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14 八月, 2009

香水

香水

圖說:香水

在網上找到一個自製香水的秘方。發瘋一樣想要自己親手調配一種屬於自己的氣味。

胡亂混合精華油。結果我的氣味是甜橙加薰衣草,再配以少許天竺葵和苦橙。

那篇秘方說, 把混和精油混和酒精放幾天,再加水,再放幾天,越經久放氣味越濃。酒在瓶子裡被密封,我總想偷偷打開瓶蓋聞聞那個刺激醒神的氣味。

等待對我來說總是相當漫長。

Read Full Post »

友人說。讚同!

Read Full Post »

玫瑰的顏色

他打我的電話號碼。電話通了,響了兩下,收線。於是,我的電話上就有了他的來電記錄。我回撥,問他有何貴幹。他一把懶洋洋的聲線說I want you。我笑。再下一句,他就開始問起內衣褲的顏色。

女友C說:「以後你別再聽他的電話好了。」

什麼顏色都是種誘惑。我答他,我忘記了。我以為這是拒絕。

對於顏色的誘惑,我們總是讀到男人為兩種色掙扎。不黯中文的K讀了話劇傳單上的翻譯以為這是一場性別歧視的把戲。「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我說,這是Eileen Chang 寫的,四十年代的中國女人就是咁x慘。

我要問他嗎──我是你的紅玫瑰還是白玫瑰?我沒有問他。我只是在想,自己為何仍會接他的電話。

我為Anais Nin的日記著迷。她專注自已。"There were always in me, two women at least, one woman desperate and bewildered, who felt she was drowning and another who would leap into a scene, as upon a stage, conceal her true emotions because they were weaknesses, helplessness, despair, and present to the world only a smile, an eagerness, curiosity, enthusiasm, interest." 每一舞步、每一手勢都是一種經驗,十八萬個舞步十八萬個手勢就有十八萬種經驗。這一下這個自己安靜軟弱臉帶微笑,下一刻我什麼都孤注一擲。有時,她很愛那種溫弱平靜婚姻生活;有時,她無法抗拒那些叫她著迷的魅惑,因為她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她知道,她清楚。同時愛很多很多的人。七彩世界絢麗, 她不會笨到只選擇紅或白。

我會否再接聽他的電話呢?我沒有告訴C,沒有告訴K。但那句話呢,有時確實叫人沾沾自喜的。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