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他們的家在科克市外。從科克市乘搭愛爾蘭巴士公司的班次,約三十分鐘,再駕車或走路,就會到達。那就是郊區了。

四處都是新平房,不像市內密集的舊房子(那些舊房子往往有上百年歷史)。他們的家就在一列新房子當中。連地下一層,房子樓高三層,後園是幅漂亮的草地。室內光亮明淨,地下是摩登廚房連飯廳、客廳、女主人工作的會客室、小廁所;二樓是男主人的工作間、客房;三樓是浴室及主人房。那浴室頂有一隻大天窗,光亮而私密。我心想,這就是我小時夢想中的房子。

兩夫妻不是什麼有錢人。平常人家,各自有平常的工作。房子是借錢買來的,二人合力供養房子,還有兩隻貓。對,貓才是這篇文章的主題。

兩隻貓。一隻是新來的黑貓,叫M,雄性。另一隻腦即滿身虎紋,也是雄性,叫S。兩隻貓咪都很漂亮。起初我只見M在後園裡晒太陽。牠很親切,任陌生人摸摸。我從來沒見過任陌生人摸的家貓!我一路摸牠牠還發出古古聲,很開心的樣子。S在那兒呢?男主人說,牠走出去玩之後就沒回家了,已經十天沒回家!大概去求偶了。

男主要要帶我們去附近一家高爾夫球渡假村喝茶,於是我們走起程出去了。男主人打開家門,M就先自己跑出家去。男主人也沒有理牠或叫牠回家,我反而擔心起來。我們登上汽車。男主人還跟M貓咪說拜拜。原來貓咪懂得從後園大閘爬回家去。當然,這表示牠們也能從後園大閘爬出去玩。我心想,好自由的貓,怪不得牠不怕人吧。

幾小時後,我們返回房子造飯吃。已經六七點了,天還是亮的。M貓咪沒有回家。我們坐在花園吃茶等吃飯,這是S貓咪回來了。

女主人馬上撲上去抱抱十日不見的S。又捉住牠滴杜蚤藥水。他們發現S的鼻子受傷了。S好像很不高興的樣子。女主人說,M跑了你就回來了!大概兩隻貓咪互不喜歡。

又過了一些時間,S跳上了雜物小屋的屋頂去,有隻大雀在追著S。男主人馬上把S抱下來。他說,這種雀就是會追貓。我不相信,雀會追貓?他告訴我雀的名字,但是我已經不記得這個字了。

我們吃飯。沙律、薯仔和雞批。這時,男主人突然站起來衝出房子。原來S又從花園跑出去了。他甚至跳上汽車,駕車追著S。過了十分鐘,他又跑回來向妻子報告,原來牠去了鄰舍的後園。

後來我們就看到廚房通往後園的門上有一扇小小 的活動門。那種讓小動物自出自入的門。我當時就再想,好自由的貓啊!

想了一百遍,仍然覺得這兩個貓好自由。

我想起我以前認識的貓,其實我從來沒有摸過牠們,因為牠們大部份都很惡,不願意被陌生人摸。

Read Full Post »

Tagazine

 http://tagazine.com/

我以前很喜歡看Fruit雜誌。貴貴都會買來睇。

我不知道時裝精會有幾BUY這種snap shot community,但我對它有無限想像,除了因為它是我家兄弟起的,還有我血裡對eBusiness的狂熱。網絡世界幾乎控制了我們的每分每秒,網上的每一角落都是賣廣告的地方。

我試著把自己的照片貼上去,tag每一件我身上的穿戴,包括我的羽毛頭飾及其他。

品牌、推銷、時裝、街景,最重要的當然是人和人氣。

最TOP PAGE VIEW之一

我最有興趣想知道的還是照片裡面的故事。衣服背後有故事嗎?可以都tag在圖上嗎?會有時裝發燒友把每日自拍的時裝日記upload上網嗎?日常穿戴能透露一個人的隱私嗎?既然日日咁著行出街,還會拍把它們公諸於世任人共享嗎?

我想看到更多有趣的照片。

到Facebook去搜尋Tagazine,就能把Tagazine連到戶口去。試玩一下吧。

Read Full Post »

BBC電視劇The Catherine Tate Show其中一個笑話──Ginger。我覺得在Doctor Who裡,演員Catherine Tate是很好笑的。她的表情很好笑,演一個平庸的臨時工秘書。O說,她很好笑!可The Catherine Tate Show的每一個處境,我都笑不出來。不知道是文化差異,還是劇本問題。

不知哪一季哪一集。我沒有留意,事後也找不出來。Catherine Tate在一個看似自救小組的處所裡,跟輔導員理論。詳細內容我也沒有留意,只是覺得不好笑,就沒有留心,讓電視機開著。突然,Catherine Tate大叫:I am ginger! I am ginger!而她身後的其他人都忽然站起來大叫I am ginger!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那麼激動地申明自己是ginger。但電視上的中文字幕卻把I am ginger譯作「我是同性戀」。我攪不懂。我不從來不知道Ginger是同性戀的俚語。也不覺得他們在講同性戀。我問O,什麼是Ginger。他淡淡然說:就是說他們這幫人的頭髮顏色。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問一次,什麼?O又重覆一次:頭髮顏色呀。我大叫:I can’t believe it! 字幕說我是同性戀。

我把中文字幕解釋一次,O也很震驚。他們怎會把Ginger譯作同性戀呢?

O說,在英國流行一些笑話,取笑紅色頭髮的人,那種在金色和紅色間的Ginger色,不知為什麼成為笑柄。笑話漫延到愛爾蘭和澳洲等英語國家。我恍然大悟。我又怎會明白這個笑話呢?我住的地方只有黑頭髮的人!其實,連Ginger本身也沒有一個通用的大家都懂的中文對譯,又如何在有限字數的字幕裡把這些對白翻譯然後引人發笑呢?

難道就是這樣,翻譯的人員把它翻成「同性戀」?這不但是錯誤的翻譯而且是政治不正確的翻譯。完全錯晒個喎。

全個處境,演員們都一直鬧著,不斷大叫I am ginger。於是「我是同性戀」一句,就不斷重覆出現。簡直是災難。

O說,I can’t believe it。他很想跟他的英語朋友分享這件趣事。可是他的朋友全都是ginger。他花了幾星期才有勇氣向朋友提起這事。Ginger朋友說,吓Catherine Tate這個Ginger笑話很有名的!但他們當然不知道「我是同性戀」這回事。他們的反應都是:Huh? Are you joking?

Read Full Post »

No trick

每年今天都記得halloween boy的生日。因為是萬聖節,於是覺得他永遠都是那個trick or treat的孩子…無論他今年幾多歲了。沒有祝賀誰。我一向不熱衷參加萬聖節派對。

Read Full Post »

步操

香港‧軒尼詩道‧十一

圖說:銀樂隊後面就是這些黃色的旗海

首都有閱兵儀式。香港的軒尼詩道也有銀樂隊和運動的追隨者。從三時起就開始在港島遊行的法輪功隊伍,沒有多叫口號,只拿者寫著他們訴求的旗織。銀樂隊步操,尾隨隊伍足足走了大半小時才遠離我們的視線。

他們在進行革命。當有消息指重慶的部份婚姻登記中心於國慶日「大喜日子」不辦離婚手續時,我是否要慶幸自己能在我城看到法輪功的抗議步操?

 

說真的,小市民如我,真怕有天自己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 什麼也不知道。

Read Full Post »

記住

Let’s go forth into this physical experience and take all the ideas that exist and whittle them down to just a few good ideas that we can all agree on and peacefully cohabitate.

— Abraham

Read Full Post »

芝士來了

芝士

芝士很緊張, 躲在椅子下休息不肯出來。

芝士

芝士在沙發上

 

芝士來了。大概我們想多了,我們那麼想要一條溫馴、受街坊愛戴的小狗,於是這樣的一隻小狗就真的降臨我們家。朋友把芝士交托我們。我把芝士抱在手上, 她真是一團沒有形狀的軟芝士, 軟趴趴的貼在我身上。

史納莎芝士一身白色卷毛, 雌性。她膽小、不喜吠叫、 嬌羞、慵懶、不聽指令、緊張。她是史納莎仔仔的相反。但大概所有被捨棄的小狗都會有同樣的反應,絕望地鳴叫,像人哭。我見過仔仔這樣哭:五年前我一邊哭一邊拖著仔仔離開他的舊居和前主人,仔仔一邊走一邊回頭, 一邊發出哀傷的低叫聲。把芝士帶來我們家的朋友要走了,他有萬般苦衷要放棄她。朋友悄悄地從大門旁溜出去,芝士看見了, 直奔已經關上的大門,在大門前打轉 , 轉了一圈又一圈, 找不到那個她要找的人。她用鼻子聞,她跳高可是她不懂開門, 她哭叫。 我們忍不住嘆息, 真陰功。

我上前坐在她身邊,以防仔仔撲過去嚇她。妹妹就叫芝士作「妹妹」, 因為自此, 仔仔就多了個妹妹。我們希望兩隻小狗能好好相處, 好讓芝士能安定下來不用再遷居。沒有人喜歡被轉讓、遺棄。小狗也不會喜歡如此。

Read Full Post »

受驚了。聽歌。電光幻影。

Read Full Post »

友人說。讚同!

Read Full Post »

我有一個塑膠洋娃娃。她的臉和手腳都是塑膠,身體和衣服是布料。她沒有頭髮,頭部有連衣的帽子包裹。衣服是牛仔布藍,不漂亮。大人告訴我她叫小Irene。我以為她就是我,也是我的孩子。那年我幾歲大。幼稚園裡的同學仔有時不肯跟我玩耍,指著我的臉說,因為你臉上有墨屎。

這樣的童年記憶,大概每個人都有一段。我驚訝編劇捕捉記憶的精準,那些戀人間的記憶,那些孩堤時代的各種羞辱。而每次看到電影的這段,我必大哭一場。

Clementine: Joely?

Joel: Yeah Tangerine?

Clementine: Am I ugly?

Joel: Uh-uh.

Clementine: When I was a kid, I thought I was. I can’t believe I’m crying already. Sometimes I think people don’t understand how lonely it is to be a kid, like you don’t matter. So, I’m eight, and I have these toys, these dolls. My favorite is this ugly girl doll who I call Clementine, and I keep yelling at her, “You can’t be ugly! Be pretty!" It’s weird, like if I can transform her, I would magically change, too.

Joel: [kisses Clementine] You’re pretty.

Clementine: Joely, don’t ever leave me.

Joel: You’re pretty… you’re pretty… pretty…

Quotes for Clementine Kruczynski (Character) from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2004),  IMDb

Read Full Post »

內衣女子3

這些日子,我一直仍在思考那件事。它沒有結論。我告訴你我仍在想著那天發生的事。你說,你真傻,為什麼要為我說的傻話而不高興?

我不知道。大概因為我從來不能分析。我相信直覺,直覺就是我所知道的事。我是女人。我是會穿胸罩的女人。

*

穿著胸圍內褲,我們本來軟軟的、流動的身體忽然變具體了。我們是否一定要跳進一個模子裡去塑造自己的身體?還是我們的身體太脆弱了必需由各式盔甲保護?

*

內衣女子到曼谷當然會到Sima Paragon百貨公司內的The Lingerie Salon朝聖。站在百貨公司的二樓電梯前,滿眼都是女子內衣,世界各國、本地品牌任君選擇。我只想買兩套新的BSC內衣褲替換。

價錢是650泰幣一個胸圍、290泰幣一條內褲。加起來再兌成港幣,才不過230元。

同行的男人大叫:「什麼?這麼貴?這些公司真無良。他們造這些東西出來,讓女人覺得自己要穿這種東西然後賺大錢。他們教女人把她們的身體物化。」

我摸不著頭惱。因為我完全不覺得貴,也不覺得穿上了內衣就是為你給別人觀看我的身體。「你知不知道我在香港買一套這樣的內衣褲要500元?」

(當然,你要說自己觀看自己的身體然後為它的美麗而著迷是自戀的行為,我不會反對。我的身體有了形態,我很高興,我看到自己的形態,我在鏡中照了又照如小水仙。穿上內衣,我覺得我的身體被保護,感覺像回到了母親體內。如果我不感到安全,如果我不覺得被愛,我無法育養孩子,我無法育養男人,我無法育養世界。我要給自己很多很多愛,才能得到很多很多愛,才能給予世界很多很多愛。我不需要假的大胸脯,我只需要感到安全,我只需要讓自己快樂,我只需要在鏡前看到自己美麗。我覺得負擔得起,我不介意花錢買一些合適的內衣褲。)

男人說:「不是,而是它普遍很貴,比起男人的內衣褲貴。(我心想,男人的內衣褲也可以很貴。他不知道而已。)我妹妹連交租的錢也沒有,她見到這些東西一定會覺得糟透了。」

(他覺得他要把錢都捐給難民。他為自己得到的比別人多而內疚。他認為幫助別人他會快樂。他不介意自己穿一條已經磨破了的內褲。如果他的身體長得比別人多一點肉,他就覺得自己犯罪。他是否覺得我正犯罪?他是否覺得我自私自利?)

我立時黑面。大怒,心生一萬個問號:我由小六年級上過健康教育課教我們要穿胸圍是不是我們的教育有問題?那麼貴但我穿胸圍內褲那麼多年是不是很愚蠢?那麼貴但我還那麼喜歡花錢買胸圍是不是有問題?穿上胸圍內褲不讓男人看不緊要但自己一定要照鏡才滿意是不是等如為自己被物化的身體自得其樂?你妹妹沒錢買不如你送一套給她?你這樣說是不是等如叫我不要穿胸圍?不穿胸圍讓胸脯隨歲月行走加快下垂,我接受得了嗎?女人想看到自己的身體美麗有什麼錯?女人以胸脯堅挺為美有什麼錯?

完全被擊倒。我正在跟一個完全不了解女人的男人旅遊。而他在我滿心歡喜要買胸圍的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來。我很想請他移玉步前往百貨公司的其他部門,但是他不肯。更奇的是他忽爾說:「我要送些什麼給你。讓我給你付款可以嗎?」

黑面更黑。眼前的男人一方面反對加之於女人的Norm,但另一方面卻又自己跳進男人的Norm。我說:「你什麼都不用送給我!我會自己付款!」

氣得不能說話,也沒細心試穿,隨手選了兩套內衣褲就趕往付款。他追在我後面,搶著付款,搶贏了。那一刻他大概感到自己像大家口中的男人。但那其實並不需要。你知道我從不要求別人待我如此。

*

那天,在街上,男人忽然問我,為什麼女人會把手袋打斜孭在心口前?我說,為什麼不?男人說,是否想吸引男人注意她們的胸脯讓他們感到興奮?我問,你是否看到什麼現在感到興奮了?他承認,是的。我說,不是的,她們並不知道你在看。

Read Full Post »

不同時期的Oi Va Voi全在YouTube上。我著迷了。

YouTube: Yuri

YouTube: Yesterday’s Mistakes

YouTube: Refugee

Read Full Post »

因為天氣很熱,就不想遠行。例如,大清早行到馬料水去等船到東坪洲去,或到塔門去,在烈日下暴曬,慢行,舉起照相機貪婪地攝取風光。相對超過48小時後我只想靜默,獨處,發呆,看電視,閱讀,午睡。如何開口向同居者提出,我只想靜一靜,而不破壞佊此的親密。

世界難民日他叫學生在課堂上以英語寫文章。他們正身處異城,學習著異城裡的異國語言。男子寫道:「我是難民。我以前不是難民。我以前在家鄉很貧。來到這裡,我再也不能回到家鄉,我想念我的家人。我來到香港,就是難民了。我很感激在這裡遇到的人。」簡單淺白的短句流露作者的誠懇。他就說,我們各自的家族原本都是難民啊,誰都是這世界上的難民。

我來到這裡接受庇護。吃、睡、受人照顧。扭開電視,想看伊朗的最新消息。新聞台卻在放窮物情報。女人在示範如何為貓兒刷牙。他就說,難民甚至沒有錢買一隻牙刷。我就轉台去英語國際新聞,幾個航空公司巨頭在談企業管理。他就把電視關掉。他不想看生意人談生意經。

這就是兩個人的周未,但我只想靜一靜。

Read Full Post »

Sap Sze Heung在哪兒

前一刻還在發惡的我,下一刻收到短訊

Apartment is being cleaned

mailbox in 2 weeks

gas tomorrow

water saturday

phone sunday

& we live in Sap Sze Heung

Sap Sze Heung?連這個也找出來了。我完全不知道這個地方的中文叫什麼。

Read Full Post »

My Trembling Blue Stars

只是喜歡Bobby Wratten的英語。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