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4 五月, 2009

城市女1

晚上走在村裡的車路上,看到遠處一隻小青蛙從路邊的草堆裡跳出來。下過兩馬路濕濕漉漉的,跟青蛙的皮膚大概很像。我最討厭青蛙。牠一直向馬路的另一邊跳去,一駕的士忽然從轉彎入直路,向我們駛來,向青蛙駛來。我們目睹青蛙在的士輛底下跳了兩下。然後,青蛙消失了。的士駛去。我被這場面嚇呆了。男人上前去看青蛙。他說,牠扁了,但牠還在動。扁了的青蛙又起來跳了半下。的士載客完畢竟又調頭開來了。他閃身避過的士。我們目睹青蛙被的士再次輾過。男人看著的士駛去,又走上次去看青蛙。天!牠扁了。同一句對白。看到兇案半分鐘內發生兩次,或像,看到有人被殺了兩次一樣。我全身毛管直豎。突然強烈地感到自己是個城市女。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