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11 八月, 2010

  • 感謝《字花》及《小說風》邀稿。寫得不好,也沒太多時間寫。但是就是很喜歡寫。忘記細讀編輯的要求而把小說寫到5000多字。難到了編輯的魚骨。我知道自己是個difficult的人。
  • 感謝《JeXXica》的編輯邀稿。我很努力地嘗試做一個easy going的作者。Sex Column,寫。因為我喜歡寫和挑戰自己。自己定的題目被ban沒問題,我仍然是歡喜的。改稿也沒有問題啊,怎樣改都可以,說真的。小樺曾對我說如果無法在別人定的框框裡寫,就只能寫blog了。我明白她的意思,我甚至從來不是好blogger。我覺得自己做到了。8月份的《JeXXica》雜誌,我沒有買,但我編輯告訴我我寫的那篇Lingerie出街了。用什麼名字刊登我也不太肯定,編輯小姐不喜歡我叫年年,建議我叫Linda,這讓我很困擾,難道連這個框我都要自動跳進去嗎。但不要緊,這是我最後一次跟這雜誌合作了。我這個difficult的作者是次對那半年後才能到手的微薄稿發發作。這全行都知道的事實,我不知道。如果我一早知道,我可能就不寫了。
  • 不斷想起The London Suede的FilmStar的一句歌詞What to believe in when they change your name, wash your brain, play the game again
  • 說這些不是要投訴什麼。每個遊戲都有規則,誰是host誰就來定規則。我們總有權選擇參與或不參與。編輯只是在做自己的本份。但我並不喜歡自己的筆名叫Linda,我的名字年年或Lin Lin一點都不失禮。
  • 真的不是投訴。我只是想講這個故說,解釋我為什麼把寄給《字花》的稿件寫成了一個5000字就草草收筆的小說,其實我想多寫兩三千字,不過那也太過份了。編輯本來要求我寫二千字左右。於是就草草收筆。
  • 當你讀到那個故事,你就會明白故事的由來了。那是個關於辦公室、工作、名字和身份的故事。What to believe in when they chage your name, wash your brain, play the game again again and again
  • 我親身見過新同事一踏進辦公室就被別人亂安新綽號、initial、英文名之類的。
  • 身在英國的M小姐在facebook上叫說:The Suede @ 02! 他們竟然回來了。我覺得他們過些日子會tour到香港來。不知道會什麼。人老了,就沒那麼喜歡他們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