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13 六月, 2010

世界觀

雖說中國強大了,但在中國以外,世界上有幾多平民百姓關心中國呢?更不要指望這世上有太多平民百姓關心香港。

Sky News一個星期以來的電視新聞,我總括如下:

  • 如火如荼的英國新首相之削減開支
  • Cumbria槍手謀殺案跟進
  • 女皇生日Honours List
  • 世界盃
  • 加沙局勢
  • BP漏油跟進

而RTE News的電視新聞則是:

  • 愛爾蘭孕婦們被錯誤掃描誤導而誤落胎兒
  • 愛爾蘭財政問題
  • 愛爾蘭會考開鑼
  • 英國新聞
  • 加沙局勢
  • BP漏油跟進
  • 世界盃

一星期下來,我天天看Sky News及RTE News。當中沒有太多亞洲新聞。最新一條是今天RTE報導總統"Mary McAleese on visit to China"。

有趣的是,人們的世界觀如何,大概從他們所看的新聞就能知道一二。所以我也從來不怪別人。因為我自己也是個世界盲。人們說:你一定很想念中國了。我就只是傻笑。我不能說,我最憎中國政府,我也不特別想念中國。他們如何能理解呢?

Read Full Post »

Free range的孩子,在草地上滾來滾去的孩子

Free range的孔雀,除了在Fota公園裡四處走動外,還爬上屋頂大叫

你知道我從來不是孩子迷,但又時也不免會想像一下往後的生活。或者有天我們會養一個孩子。O說,要養孩子也不會在香港養。他無法想像孩子在極度擠迫的亞熱帶城市長大。然後我總會非常生氣,這世上不是人人好彩生在綠色草原上,而在香港長大的我們還不是一樣成人了並且健健康康,快快樂樂?我覺得一點都不失禮。

在亞熱帶長大的我們不免會有潔癖。食物要蓋好包好;什麼都要洗淨;地下一定是污糟的;動物一定唔識性。每見有懷孕的婦女迫不及待要把寵物送人,我總是滿心疑惑,除了送人,就別無他法了嗎?孩子未出生已經被放進無菌的氧氣箱中。然後孩子出生了,二、三歲,孩子的家長就對那些反迪士尼的朋友叫,不要破懷孩子的美夢!那些人工建設的樂園,總是那麼齊整,總是那麼乾淨,一定不會滿地雀屎。孩子還未懂得夢想,家長已經知道孩子的夢想是米奇老鼠。

位於愛爾蘭科克的Fota Wildlife Park,在Fota House and Gardens旁邊。星期六,很多家長帶著孩子坐火車來到公園看動物。然後,我在公園裡看到圖一的景像,先是呆了,後是覺得震撼,再想到以上所說的。

《新紮師妹》令我笑得最大聲的一幕是方麗娟在大屋的花園草坡上帶著一班孩子滾來滾去。我做孩子的時候從未試過的事情──在草地上滾。總是覺得草地泥地很髒,會弄髒衣物,大概是因為香港的草地太濕了?而且在草坡上滾下去,大人一定會說很危險,會受傷。總之孩子在草地上滾看起來就是愉快的事情,一種我從未試過的愉快,一種超越了規限的愉快。

Fota公園不太大,分三個園區,有一個園區放了許多又溫馴、又不怕人、又不會偷走的動物──例如,環尾狐猴、孔雀、塘鵝、鴨子之類的。這些動物不住在任何籠裡,牠們幾乎是自由的。孩子們走近去看環尾狐猴,走近去看鴨子。然後就在草坡上發瘋地跑,他們不理會草地上是否有很多雀屎,就這樣又跳又叫又躺到地上,然後一起滾下去看誰滾得最快。沒有父母會阻止他們,除非他們做壞事嚇跑小動物。孩子和動物都是樂得發了太一樣。一隻自由自在的孔雀爬上了屋頂去大叫。

沒有吉祥物、沒有卡通公仔、沒有機動遊戲。就只有動物、草地和樹。孩子們看來非常快樂。我問O,那是袋鼠嗎?O說是啊。有個三、四歲的小男生大聲叫,媽媽,牛呀!媽媽說,那不是牛呀,那是袋鼠。我笑了,O說,別笑他,你剛才也問我了。

孩子就這樣體驗了在草地上奔跑的自由,並學懂了什麼是袋鼠。

Fota House的花園草地大得無法看到邊際。父母帶著孩子在草地上野餐,把還不會站起來的嬰兒放在草地上,讓她自己亂爬。孩子看到媽媽在草坡的另一邊,很努力地往上爬去,最後爬到草坡頂上,得到掌聲和讚許。

我記得二十三歲的那年,跟同事到西貢BBQ大王去燒烤,同行有一位澳洲同事帶同孩子和妻子,當我看到他們任一歲半的孩子在BBQ大王地上爬來爬去時,我曾在心裡驚訝:「難到他們不覺得地下很污糟嗎?」生活中的每個小節都可帶來文化衝擊。

O說,你能想像嗎?有人在這種環境下長大,每天推開家門就是草地和樹;有人卻生在旺角,望出窗外就是看見大廈和大廈──他們對空間的理解有多大的分別呢?他們能想像的又有多不同呢?

那天下午我很感動。看過孩子一粒一粒像蝦米一樣滾到草坡底,然後尖叫跳起,我不得不開始認同O所說的了。

世界其實很大,什麼都有可能發生。那些沒可能的事仍然存在,是因為我們沒走出去睜開雙眼看清楚。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