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9 年 06 月

飯時對話

他問: 為什麼這隻雞是黃色的?

媽媽說:什麼?

他答:我家鄉的雞是硬的,而且都是白色。

媽媽說:哦。我在美國住時吃的雞也是白色的,而且雞蛋也是白色的。但中國雞是黃色的,跟中國人的膚色一樣。而蛋也是黃色的。

我心裡在想,但他不是來自美國。

我打圓場說:他不喜歡吃滑雞,他喜歡吃雞胸和「鞋」雞,這樣而已。

Read Full Post »

因為天氣很熱,就不想遠行。例如,大清早行到馬料水去等船到東坪洲去,或到塔門去,在烈日下暴曬,慢行,舉起照相機貪婪地攝取風光。相對超過48小時後我只想靜默,獨處,發呆,看電視,閱讀,午睡。如何開口向同居者提出,我只想靜一靜,而不破壞佊此的親密。

世界難民日他叫學生在課堂上以英語寫文章。他們正身處異城,學習著異城裡的異國語言。男子寫道:「我是難民。我以前不是難民。我以前在家鄉很貧。來到這裡,我再也不能回到家鄉,我想念我的家人。我來到香港,就是難民了。我很感激在這裡遇到的人。」簡單淺白的短句流露作者的誠懇。他就說,我們各自的家族原本都是難民啊,誰都是這世界上的難民。

我來到這裡接受庇護。吃、睡、受人照顧。扭開電視,想看伊朗的最新消息。新聞台卻在放窮物情報。女人在示範如何為貓兒刷牙。他就說,難民甚至沒有錢買一隻牙刷。我就轉台去英語國際新聞,幾個航空公司巨頭在談企業管理。他就把電視關掉。他不想看生意人談生意經。

這就是兩個人的周未,但我只想靜一靜。

Read Full Post »

又是妄語。

他喜歡《尤利西斯》。那個好男人每早起床都造早餐給老婆吃但他們十一年來都沒有做愛。於是,老婆就跟另一個男人偷情了。

而我覺得安奈依斯‧寧瞞著老公跟另一個男人結婚是一件神秘的事。

我偷笑,這不就是天造地設了。

Read Full Post »

餐桌禮儀

(刪除了)

原載於HongKong Walker五月號「愛情狂」專欄

Read Full Post »

城市女2

城市女見曱甴多過見青蛙。對於曱甴,丁點感覺都沒有。當全屋男女對屋內的曱甴尖叫時,我會拿著拖鞋追打牠,或用報紙、廁紙拍打牠,或隨手拿起藍威寶對曱甴追著亂噴。

甚至不怕老鼠。小時家住北角七姊妹道洋樓,樓下就是某大酒樓。老鼠橫行一時,睡醒有老鼠飛快跑過旋型樓梯的扶手,在跳過我正要握著樓梯欄杆的左手。見慣不怪的城市動物,是城市女的鄰居。

他看著那條比手掌要大的蜥蜴,給我發一個短訊說,糟了,我要把城市女帶到野外來了。

他還不知道我最怕蜥蜴,以及青蛙。

雨後的青蛙在村口被人踩扁了。死狀恐怖。我很怕在黑夜裡不小心踩中一隻。也曾經看過那些尾巴比我的手掌要長的蜥蜴跑到溝渠裡。雨下了一個星期沒完沒了。夜裡回家在門前地上有一小黑影,因沒有裝戶外燈看不到是為何物。他問,哪是什麼?我一口咬定那心型的黑影是一團枯乾的樹葉。

好奇的水瓶座無藥可救,一定要開燈查看。我心裡不安,大叫大嚷,快點開門回家去。

他卻是開門,開走廊燈,彎腰仔細端詳。

是隻青蛙!他說。

我看到那隻青蛙了,牠動也不動。我嚇得往樓上跑去。牠曾經就在我腳邊我差點就要把牠當乾葉一腳踩扁。

我罵他,你不要叫我看。我真的很怕青蛙。他問我為什麼。我就胡說出一堆理由:牠們皮膚透明,濕淋淋的,血管都透出來了,一跳一跳像怪物,牠們叫聲淒厲如鬼,而且牠們身上有很多致命細箘。

他好奇想要知道青蛙身上有什麼致命細菌,於是深夜還在google青蛙和疾病兩個詞語。結果,他只讀了一條"兩個印度女孩為了預防疾病而跟青蛙結婚",就睡著了。

那夜夢中又再看到那隻青蛙。我嚇得掙扎著醒了。他問,你做了什麼夢。我說,青蛙,我夢到青蛙。

城市裡沒有青蛙嘛,我說。我需要一些時間適應。

他說:我覺得青蛙很得意呀。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