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the ‘故事’ Category

又是妄語。

他喜歡《尤利西斯》。那個好男人每早起床都造早餐給老婆吃但他們十一年來都沒有做愛。於是,老婆就跟另一個男人偷情了。

而我覺得安奈依斯‧寧瞞著老公跟另一個男人結婚是一件神秘的事。

我偷笑,這不就是天造地設了。

Read Full Post »

揭露 (暫貼)

小說被我拿走了。

Read Full Post »

5/10

*

我問TTT,你和女友為何分手?

TTT說:It’s ironic that we speak the same language but we couldn’t understand each other.

我說:我不明白你。那你明白我嗎?

TTT說:Sometimes.

我們說不一樣的語言。

我戴著他那五百度的近視鏡,什麼都只能看到一半。我雙眼近視八百度。我看著模糊的影象和他的輪廓,就如我不能確定,我們的親密程度,到度是5/10還是8/10。

他說:I can’t trust you. You told me the food was good when you were here, but later you said it was bad.

*

Read Full Post »

二十九歲。交過幾個男友。見識過一些被稱為混蛋的人。無論是假裝浪子的處女座還是嚴厲天才型金牛座,都行不通。我開始希望做些比較平常的社交禮儀。例如,約會讓男人付款。我總是爭著付款,我甚至不想夾錢,我是想自己埋單。拿著錢包被約會對像喝止。漸漸,我習慣讓坐在我對面的人付錢。看電影他總會預先訂票。最多遲到五分鐘。

有一個這樣的人,被我視為約會對像。

外表算是好看。會說冷笑話。會修理電腦。會在緊要的時候致電問候。會在早上打開即時傳訊器呼叫早晨。會對把你送到月台望著你登車才轉身離開。安靜,守規,怕受傷害的男子。

我告訴女友,是他了,我受夠了那些好玩的玩伴。那個假裝浪子的處女座,在四年不見以後突然約會我還敢問:Do you want to stay with me?我可曾一邊回應他那些貪心的吻,並一邊回答他那可笑的問題?我不記得了。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我們是best friends。(WTF!六年前他一個唔該轉身走了還說我是他的best friends?)我受夠了這種男人。我只想要安樂的生活什麼都不批判舒舒服服,不想用那麼多腦袋。

我不要玩那些不好玩的遊戲。打發那個處女座。我跟新的約會對像說,我好喜歡你。他回應,我也很喜歡你。

對話完結,但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於是女友問:你如何告訴他的?

我答,在即時傳訊器上說,但如何?我白紙黑字地寫,寫得那麼明顯。

女友說:他不明白。

約會還是繼續。笑話還是說下去。他很可愛。我很多時候都在想念他。我接受他是這樣的人。並認定他也喜歡我,只是因為某些原因不再做任何舉動。我接受他、原諒他、不批判他。因為我也著實太有自信覺得自己也算是個可愛的人。可是神奇的事情還是沒有發生,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缺乏耐性的我按奈不住。並認為如果他是被動的人,我就該做些主動的。於是,我貼著自己的底線。約會他。

「你星期天有空嗎?」

「做什麼?」

「我想請你吃飯。」

「應該沒問題的罷。我還沒有約人。為什麼請我吃飯?有什麼特別日子要慶祝嗎?」

我心裡大叫,有什麼特別日子要慶祝才能約你吃飯嗎?

「沒有。我想請你吃飯。你想吃,我煮的東西,還是大廚煮的東西?」

「…到時再說吧。」

我忍著不至爆發。我再說:「那約定你了。不要爽約啊。」

他遲疑了一會,好像我這番說話是什麼奇怪的陷阱。「為什麼要這麼早約定呢?不能到時才說嗎?」

我的能耐到了整點。於是,我就要發怒了。「不約囉。唔約囉!」

如此,對話完結。受傷害的是我。怒火中燒。他完全聽不懂我的說話。又或者,他懂,但他對「我煮的東西」毫無興趣,他對我毫無興趣。

但是,其實我已經不知不覺地,又打開了那盒「腦力遊戲」,自己跟自己玩。

可是,周未,我還是跟這個人約會了。沒有到我家煮飯吃。就像他記得,這個周未我空閒,我沒有人陪,我寂寞一樣。他問我有什麼電影好看。於是,我們打算去看電影。

電影最終沒有看成。我們坐在小店裡開塔羅牌。有人嚷著要抽牌,問愛情的發展。

他抽了個2號,火的。他在選擇,選擇行動或不動。

「也不全錯,不過我不覺得我現在有選擇囉。」

假扮冷靜的我淡淡然地回應:「是嗎?」

還是半公分都不碰我。只是對著我笑。但我是更疑惑了。到底是因為我跟古怪的玩家玩過太多遊戲,還是因為他完全不敢玩?又或者,因為他跟本無視我的存在,他不覺得我是女人?

女友斬釘截鐵地說;Such a mis-match!他跟本不懂得玩。他不會明白你的,他是再地道的香港仔沒錯,而你是根本是外星人一個!

我真的不敢相信這樣的評語。我以為我只想像女友們安安定定有些平常的幸福,有人為她們煮早餐。而眼前的這個人看起來也很正常很不錯,我又難得喜歡他,也難得他不讀我寫的東西(我以為)。但在別人眼中,就覺得我和他是mis-match。

故事的下文,我作不下去。

假的情節假的人假的心情,但是精華卻是真的。

Read Full Post »

有興趣的人請舉手

那完全不關於命運。塔羅不講命運。以這種能量這種步姿一步一步走下去,下一步如何,抽一張牌映照,道出故事的新發展。
07年首曾經帶過寫作工作坊,講那些我自以為好勁的愛情故事。其實我最想教塔羅牌,講塔羅牌的故事,用塔羅牌寫故事。
不知有沒有人有興趣參加。

Read Full Post »

I was taking a sip of the hot Chinese medicine while he called.

His voice sounded like he was licking a lollypop. I’m sure he’s a candy man.

But I just couldn’t hear what he was saying. I couldn’t help asking him to repeat his words. His language was too sweet to be heard with sense.

He was frustrated. He said, “Where are you? It seems that you and your phone are in the outer space."

He thought it was the problem of my mobile phone.

But it was not. Obvisouly, it was the problem of the lollypop in his mouth.

And I am a woman who speaks the herbal tea language.

Read Full Post »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

她就知道了,生憂生怖的是幻像而非愛。天天幻想跟某人一起並不是愛,那只會生出更為可怕的幻像。她看到那男子。那男子天真如嬰。她看到那男子,如果她很想很想要她。她就會開始感到害怕。她會害怕得不到、被拒絕、失去。

於是她什麼都不想。她說,我不要你,但不如我們到草地上滾來滾去。

那男子天真如小熊,說:不如一邊吃蜜糖一邊數哪些路人戴了結婚指環一邊在草地上滾來滾去。

於是,他們在草地上滾來滾去的時候同時玩了很多傻傻的遊戲。無憂無慮。

日落了,他們揮手說再見。改天再玩吧。

她沒有掛念他。她不想他。她才不要戴任何一隻結婚指環。但她心裡感到溫暖。因為她知道,明天他會在草地上等她再玩一次滾來滾去。無憂亦無怖的感覺真正好。她感到慈悲。她會稱之為愛。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