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2 六月, 2009

因為天氣很熱,就不想遠行。例如,大清早行到馬料水去等船到東坪洲去,或到塔門去,在烈日下暴曬,慢行,舉起照相機貪婪地攝取風光。相對超過48小時後我只想靜默,獨處,發呆,看電視,閱讀,午睡。如何開口向同居者提出,我只想靜一靜,而不破壞佊此的親密。

世界難民日他叫學生在課堂上以英語寫文章。他們正身處異城,學習著異城裡的異國語言。男子寫道:「我是難民。我以前不是難民。我以前在家鄉很貧。來到這裡,我再也不能回到家鄉,我想念我的家人。我來到香港,就是難民了。我很感激在這裡遇到的人。」簡單淺白的短句流露作者的誠懇。他就說,我們各自的家族原本都是難民啊,誰都是這世界上的難民。

我來到這裡接受庇護。吃、睡、受人照顧。扭開電視,想看伊朗的最新消息。新聞台卻在放窮物情報。女人在示範如何為貓兒刷牙。他就說,難民甚至沒有錢買一隻牙刷。我就轉台去英語國際新聞,幾個航空公司巨頭在談企業管理。他就把電視關掉。他不想看生意人談生意經。

這就是兩個人的周未,但我只想靜一靜。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