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10 六月, 2010

這是科克

起床後吃breakfast,lunch總是小小的、隨隨便便的,然後三、四點,瑪莉姐就煮dinner。總是三、四點就吃dinner,再晚點,看電視的時候就吃茶點。他們會在四點叫你吃dinner,我總是覺得很奇怪。

科克的夏天,日光由早上五時許到晚上十時許。下午八時,天仍然亮,我就說,這是很晚了,八時就是夜晚。他說,不是呀,還早,你看天仍然是亮的。

今天天氣冷。十五度,有微雨。

又問:你覺得這裡的人跟倫敦的人有什麼不同?

我心想,別耍我。科克人口二十萬而倫敦人口7.5百萬。口裡說:就是,你在倫敦能看到不同種族的社區,在科克,就沒有了;科克沒有阿拉伯社區、沒有華人社區、沒有印度人社區、沒有非洲人社區。大城和小城之別。你說生活在大城市寂寞,但生活在小城市,也不見得不寂寞。

半星期以來喝了超過2.5品脫的啤酒,超過我平時兩個月消耗量。晚上咖啡店都關門了,開門做生意的只有餐廳、麥當勞和酒吧。

有一天,我們到市裡去見朋友,又喝了啤酒。經期,加上喝了啤酒,心情就很差,想哭,覺得這個城市太糟了、薯蓉太難吃、dinner吃得太早。他就說,不如去街角的中茶館買外賣。我哭說不要,那麼貴,而且已經九點多,晚上吃那麼飽會發胖。他死命拉著我叫我去買外賣。我們走進那間叫Phoenix House的中菜館,全間餐廳一個食客都沒有,一個中國小子在接待處聽電話和接待外賣的客人。趁男人上了廁所去,就用英語問我,你是哪裡人?我小聲說:香港。這是我和另一個中國人在科克僅有的對話。一個本地女子走進餐廳取外賣,和小子閒聊。廚房的門半開半合,廚師是也個中國人,還有另一個中國女待應。從來沒有在外地這樣在意中國人的存在。這是我第一次在科克同時看到這麼多中國人。

拿回家去的揚州炒飯和炒雜菜頓然變成極品,外賣還附送白色蝦片。愛爾蘭人大概喜歡蝦片。我一邊吃一邊大讚好吃,然後就沒有不開心了。原來他知道我不過想吃飯。

瑪莉姐和老公說,愛爾蘭政府很想引入中文科,讓學生門學這種賺錢的語言,上月愛爾蘭外交部長出訪中國多個城市,很想與中國大學合作云云。他們又拿出報紙讓我看,科克大學新開的中國研究系有很多中國學生和教授。他們說,你可以來教中文呢。而我心裡想的卻是,啊,那麼這裡的中菜過些日子應該會有所改進吧。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