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2 六月, 2010

  • 通西域的古人把外面的奇趣物品帶回本國。於是我們每次出遊都會把很多東西帶回家,把自己當成通西域的古人。把東西帶回家,就像拍照一樣,使我們以為自己能永遠擁美景、異國風情。
  • 因為沒錢,我在布拉格只買了兩塊平宜啤酒香皂,送人的。後來看到波希米亞風情的銅片耳環,才買了一對給自己。耳環圈的金鐲令我的耳珠發炎。後來就沒再戴了。回家後會把耳環圈換成純銀的,如此,它們還亦是波希米亞嗎?一切都不是原裝正貨了。
  • 大概因為猶太人聚居,布拉格的舊城區有很多古董珠寶店。我們來到一家賣舊手錶和小首飾的。他決意要給我送小禮物,我買了一個便宜的心口針和一隻上發條的舊手錶。我鍾愛舊手錶,但一直沒買到喜歡的,於是就加倍愛惜這手錶,可沒一星期,我把調校時針的發條上爛了,頓覺可惜。要把波希米亞風味放入行李箱的夢幾乎要醒了,就只剩依稀的記憶,和小小的爛手錶(大概像男人的夢遺?)。回港後把手錶拿去修理,能保存那精緻的機械嗒嗒聲嗎?
  • 他時常說要給我送禮物。我說不要。他就給我在都柏林小藝廊裡買了一塊勾花doily。Irish lace其實好出名,但在愛爾蘭見不到買古董lace的地方。於是見到這個不明來歷的doily,就認定它是愛爾蘭的真正風味了。其實它有何能跟其他大量生產品一樣,來自南非、中國、摩洛哥?我說它那麼精緻,怎會是大量生產?
  • 在科克市一個人亂逛。逛進English Market,發現了我之前沒看到的古董店。小店裡的兩位店主姐姐一身二十年代打扮,賣首飾、杯碟、1890年代的照片、頭飾、家居用品。我買了特價架上的骨瓷小碟兩隻,英國產。打算用來放點心。
  • 瑪莉姐每天早上給我們一人煮一個pouch egg,但個pouch egg可以煮到像擦紙膠咁硬的,非常合O的口胃。我看到她煮Pouch egg的秘技!原來世上有種東西叫Egg Poacher!原理就是把蛋打在蛋模上然後在水上蒸,想蒸多久就多久,跟我們吃的水煮pouch egg很不一樣。我很驚奇。瑪莉姐說,日本小姐阿琪來到見到這個東西都很驚奇呢。連日本人都沒見過,我怎會見過呢?瑪莉姐很熱心說要送我一個,我就推說不好意思,不要不要。結果她真的送了我一個。
  • 進入爆喼狀態。還沒數幫大家買的指甲油、AnaisAnais香水、用瑪莉姐送的禮物咭買的衣物、在Pennys買的便宜閃石Tiara及headband、2歐元的超粗時尚仿皮腰帶、在Dunnes1.5歐元一個的太陽眼鏡(雖然丟失了從香港帶來的高級太陽鏡,但我竟然買返兩個太陽鏡!)。Dunnes和Pennys邪惡地令不想買東西的人買了很多唔等洗的便宜貨。但這些東西,大部份都是世界工廠生產的。
  • 愛爾蘭當代著名詩人Billy見我是中國人,就給我送了上海某文學出版社製作的當代愛爾蘭詩選,中英對照。詩集由上海帶回來科克又將坐飛機到香港去。我跟O說,不如我把你的詩翻譯成中文投稿到香港文學雜誌去啦,你都算係香港居民丫。
  • 可以把不要的東西丟掉才上路嗎?只有一瓶用了三份二的Renu、一把Seven Eleven雨傘可以丟掉。

Doily及兩隻古董碟

左起:波希米亞耳環、已壞掉的舊手錶、舊心口針

Egg Poucher

AnaisAnai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