好。

當時我給「情慾小小說」的定義:什麼都可以交換,性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情,愛也是兩個人的事情,一切都是從一點到一點又由一點回到另一點,交流,同時交換,衍生公平,對等,交易。我付出,我想得到回報。我付出,得不到回報。然後,那個洞很黑很深,我需要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東西去填塞缺口。我所理解的情慾,就是這樣一回事。

到後來於《成報》每週寫一篇小說。謝謝葉輝先生的鼓勵,也謝謝編輯修和葉小姐所作的工作。在報章刊出的小說,我寫的時候給它們起了一些尺度,當然,對我來說,性的描寫我其實不算非常在行,於是,我把那個情慾的命題換到其他地方去,我寫的還是圍繞著人際關係。每一個人都在鼓勵我,我總是遇到很好的人。雖然《成報》欠我的稿酬,即使告到法庭去仍然未能收到,但是我還是覺得如果沒有《成報》的筆鋒版,散漫的我不會有寫成30幾篇小說。

扣起自己不滿意的幾篇,現在《男人與狗》收錄了28篇小小說。由陳志華編輯,智海負責設計,封面背景圖案,取自區凱琳的作品。該作品一直在廿九几工作室裡,珍而重之。我想要的,忽然全部一起出現在這本書上,我最喜歡的編輯,我最喜歡的設計者,我最喜歡的畫家。一切都非常美滿。(區平常畫畫常以皺紋膠紙框在紙上成frame,畫作完成後撕下膠紙,膠紙都染了顏色,她就把膠紙貼在紙上,成為這幅作品。我很喜歡這作品,可智海在執相的時候,執那些皺紋執到死呢!)

最後要說的話:我雖然不夠bitchy也不夠juicy,但是那些人際關係呢,那個陳傑呢,都是真的。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