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9 年 05 月

調味1

架吵過了,大哭過了,躺下來他說:小時候家貧,吃的沒有,母親被歧視,只能做清潔工人。她以前可在她祖國首都大銀行裡打工呢。長大後我要購錢我也只能到這裡來。有了錢我也只想吃好的食物而己。

於是我知道,電視、窗簾、沙發都是為我而買的,都為了討好我。即使他不願意,他還把東西買回來了。

於是,我就又大哭起來。

Read Full Post »

集會。8點。維園。

六月四日

Read Full Post »

a-la-pa-ti’s demo永恒在iPod的首位

懷疑這是詭計

每次同步完畢iPod總是自動放這首

但你的聲音我聽得太多了

於是我總是按一下Skip

Read Full Post »

城市女1

晚上走在村裡的車路上,看到遠處一隻小青蛙從路邊的草堆裡跳出來。下過兩馬路濕濕漉漉的,跟青蛙的皮膚大概很像。我最討厭青蛙。牠一直向馬路的另一邊跳去,一駕的士忽然從轉彎入直路,向我們駛來,向青蛙駛來。我們目睹青蛙在的士輛底下跳了兩下。然後,青蛙消失了。的士駛去。我被這場面嚇呆了。男人上前去看青蛙。他說,牠扁了,但牠還在動。扁了的青蛙又起來跳了半下。的士載客完畢竟又調頭開來了。他閃身避過的士。我們目睹青蛙被的士再次輾過。男人看著的士駛去,又走上次去看青蛙。天!牠扁了。同一句對白。看到兇案半分鐘內發生兩次,或像,看到有人被殺了兩次一樣。我全身毛管直豎。突然強烈地感到自己是個城市女。

Read Full Post »

Sap Sze Heung在哪兒

前一刻還在發惡的我,下一刻收到短訊

Apartment is being cleaned

mailbox in 2 weeks

gas tomorrow

water saturday

phone sunday

& we live in Sap Sze Heung

Sap Sze Heung?連這個也找出來了。我完全不知道這個地方的中文叫什麼。

Read Full Post »

Read Full Post »

給我的朋友加家

首先要靜心,然後會變得很喜樂,那麼就有很多的愛會自己產生。跟別人在一起是很美的,單獨一個人也是很美的。它也是很單純的,你不依靠別人,你也不讓別人依靠你,它永遠都是一種友善或友誼它永遠不會變成關係,而只是一種聯繫

你會去跟別人有聯繫,但是你不會去製造出一個婚姻。婚姻是出自於恐懼,而聯繫是出自於愛。

你會去跟別人有聯繫,只要事情進行得很美,你就去分享。如果你了解到那個片刻是該分開了,因為你們的軌跡在這個交叉點分開,那麼你就帶著感激跟對方道別,感謝對方所帶給你的一切喜悅、歡樂和你們在一起分享的美麗片刻,沒有悲哀,也沒有痛苦,你們就只是分開。

Osho The White Lotus Chapter 10

這是我們最美好的友誼。這也該是我們和戀人的關係。共勉。

Read Full Post »

玫瑰

IMG_0278

圖說:花花真的來自愛爾蘭嗎?

接待處的小姐打電話給我卻沒有自報姓名。她只說:唔該你出一出嚟丫。掛線。

糊裡糊塗走到接待處。看到送花來的中年女子。她一直在說:我還怕你出去吃飯了。

第一次收到紅玫瑰。曾經有人送我玫瑰,但都不是紅的。十二支紅玫瑰和毋忘我,只有白色的小花我說不出名字。

我以為自己從不貪戀玫瑰,或鮮花。最討厭生日或情人節在辦公室裡收到鮮花。人們走過,看到紅玫瑰,都問一句,今天生日?我說,不。

不為什麼事情送花。只為想念。

我以為自己從不貪戀儀式、象徵、禮節,我以為自己不想多通電話,不喜戒指,不喜多餘的承諾或任何約定。但我為了一束紅玫瑰暗喜。

工作,停下來側頭觀看,又再工作。對於玫瑰花瓣一卷一卷地包著花心的形態,很是驚訝。她們像女子身體的某部份。她們又像女子的臉。我偷笑。

甚至無法馬上親口說句多謝。送花的人正身在萬呎半空。那大概是他在愛爾蘭訂的花。而花店地址是Bonham Strand,上環。

拖著疲倦的身軀回家。坐在巴士上雙手抱著花束細看,像抱著你的臉。忽爾覺得誰人把愛從遠方寄來,在我掌心中。才兩周沒見,明天就能見面,但那刻是雙眼熱了。

小咭上有女人的字跡代書下款:愛,你的名字 (Love, XXX)

Read Full Post »

表態

曾先生,我是香港人,但你不能代表我。

沒有政治智慧沒有良心只管努力刷鞋的人,不能代表我。

Read Full Post »

fafa

圖說:花花喜歡吃飯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