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9 年 08 月

動物二

4. 燕子

五月初,我們還能在村裡看到燕子。

一家四口燕子。燕巢築在村長住宅對面的一戶屋簷下。屋簷天花有一盞碟型戶外燈,就在燈碟伸出來的部份與天花之間的罅隙,那小小的空間裡,燕子築起一個鳥巢。裡面住著大燕子和三隻小燕子。陽光明媚的早上,有時看到大燕子餵飼小鳥,有時看到大小燕在一起在空中飛舞。牠們一個跟著一個,在空中追逐。同屋說,新生兒在學習飛翔。

我們想起王爾德《快樂王子》裡的燕子。他說王爾德是愛爾蘭人。

自搬新居後,只要不下兩,我們就能看到燕子。後來發現,燕子不只四隻,在村裡的另屋簷下又有另外一窩燕子。有一次,我們就在離開村的路上,目到他們在老橡樹旁飛來飛去。牠們張開漂亮的翅膀和尾巴。牠們很快樂。

初夏有時下大雨。香港的夏天一天比一天炎熱。到了七月,連我們都忍不住了,不斷外出旅遊避暑。我們來來回回,拉著行李在村口進進出山。乘坐飛機離開炎熱的城市。有一天回來,就發現燕子都不見了,只剩下屋簷下的空巢。

他問我,燕子往哪兒去了?我想起小時候母親給我講的關於燕子的所有故事。我答,北方吧,香港的天氣太熱了。

他說,在他的家鄉,只有在夏天能看到燕子。大概是因為他家鄉的冬天太冷了,冬天時燕子都飛往南方。他忽爾指著空鳥巢問:「你說牠們是否已經飛到愛爾蘭去呢?」

我訕笑,那太遠了吧。

5.  蝴蝶

我們看到一雙黑色的蝴蝶在空中盤旋飛舞。

牠們相互追著對方的尾巴在空中跳一曲圓舞。同屋指著蝴蝶大叫,你看!

那些非比尋常的美麗,那些奇妙的生命,你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看到這樣美的的情景。牠們像一雙完美的戀人, 在烈日下飛得越來越高。我們大概想舉起相機拍照,我們總想捕捉美麗。但你要了解,在眼前珍貴的刻下, 你要麼就忘我地目定口呆心靈跟牠們共舞,要麼你就忙著從袋中淘相機貪心地捕捉。那一瞬快得不能掌握,我們手拖手, 就在村裡最大最老的橡樹邊,抬頭仰望黑蝴蝶戀人。

我們知道的。那些美麗不能擁有不能向誰炫耀。 但我們有幾秒靜了下來,然後快樂跳升。我覺得這是一種meditation。

6.  大蛇、鴿子和那些死去的靈魂

我知道黑夜裡有很多靈魂。

有一條大蛇,死在公路上。那條蛇很大, 是我這輩子親眼見過的最大的蛇, 是莽蛇吧。牠又長又肥,但躺在路上被輾得血肉模糊。 牠原本可是嚇人的大蛇呢。如今我見牠,也不怕牠了。因為牠的肉身就只是肉身而已,牠動也不能動了。我們又一再指著那些動物大叫, 你看!

也有一隻肥鴿死了。 我在離開村的路上看到肥鴿。雖然牠被車輾過牠的身體, 但牠的身體某些部份仍然是漲古古的。你知道牠曾是一隻肥鴿。羽毛白色,血鮮紅,大概剛剛死去。 我不安的望著牠。就這樣靈魂棲息的屋子就被毀了。 那些靈魂在郊野就變得無家可歸。

還有那些被踩死的無數的青蛙,還有其它孤鳥,野狗。在郊野, 生命就這樣輕易地消亡。它是一個常規、一個定律。死亡就不再是什麼稀奇的。

我問他,你有見到死肥鴿嗎?他說,有呀,後來人們把牠的屍體掃走了。

起初我為死去動物感到不安。後來, 我想到朋友曾經勸慰我說,外祖母在另一個世界很開心呢, 所以你不用悲傷,只需感恩和愛。我把這想法後來轉到那些死去的動物身上: 那也許是件好事吧,那些靈魂在野外應該非常自由了。

Read Full Post »

動物一

住在郊外,一個季節裡會遇到很多動物。除了鄰家的小貓小狗外,青蛙、水牛、燕子、蝴蝶、大蛇。生命時常輕輕站在你腳邊,然後無聲無色,你目睹生命消逝。

1. 青蛙

五月搬屋。搬前到新屋視察,就看到青蛙被車活活輾死。而村路上常有青蛙屍體。這事前文已述,不提。我曾被青蛙嚇得午夜在家門外尖叫,被同屋制止。在六月雨下得最兇的時候,青蛙常在雨後停在屋前石階邊,看來像要避雨。在暗黑的夜裡,我看不清牠們,總是直至站到牠們旁邊,差那分毫就要踏著牠們之時,才發現牠們的存在。

我不想踏著青蛙,不想殺死牠們,於是我後來學著帶一個迷你手電筒。每當在無光的夜裡走近家門,就把電筒拿出來照明。有時我在遠處就看到牠們了,就忍住不叫出來,小心翼翼走近,不驚動它們。後來我就不那麼怕了。

踏入八月,天氣更熱,而雨又不那麼多那麼大了,青蛙也就不在出現了。最近,村民又把村口小道兩旁的雜草狠狠地以剷泥機剷走,工程過後只在留下泥巴。我們驚訝,青蛙呢?一隻青蛙都沒有。我們一直以為青蛙就棲身於草叢裡。

2. 水牛

我們初搬來的幾周,常見到兩三隻大水牛在村口徘徊。

我只叫牠們作牛,我不知道牠們是水牛。五月以來,村口小道兩旁的雜草越長越多,牛就停在那裡吃草。新居民如我們有了牛作伴特別高興。我們在這裡沒有歷史。與任何人任何動物都沒有恩怨。我們喜見看起來溫純的牛。我就指著牠們說,你看,是Cow。

同屋後來指證說,牠們明明是Water Buffalo。

我「哦」一聲。從前把所有牛都當作Cow的我,忽然意識到自己對動物的認識仍停留在幼稚園生的水平。

我們走路前往鄰村的餐廳時會在沿路上看到水牛。牠們總是在路邊吃草。或站或坐。有時在行人路上看到一大堆新糞便,就知的水牛在附近了。有時只看到一隻孤獨的牛。有時牠們兩三隻一起。牠們的眼睛後大,有些蒼蠅圍著牠們的身體飛來飛去。我總是覺得牠們很乖。我總希望牠們不平安無事。

後來,在我們村附近的水牛不見了。我就開始擔心牠們是否被政府部門捉去宰了。後來我坐巴士到市中心去,就見到一群近十隻水牛聚在一起,在一個廢棄的空地上。 不知道我們村那三隻大水牛是否已經加入了這個大團體,過群居的新活了。同居的問我,為什麼有那麼多水牛?我說,不知道呀,我小時候到西貢玩時牠們已經在這裡了,聽說牠們從前都是耕田的牛。

3. 地盤狗

公路兩邊有很多地盤和空地,於是就有一群地盤狗。

地盤狗都是唐狗。牠們瘦瘦的,總是一起出沒。有三隻是屬於東邊一片大空地的,另外一隻帶藍色頸圈的屬於西邊一個地盤。因為要去公路旁的茶座吃飯,找們時常路過空地,看到那幾隻小狗坐在空地前。牠們前來不吠路人。牠們知道你只是路過的。在窄小的行人路上,牠們見你前來,就會站起身讓路。怕狗的同屋都對牠們肅然起敬。我總是讚牠們乖。

帶藍色狗圈的小狗,則時常於周未坐在村口的巴士站邊,我起初以為牠在曬太陽。牠總是安安靜靜的,跟人們那麼接近。看到路過的人就望他們一眼。看到熟悉的人就跟在他們身後。我後來才知道,牠周未出來是因為周未地盤沒有工人上班,所以牠沒有飯吃。

有一位中年太太,我總覺得她是信佛的,因為她對陌生的狗那麼慈悲。她好像路小藍很熟似的, 黃昏時份在巴士站等巴士, 一邊對追在牠身後的小藍說話。 鄰居問她,是你的狗麼?她說 :「不是呢 ,牠是前面地盤的, 星期天沒有飯吃,我早上把飯放在路邊給牠吃。可牠早上大概沒有出來吧 ,都給別的狗吃光了。」轉頭她又跟小藍說:「我不知道你在呀, 不然我就帶些什麼給你吃啦。」小狗似乎聽懂了。此時,對面馬路東邊的三隻小狗出來玩, 小藍見到老朋友 , 就想要衝過馬路去會合朋友。牠們要比家狗更像人, 更像街上的小孩。一輛車風馳電掣駛過,正在跑過馬路的小藍又馬上往回跑,險像橫生。太太見狀大驚,叫道:「小心呀衰仔。」她對鄰居說:「很危險呀, 前陣子才有些狗給撞傷了。」小藍最後跑過去跟那三隻狗一起玩了。牠們在草叢和行人路兩邊走來走去 , 很安靜的。

後來又見一位男士,悄悄地把白方包放在巴士站旁。見我,他扮作若無其事。我也扮看不到他做過什麼。

人和狗互相依靠。狗守護土地。人對生命憐愛。同居怕狗,但他後來說,我們該養一條狗。

(待續)

Read Full Post »

愛情塔羅

1. 問題

愛情。眾女子打開塔羅牌,第一個問題十居其九關於愛情。和幾個女友找間安靜的咖啡店坐下來讀塔羅牌,總會遇到甜美健談的少女侍應上前搭訕,興奮地說:「我好信架。」她們雙眼總是閃著亮光,像在期望我們邀請她加入一起開牌解牌。但我們總是尷尷尬尬的,不置可否,令女孩們也是尷尷尬尬地走開。有時,倒覺得不好意思。

有一次,有一位咖啡店的年輕女店主,見我和女友們在讀牌,就走過來跟我們分享她的塔羅經驗和愛情故事。

「我以前在廟街那邊一位叫阿七(作者老作的名字)的占卜師那邊睇牌。他解的牌很準。他說我男友和有第三者,都說中了。我男友,總是喜歡出去玩。跟那些女人玩得天翻地覆,亂七八糟。我哭過好多次,吵過好多次,沒有用。我在阿七那邊抽牌,抽到寶劍十,那張十把劍刺死人的牌。我問如果不跟男友分手怎樣。阿七就說,我會覺得自己被背叛,像被人用十把劍暗算,心灰意冷。他說,我們根本不合襯。那天回家,就立即跟男人吵架。我哭著說要跟他分手了──我發現他跟那個女人又去鬼混了。」

女子身材纖幼,一臉一身皮膚都是蜜糖色,眼尾貼一束特別長的假眼睫毛,杏眼看上去就更大了,一頭金色曲髮,打扮像去年的年初剛竄紅的Angelababy──熱褲、濶袖跌膊印字上衣,一頂高鴨舌帽放在頭頂上。女子要請我吃多士,著我幫她解牌,算是扯平了。她問跟男友最近的關係如何,抽了一張寶劍三,三把劍穿過紅心,背景有雲有雨。女子大叫:「我在阿七那邊也是抽這張牌。」

我問:「還是同一個男人?你不是說分手了嗎?」

「我們後來又復合了,復合了五次。」她得意地說。

我解牌說:「你想得太多了。胡思亂想,覺得被人背叛,令自己傷心難過。」

女子睜眼直說:「阿七也是這樣說!」

2. 解答

世上沒有不準確的塔羅。

如果「吸引力法則」(The Law of Attraction)成立,人的思想/能量能吸引能量相同的事物,那麼迷信悲劇的人自然會一直遇著悲劇;相信男人不懷女人不愛的女人,就自會一直遇著壞男人;不相信美滿愛情的人,就會一直遇到爛透的愛情;於是,傷心的人就會一直抽到傷心的寶劍三。

甚至不需要講什麼法則,這不過是常理。人們如果執於自己相信的事情,往往就只會看到自己所相信的。

女子聽完我的解說,只當反覆出現的塔羅牌為宿命,或只當反覆出現的第三者是為宿命,卻從來不曾知道,沒有事情是偶然的。無間斷的愛情角力遊戲不是上天安排給你的,而是因為你喜歡。在同一個圓裡不斷兜轉,自是因為你願意。如果你不願意,你就早早跳出去看更遠更美好的風景了。

我想跟女子說的話是:專注快樂就會看到快樂,專注煩惱就會被煩惱纏繞,世上沒有宿命這回事。想抽到大團完結局的聖杯十,首要修練的是快樂讓自己成為快樂的人。

然後,離開那些不快樂的人和事,相信最好的自會來臨。

原載於HongKong Walker七月號「愛情狂」專欄

Read Full Post »

Being is you

這些日子,我欠缺了什麼,停滯不前。我害怕停滯和獨處,以及緩慢。於是,腦袋忙著急速轉動,胡思亂想,怕這怕哪,一直想著以後。我忘記微笑。我知道自己忘記微笑,我覺知自己忘記微笑,但覺知一瞬即逝。下一刻我又呆呆的,笑不出來。

那個在我臉上畫畫的男人曾說:「你知道你的咀型很苦嗎?你不笑的時候,你的咀角總是向下的。」我知道,我笑的時候我無法傷心;總是苦著咀,就無法開心了, 因為我失去了那份保持快樂的知覺,我被身邊的人影響。我變得滿懷心事,多疑。

總是想著一些事:我想成為作家,我想成為一個有錢人,我想成為成功的人,我想成為某人的妻子,我想成為快樂的人,我想找到一份完美的差使。沒法成為心中想要想為的,就覺得欠缺什麼。覺得自己做了很多但是仍然無法得到什麼,就感到缺失。整天很累,很悶,很憂鬱,無法記住微笑。我打坐,打坐的時候又總是胡思亂想,無法平靜。打開電腦要開始寫那個肚裡的故事,無法寫下去。

夏天的鬱熱叫人煩燥。喝過了茶和咖啡,我睡不著。夜半潛入O的書房去找我們在旅途上買的奧修書。書在書架上,包裝還未拆開,叫Maturity: The Responsibility of Beijng Oneslef。書說:Becoming is the desire of soul. Being is you. 生命是是去發現自己。我把書拆開了,它提醒我在生命道路上我時常忘記的主旨。我不要成為作家,我只想寫那些我該寫的東西;我不要成為有錢人,我只想得到我生命裡應有的富足。我不要成為什麼,我只想感到愛,做富足快樂的自己,帶著好奇心一直發掘生命。

成熟完整的人生,大概就是成長吧,帶著純真成長。每天面對挑戰,不怕挑戰,不與挑戰對抗,跨越它。我了解,此刻要面對的是如何不被別人影響。愛自己,愛人, 不懼怕寧靜,並且享受它 ,休息。我確信, 經過了這些以後,我就能繼續前進。

Read Full Post »

機場一角

拖著他到機場。我說我很喜歡香港機場。送他到出境閘前。半小時後收到電郵說,未上機已很是掛念。

六小時後收到電話,他說他回到香港了。我大驚,跑到機場去看他。在機場擁抱親吻。他說因燃油問題,飛機起飛一小時後就折返香港,途中又花了幾小時在空中排放燃油,以讓飛機安全降落香港機場。

我說平安就好。

這就是如了我們的願了吧。他不想飛行,而我眷戀在機場拖手的時光。

還是因為我們都說錯話許錯願?我只能肯定這是值得記念的一天。

Read Full Post »

Map

圖說:從Beijing Encounter裡撕下的地圖。

第一次到北京旅遊。以前到北京都是為了工作。這次跟兩個愛爾蘭人同行,拿著兩本Lonely Planet,走的也是Lonley Planet推介的行程。回來以後,我總結以下各點:

  • Lonely Planet的Beijing Enconter小書內有一個小題叫Scam Alert。愛爾蘭人一號在獨自走完故宮後,向一位自稱來自成都都美術學生買了一幅水墨畫。他把來龍去脈告訴我:那個學生在故宮裡遇上他,邀請他同遊故宮,一邊向他說起自己的家鄉及國史,又提起自己在故宮附近的畫室,想請愛爾蘭人一號去看。愛爾蘭人一號跟他離開故宮去了故宮旁的一座大廈,走進一個所謂的畫室,看到自稱學生的人的「傑作」,即覺自己已墜陷阱。學生開價,一張劣質水墨一千元。愛爾蘭人好心還價五百。我翻著Beijing Encounter嚇然發現Scam Alert,指給愛爾蘭人看。他無奈說,他在事後也看到了。原來書中所描述的騙子手段雖已被人揭破但在「我國」的首都仍然日日上演。
  • 以前到北京公幹時就覺得在北京店子裡吃到的菜式不對胃口。即使這次去遊玩,也沒吃著美食。最好吃的食店是位於工人體育場北路的1001夜,亞拉拍菜,在書上有介紹。羊肉串好吃得不得了!也可以抽水煙。
  • 旅遊書所介紹的酒吧街全去了。但沒有特別喜歡的酒吧街和酒吧。北京酒吧著重音樂,三里屯和什剎海的酒吧大部份都以現場樂隊歌手掛帥,可是音樂聲浪太大了。酒吧各自把咪高峰聲浪推到最高。即使沒有現場樂隊,酒吧裡都會放Hip Hop音樂或,中文歌,聲浪同樣大得趕客。只能在南鑼鼓巷那邊找到一兩家咖啡店不放大聲的音樂又有啤酒賣。後來也在三里屯一帶找到一家賣墨西哥小食啤酒放CCTV5的店子,這是愛爾蘭人們比較滿意的。沿途沒看到馳名全球的愛爾蘭酒吧。
  • 10元一支青島最令人高興。有些街坊食店賣六元。
  • 中國美術館是令遊客生氣的地方。一座樓高七層的美術館,一至三樓全正在佈置,不准參觀。只有五樓開放,展出題為「向祖國匯報——新中國美術60年」,作品全為版畫。我們一行三人花了15分鐘就看完了。愛爾蘭人說二號說:「60年的美術15分鐘就完了。」一個沒有常設展覽的國家美術館著實叫遊人覺得失落。
  • 北京什麼都很大。叫人嘆為觀止。中國首都叫兩名外國人動容。愛爾蘭人一號說:「下機的時候我為那一大片石屎地驚嘆。我一輩子都沒見過那麼多石屎。」
  • 一個人到三里屯去買American Apparel裙子。這竟是我在北京唯一買到的手信。因為香港沒有AA店,每次去到有AA店子的城市都要去買些東西。
  • 購物後,一個人坐的士回酒店。大概北京太大了,的士司機迷路,隨便把我放在街上。最後我在黑夜裡獨自步行回酒店。教訓是開車前該先問清楚司機是否識路。
  • 地圖不可靠。Beijing Encounter所附的地圖不清不楚,沒有清楚表示小巷和里和大街的名字。於是我拿著酒店送的地圖。地圖背面有酒店地址和簡圖,我給的士司機看。但司機還是找不到酒店。
  • 登長城。我在居庸關的中段已經覺得自己心跳加速,想著自己要心臟病發,於是嚷著往回走。愛爾蘭人們卻堅持要走完整個居庸關。我們約定一小時後在地面等。結果我一小時後才到達地面,而他們即同時走完全程。我們的結局同樣是換得不斷抖震的雙腿。
  • 走進北京大學圖書館。愛爾蘭人一號在目錄檢索James Joyce書目,有324個。他的結論是,這是一個很好的圖書館。
  • 愛爾蘭人一號後來問:你覺得北大同中大邊間好D?我初不知道。後來去了中大學生Canteen吃了好吃的午餐,就覺得中大好D。因為在暑假北大的學生食堂有好幾家都沒有開,我只在那邊吃了一隻青菜包。
  • 幾乎每一個的士司機都問我,你是哪裡人?而所有服務員在服務的時候都只跟我說普通話。與外國人同遊就得無時無刻充當翻譯。會說英語的服務員都寧願跟我說中文。
  • Air China更改航班時間日期不收分文。很好。

Read Full Post »

Lin-Lin

香水

圖說:甜橙薰衣草香水製成。我叫她Lin-Lin。

你要把要聞一下這個Lin-Lin呢?她是我的氣味。聽上去很白痴,其實骨子裡很色情。

香水配方是,100毫升的香水,約70-90%是純酒精,5-25%是純精油,5-10%是蒸餾水。升混和自己調配的純精油和純酒精,密封兩天,再加入蒸餾水,再密封兩天至四星期,以咖啡紙過濾,入瓶。Lin-Lin就始誕生。

天氣熱,我們滿身汗嗅。男人問我怎樣辦,要不要再多洗一次澡。我叫他塗點香水。他笑說,法國人才會這樣做。

Read Full Post »

香水

香水

圖說:香水

在網上找到一個自製香水的秘方。發瘋一樣想要自己親手調配一種屬於自己的氣味。

胡亂混合精華油。結果我的氣味是甜橙加薰衣草,再配以少許天竺葵和苦橙。

那篇秘方說, 把混和精油混和酒精放幾天,再加水,再放幾天,越經久放氣味越濃。酒在瓶子裡被密封,我總想偷偷打開瓶蓋聞聞那個刺激醒神的氣味。

等待對我來說總是相當漫長。

Read Full Post »

友人說。讚同!

Read Full Post »

玫瑰的顏色

他打我的電話號碼。電話通了,響了兩下,收線。於是,我的電話上就有了他的來電記錄。我回撥,問他有何貴幹。他一把懶洋洋的聲線說I want you。我笑。再下一句,他就開始問起內衣褲的顏色。

女友C說:「以後你別再聽他的電話好了。」

什麼顏色都是種誘惑。我答他,我忘記了。我以為這是拒絕。

對於顏色的誘惑,我們總是讀到男人為兩種色掙扎。不黯中文的K讀了話劇傳單上的翻譯以為這是一場性別歧視的把戲。「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我說,這是Eileen Chang 寫的,四十年代的中國女人就是咁x慘。

我要問他嗎──我是你的紅玫瑰還是白玫瑰?我沒有問他。我只是在想,自己為何仍會接他的電話。

我為Anais Nin的日記著迷。她專注自已。"There were always in me, two women at least, one woman desperate and bewildered, who felt she was drowning and another who would leap into a scene, as upon a stage, conceal her true emotions because they were weaknesses, helplessness, despair, and present to the world only a smile, an eagerness, curiosity, enthusiasm, interest." 每一舞步、每一手勢都是一種經驗,十八萬個舞步十八萬個手勢就有十八萬種經驗。這一下這個自己安靜軟弱臉帶微笑,下一刻我什麼都孤注一擲。有時,她很愛那種溫弱平靜婚姻生活;有時,她無法抗拒那些叫她著迷的魅惑,因為她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她知道,她清楚。同時愛很多很多的人。七彩世界絢麗, 她不會笨到只選擇紅或白。

我會否再接聽他的電話呢?我沒有告訴C,沒有告訴K。但那句話呢,有時確實叫人沾沾自喜的。

Read Full Post »

我有一個塑膠洋娃娃。她的臉和手腳都是塑膠,身體和衣服是布料。她沒有頭髮,頭部有連衣的帽子包裹。衣服是牛仔布藍,不漂亮。大人告訴我她叫小Irene。我以為她就是我,也是我的孩子。那年我幾歲大。幼稚園裡的同學仔有時不肯跟我玩耍,指著我的臉說,因為你臉上有墨屎。

這樣的童年記憶,大概每個人都有一段。我驚訝編劇捕捉記憶的精準,那些戀人間的記憶,那些孩堤時代的各種羞辱。而每次看到電影的這段,我必大哭一場。

Clementine: Joely?

Joel: Yeah Tangerine?

Clementine: Am I ugly?

Joel: Uh-uh.

Clementine: When I was a kid, I thought I was. I can’t believe I’m crying already. Sometimes I think people don’t understand how lonely it is to be a kid, like you don’t matter. So, I’m eight, and I have these toys, these dolls. My favorite is this ugly girl doll who I call Clementine, and I keep yelling at her, “You can’t be ugly! Be pretty!" It’s weird, like if I can transform her, I would magically change, too.

Joel: [kisses Clementine] You’re pretty.

Clementine: Joely, don’t ever leave me.

Joel: You’re pretty… you’re pretty… pretty…

Quotes for Clementine Kruczynski (Character) from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2004),  IMDb

Read Full Post »

內褲

男人把一條內褲穿十幾年。洗衣服的時候我拿著他的舊Boxer shorts,頓感困惑。「為什麼你能忍受這樣的內褲?」

那條原本深藍色的內褲已被洗得發白,褲檔穿了一個大洞。他笑:「我之前的女友,和之前再之前的女友都這樣問我。但不會有人發現內褲上有洞呀!」

我沒好氣。我們誰也沒權要求對方改變他們的想法。更沒有權,丟掉對方的內褲。於是他還是繼續穿著那條內褲,繼續起居生活。

而面對我的一座衣服山,以及山裡的十幾條內褲,他也一樣無法理解。他不能說出我每條內褲的不同之處,他甚至驚訝於它們的數目。「Oh my god,為什麼你要那麼多內褲?」

讀到這裡,你大概明白這是先前某個故事的延伸。

*

內褲。我有十幾條內褲,姣媚的、老土的款式都有。Top Shop的內褲顏色款式最刺激價錢相宜。後來在香港出口店找到剪牌Top Shop花花內褲,不知真假,但才十元一條。我買了半打。紅底白波點紡紗後結大蝴蝶、黑桃紅相間條子仿色丁料圍荷葉邊、米白色暗金心心、半透明紡紗上印花蝴蝶、米白淡紫腰果花、粉綠色屁股上有千層花邊。

而Muji內褲則最是平實。一包三條全綿內褲,不高不低的腰圍,包裹全個臀部,米白灰條子波點或全藍素色。每次買一包,穿數月,穿舊了丟掉再買。一包八十多元,便宜好穿。

不計其數的還有各內衣褲套裝的蕾絲內褲,那些穿上去不舒服的Thong,那些名貴的不捨得穿的蕾絲Brief。

我已經不再動氣了,淡淡然回答男人:「因為我需要更換內褲。內褲會穿舊洗舊,會滋生細菌,會有洗不掉的污漬。我不能忍受不清潔不漂亮的內褲。」

*

有些男人大概對女人的身體一無所知。他們會笑女人的陰道發嗅。廣東話粗話最常說的是「嗅閪」而不是「嗅尻」。他們會說女人的性器污猥、潮濕。我想提醒男人,女人的陰道可能要比人的口腔清潔,因為陰道分泌能平衡陰道內的酸鹼值,以及保持陰道處於無菌狀態,它是一張溫床,軟弱而富彈性,它可以承受超乎想像的拉力,但要傷害它也相當容易。

這些,我都在男人買來的一本書上讀到的,書名叫She Comes First。書買回來,男人一直沒有讀它。我閒著沒事做的時候拿起來略讀。作者主張男人以cunnilingus改善與女伴間的親密關係,首先,他就要改變男人對女人生殖器的想法,指出口腔裡的細菌要比陰道裡的多,再而進一步向男人解釋女性生殖器構造。

男人沒有讀這書。我向他解釋為何我需要那麼多內褲。「女人的下體時常都很濕潤,所以我喜歡勤換內褲。女人一向都是清潔而且愛清潔的動物。」

當然,這個解釋隱沒了佔有慾這個因素。

*

而單拿我們二人的內褲相比較,男人就簡值是個清心寡慾的聖人了。

Read Full Post »

假期

  • 假期的課題,Align with high energy
  • 我在放悠長假期。想著那個在肚裡的故事,它關於人生裡最微不足道的事情,同時又關於巨大的生死,關於荒野和城市的交界,肉體和靈魂最高點。想著,我就迷惑了。我在那個交界迷惑了。然後,我一個字都寫不出。我在孤獨的房子裡孤獨一人而且像個被放逐的人,不能再踏足城市。
  • 我以為我需要寧靜。但在最寧靜的時刻,我總是害怕的,面對屋前的樹林、深藍色的樹影和黑色的天。S說,因為你不在高能量處,你沉底了。你需要平衡。
  • 買一雙New Balance運動鞋。原本想買Adidas,準備跑步去。我要一個完整的、平衡的人生。我要讓身心平衡。在店裡逛了一圈,New Balance要比Adidas平宜,結果就買了New Balance。事實上,New Balance 的420運動鞋比Adidas 的同價款式舒適多了。我穿著它在運動場跑道上跑了一圈,忽爾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買一雙New Balance。它突然變成身心靈達成一塊的橋樑。
  • 有時我們郊遊去,有時我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們看《無痛失戀》,仍然為劇作家的聰明才智驚嘆。對白是每對戀人都會說的對白。他說:「我像Joel,你像Clementine。」看罷,我緊握他的手不放,生怕他會消失。
  • 終於下雨了。總是因為太熱而生病,發燒。雨下了,風大,就覺得這樣才算和諧。但我們的天氣似乎也就像我們的城市一樣,越來越極端了。

Read Full Post »

Freedom

You may feel trapped right now by life conditions. By drawing this card, the angels aks you to realize that you are the only jail keeper that ever surfaces in your own life. Whenever you realize that you have the power to be free, freedom follows. Everyhing that you do in your life is by choice, and you are free to choose again. Even prisoners are free to choose their thoughts so that they feel peace and happiness under any conditions.

The next time you begin a sentence with the words, “I have to ______," please stop. Ask God and the angels to show you some alternatives. They will either help you complete the task from a loving mind-set so that you don’t feel trapped, or they will guide you to do something else that you will love.

— Healing With The Angels Oracle Cards, Doreen Virtue, PH.D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