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4 六月, 2010

局外人如他

今早收到大學給全校發出的電郵

大學宣布自己政治中立

先於大學所屬的城市

先於城市的國家

科克的早上十時

香港的下午六時

我們在科克的早餐桌前喝黑茶
我很憤怒並且用英語大罵那些不義的人
權力和利慾昏人

他說:

「愛爾蘭的大學大概能說自己政治中立

因為我們的國家本來就是政治中立

但中國是政治中立嗎?」
他問民主女神是何處而來
希臘神話中沒有這個女神
由此引起學術與感性的爭論

我野蠻地說從那年開始民主女神就顯靈

看守那些亡靈和孤魂

不論如何中立你也不能禁止一坐雕塑

我們的憲法不是說要保障我們的言論自由嗎?
大學能先於憲法去禁止師生說話嗎?

他說:

「你可以禁止一坐雕塑
我國的大學在國家獨立後禁止了女皇肖像
把他國的女皇埋到地下。」

但我們的大學

他工作的地方卻禁止

王權和獨裁的相反

科克的早上十時十五分

香港的下午六時十五分

局外人如他說:

「我感到一場革命就要展開了。」

我想

它那麼慢那麼慢但終有一天會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