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6 十月, 2009

肥皂劇

男人女人的肥皂劇,一年四季,逢星期一至五日日上演。無論電視劇主題是警匪、消防雄心、入境處精英,還是古代賣米美人,電視劇男女攻防橋段總是老掉大牙,令人嗤之以鼻。不過,當肥皂劇情節入侵現實生活,你還能笑出來嗎?

女友公關小姐Macy上月遇到的大難題。身在法國巴黎的男友愛上別人。男人對女友坦誠道出與第三者相遇相知的全部實情。Macy又由頭到尾把故事說一遍。我聽得目瞪口呆。以下是部份精警對白。

1. 我哋真係有緣

情節:場景是男主角經營的精品家具店。男主角從來沒在店裡見過女子Y。她亳不起眼。有一次,一名男顧客在店裡購物,付錢時忽爾指著正在小飾物貨架邊瀏覽的女子Y,讚道:「這妞真漂亮。」男主角至此才留意到這名女顧客,覺得她美麗極了。此後三天,女子Y定時來到店裡。最後買了一張小餐墊,付款的時候,她微笑對男主角說:「哦,我哋真係有緣。」

觀眾反應:Macy對著我大叫:「做戲咩!」我大叫:「『真係有緣』的法文是甚麼?」Macy沒有答我。她只顧大叫說沒有可能真係咁有緣,這女子Y分明有預謀。我的第二個問題:「女子Y是甚麼國籍的?是亞洲人嗎?是中國人嗎?是香港人嗎?」Macy只道不知道,男友拒絕透露。

 2. 你的手給我特別的感覺

情節:女子Y心地善良,時常到老人中心去當義工,照顧老人。她跟男主角見面時就說:「我的背部很痛,大概在老人中心太落力了。你能按摩一下我的背部嗎?」男主角的心給楚楚可憐的Y溶化了。他伸手去給Y按摩背部。按罷,Y轉身跟男主角說:「你的手給我一種非常特別的感覺。」

觀眾反應:且不談女子Y是否心地善良,但勾引調情的手勢對白卻畫出面了。聽到這等對白,一眾女子的第一反應總是:「唓!我都懂,但我不屑做。」但到底是不屑做,還是不敢做?我佩服能忍笑說出這等話語的女子至五體投地。Macy卻因此忽爾醒悟,原來男人真的喜歡這一套。

3. 你怎能忍心?

情節:女子Y沒有正式的居法簽證。她在法國留學八年,習油畫不成又改習雕塑,大學畢業後一直沒有回祖國,靠前男友幫他申請簽證延期。照理說,她不能在巴黎工作,但她卻對男主角說:「我爸媽為了供我讀書,把積蓄都花光了。媽媽如今病了,沒錢醫病。我要寄錢給她做手術。」然後又說:「我到法國讀書都只是為了能多賺點錢養父母。」後來又說:「如果我回鄉去工作,我每月只能賺得1,000歐元的薪水。你怎能忍心?」最後男主角感動了,為了愛而冒險聘請她在店裡打工。

觀眾反應: Macy大叫:「白痴!這樣的大話也講得出口!想賺錢供養父母就不會花八年唸藝術,為甚麼不唸別的科目?」我想假裝自己處事客觀,待人寬容,但我此刻既是Macy好友,又是八掛觀眾。看過《警訊》的觀眾都會說:「一談到錢就大概與騙案有關。」

4. 你好該還她自由

情節:劇情轉入白熱化,就是女子Y開始慫恿男主角跟遠方的女友分手。「Macy這樣年輕,你還是不要耽誤她。」又說:「Macy30歲不到,年輕貌美,青春可人,此等女子一定擁有無數裙下之臣;你人身在遠方,又不能陪伴左右,Macy真淒涼,你好該還她自由……」男主角聽後很憂鬱,覺得自己真該跟Macy分手。

觀眾反應:吓!這不就是民初片三姑六婆式的捧打鴛鴦的手法?Macy生氣大叫:「才不用她如此這般扮好心!」

其後的故事太長太悶,暫且不提。Macy馬上放假飛往法國挽救愛情,最後總算化險為夷。Macy原諒男友,認為男友對她坦誠至為珍貴。可是,Macy卻不明白男友為何能為女子Y的可笑對白而動情。而我則一直發問:為甚麼要如此驚訝?是因為第三者太十惡不赦令我們心生偏見,還是此等情節對白真的過份低級趣味?是因為我們看的電視劇太生活化,還是我們的愛情生活太像電視劇?有沒有一些時刻,我也曾對愛侶說過如此對白而不自知?

至於女子Y的國籍,迷團後來解開了。Macy說,在多番追問下,法國男人終於願意說出來。女子Y跟我們一樣,來自廣東省,是中國人。於是Macy更是悻悻然的。「哼,在廣東省月入1,000歐元,一點也不失禮。才不要騙人呢!」

我心想,怪不得對白手段如此熟悉。

原載於《HongKong Walker》八月號「愛情狂」專欄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