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31 八月, 2009

動物二

4. 燕子

五月初,我們還能在村裡看到燕子。

一家四口燕子。燕巢築在村長住宅對面的一戶屋簷下。屋簷天花有一盞碟型戶外燈,就在燈碟伸出來的部份與天花之間的罅隙,那小小的空間裡,燕子築起一個鳥巢。裡面住著大燕子和三隻小燕子。陽光明媚的早上,有時看到大燕子餵飼小鳥,有時看到大小燕在一起在空中飛舞。牠們一個跟著一個,在空中追逐。同屋說,新生兒在學習飛翔。

我們想起王爾德《快樂王子》裡的燕子。他說王爾德是愛爾蘭人。

自搬新居後,只要不下兩,我們就能看到燕子。後來發現,燕子不只四隻,在村裡的另屋簷下又有另外一窩燕子。有一次,我們就在離開村的路上,目到他們在老橡樹旁飛來飛去。牠們張開漂亮的翅膀和尾巴。牠們很快樂。

初夏有時下大雨。香港的夏天一天比一天炎熱。到了七月,連我們都忍不住了,不斷外出旅遊避暑。我們來來回回,拉著行李在村口進進出山。乘坐飛機離開炎熱的城市。有一天回來,就發現燕子都不見了,只剩下屋簷下的空巢。

他問我,燕子往哪兒去了?我想起小時候母親給我講的關於燕子的所有故事。我答,北方吧,香港的天氣太熱了。

他說,在他的家鄉,只有在夏天能看到燕子。大概是因為他家鄉的冬天太冷了,冬天時燕子都飛往南方。他忽爾指著空鳥巢問:「你說牠們是否已經飛到愛爾蘭去呢?」

我訕笑,那太遠了吧。

5.  蝴蝶

我們看到一雙黑色的蝴蝶在空中盤旋飛舞。

牠們相互追著對方的尾巴在空中跳一曲圓舞。同屋指著蝴蝶大叫,你看!

那些非比尋常的美麗,那些奇妙的生命,你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看到這樣美的的情景。牠們像一雙完美的戀人, 在烈日下飛得越來越高。我們大概想舉起相機拍照,我們總想捕捉美麗。但你要了解,在眼前珍貴的刻下, 你要麼就忘我地目定口呆心靈跟牠們共舞,要麼你就忙著從袋中淘相機貪心地捕捉。那一瞬快得不能掌握,我們手拖手, 就在村裡最大最老的橡樹邊,抬頭仰望黑蝴蝶戀人。

我們知道的。那些美麗不能擁有不能向誰炫耀。 但我們有幾秒靜了下來,然後快樂跳升。我覺得這是一種meditation。

6.  大蛇、鴿子和那些死去的靈魂

我知道黑夜裡有很多靈魂。

有一條大蛇,死在公路上。那條蛇很大, 是我這輩子親眼見過的最大的蛇, 是莽蛇吧。牠又長又肥,但躺在路上被輾得血肉模糊。 牠原本可是嚇人的大蛇呢。如今我見牠,也不怕牠了。因為牠的肉身就只是肉身而已,牠動也不能動了。我們又一再指著那些動物大叫, 你看!

也有一隻肥鴿死了。 我在離開村的路上看到肥鴿。雖然牠被車輾過牠的身體, 但牠的身體某些部份仍然是漲古古的。你知道牠曾是一隻肥鴿。羽毛白色,血鮮紅,大概剛剛死去。 我不安的望著牠。就這樣靈魂棲息的屋子就被毀了。 那些靈魂在郊野就變得無家可歸。

還有那些被踩死的無數的青蛙,還有其它孤鳥,野狗。在郊野, 生命就這樣輕易地消亡。它是一個常規、一個定律。死亡就不再是什麼稀奇的。

我問他,你有見到死肥鴿嗎?他說,有呀,後來人們把牠的屍體掃走了。

起初我為死去動物感到不安。後來, 我想到朋友曾經勸慰我說,外祖母在另一個世界很開心呢, 所以你不用悲傷,只需感恩和愛。我把這想法後來轉到那些死去的動物身上: 那也許是件好事吧,那些靈魂在野外應該非常自由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