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9 年 04 月

愛情狂熱

(刪除了)

原載於HongKong Walker四月號「愛情狂」專欄

Read Full Post »

美麗的意外

(刪除了)

原載於HongKong Walker三月號〈愛情狂〉專欄

Read Full Post »

一些小事

我們有時仍然難勉像孩子一樣認為承擔、承諾是有礙自由的事情。於是他以12頁紙長度的書信告訴我他如何掙扎著放下那些幼稚的想法,以向我表明他願意在我們的關係上作出承擔。我說,這是好的。微笑而不再說話。大概因為我仍然是那個幼稚的小孩,即使認為那是美好的事情,卻一味咀硬說不上來。我問他,那些人如何委身與一段關係的呢?他說,那些信徒會訂婚、或者結婚。他又加一句,但這對我們來說是否太快了些?我繼續笑而不語。

因為認為誠實是必需要的,我們談到M給我寫的古怪的、色情的書信。他聽後非常懊惱,認為我們對性的看法太過南轅北轍。因為我告訴他有時做愛就像做運動,或者像一個遊戲。他不發一言,並且開因為M這個人而妒忌。我被他氣壞了告訴他我就快要哭了。你不能因為我的一句話而末殺真相的其他部份。

我們靜下來。然後,我忍不住要告訴他我跟他想法一致,想要承擔我們之間的那些什麼。他把我抱在懷內,抱得很緊的。

Read Full Post »

Note

我們視之為命運的,如我們生在怎樣的家庭,我們有什麼天生的使命、天生的責任。如果情非得已,不是不去想該如何逃離命運,而是該想想自己該Project一個什麼樣的、自己想要的人生。那個Projection,在宇宙間發大,震動,爆發。

Read Full Post »

玫瑰

*

玫瑰。總是說Cleopatra喜歡玫瑰和懂以玫瑰美容。但中文維基裡沒有人提及這個,反而以下所說的也很有趣。

在歐洲諸語言中,薔薇、玫瑰、月季都是一個詞,如英語是rose,德語是die Rose,等等,是薔薇屬一系列花大艷麗的栽培品種的統稱。西方的玫瑰的一個重要用途也是提制香精油,例如保加利亞的玫瑰油就極具盛名,為該國重要產品,玫瑰油要比等重量黃金價值高,用於化妝品食品精細化工等工業應用。

「玫瑰」這個詞在《康熙字典》中指的是「彩色石頭」,尤其是紅色石頭,這是該詞的本意。從國外剛輸入紅色玫瑰油時,中國人不知其所由來,以為是石油的一種;所以漢語誤稱為「玫瑰油」,後來又由此誤稱其花為「玫瑰」,並流行開來。因此,今天在日常用語中,「玫瑰」已經不單指Rosa rugosa這一種植物,而像歐洲諸語言一樣,把其他花大艷麗的薔薇屬栽培品種也包括在內。

玫瑰依目前正式登記的品種,大約有三萬左右。

Wikipedia

*

玫瑰和茉莉。

玫瑰和茉莉分別在花界稱后稱王。玫瑰的香氣是陰柔的。茉莉則強而濃烈剛陽。玫瑰和茉莉的純精油都貴得要命,5毫升純精油在店裡有時能賣過千元,因為要用上幾千公斤鮮花才能蒸餾出一公斤精油。而萃取法提煉出來的精油又比蒸餾法所產的名貴和芳香。它們都香得叫人神魂顛倒。茉莉的香氣更是有種咄咄迫人的感覺,香得,叫我皺眉。它的香氣像開屏孔雀一樣耀目。書說,夜間的茉莉花香氣最濃。茉莉香招搖如男子。

於是,玫瑰的香氣在對照下就更顯豔麗狐媚。我看過一位女友美麗的容貌,令我想起盛開的玫瑰和其繞在鼻尖不散的女子似的香氣。

*

玫瑰。

我想要給我喜歡的女子都送一瓶玫瑰精油。但我不捨得。太貴了。在網上批發專門店,一小瓶5毫升保加利亞有機玫瑰純精油要999元。而且純精油不能直接使用,需要以植物油如可可巴油或橄欖油稀釋才能用於皮膚上,對於平時不使用香薰精油的朋友來說也著實太麻煩。

於是店裡那種已經以可可巴稀釋的玫瑰油就是非常好的選擇。我買過含7%的玫瑰油成份的,150元左右。它的用途廣泛,可充當香水或添加到日常使用的面霜裡,也可接直當精華油使用。它能舒緩神經緊張和壓力,而且適合各種皮膚,有助舒緩乾燥、 硬化、 敏感或老化肌膚。每天使用,持續數週或數月就能見到療效。

玫瑰是屬於女子的香氣。我想我所喜歡的女子被玫瑰包圍。

Who’s Armist專門店裡的東西價錢相宜。DK Aromatherapy裡有一位溫柔的治療師喜以玫瑰加天竺葵給我按摩。今天逛店子看到Tisserand的這個叫Wild Rose Pulse Point Perfume的東西,很想給自己買一個。

*

我不能解釋。不過,我喜歡我寫的角色叫玫瑰,原因並非因為亦舒小說。

Read Full Post »

復活節前一天,我們坐在主教座堂裡。聖方濟各像就在我們的左邊,被鮮花包圍。我們靜默。我沒有禱告,但覺得坐在教堂裡靜好安祥。工人把梯子搬到教堂裡理天花上的燈飾,大概為第二天的儀式作準備。香港遊客拿著數碼相機在教堂裡打轉,輪流拍下聖像的面貌,走馬看燈。我不由得要皺眉。即使我不曾追隨聖者,但還是覺得數碼相機的發明令視覺凌駕了種種感官感受靈性。

你忽爾在我耳邊低說:We have only one life.

在哽咽和凝固的沉默間,咀嚼天主面前這句剔透的話。瞬間,就覺得腳踏的土地很實在。我看到光,隱約看到今後的我們。

往後那些瘋狂的吻就在另一些場景裡發生。而你說對了,我們著實不是主耶穌。

Read Full Post »

一些超現實場景

img_0235

圖說:北京的花

在北京,我忽爾比什麼時候都意識到自身為女人。工作的時候,我跟一大班來自五湖四海的男人,在北京國際展覽中心門外擠著排隊進場參觀一個工業展。人潮中有九成是男人,各種年齡的、來自各省的、操不同口音的、金髮高加索人,英俊的、不英俊的、有體嗅的、洒過香水的。我被一名穿保安制服膚色黑黝相貌呆木的年輕男人截住,他說我的証件不通行。我對他大聲說我要工作我是媒體的。他說,沒有正確的証件就不能進。然後,用他的一整個左手臂打橫向我的胸脯撥去,整個手肘壓在我的胸上,只是為了要一百個男人中的一個女人欄住。穿著黑色連衣裙迷你裙(那條黃生每次見我穿著都會問我是否去飲的裙子)的我,忽爾覺得自己是女人。

下班後一個人坐城鐵到東直門去,再從東直門打的到王府井去觀光。跟一名在地鐵站外的的士司機說。他問:「你一個人?」我說:「是。」我身邊有其他人,不知他為啥要問。他說,80塊。我大叫:「你騙我嗎?怎麼可能?」他說:「這時候堵車。」我說:「便宜一點。」對著無賴不知怎算,心裡只想快點到達目的地。「便宜一點你跟我回家囉。」我明明聽到他說這句,卻不知怎的沒有即時返應過來,心裡只在想著該給他多少錢。「70塊吧。」他想了二秒:「好吧。」於是我上了車。車一開,他就開始說:「你知不知道你能坐我車是我們的緣份……」我沒作聲,並想到中國人有個詞語叫「調戲」。調戲良家婦女。

我沒有生氣,笑著告訴同行的女人們。有人說:「我早想叫你別穿那短裙出去。」

即使說這話的女人沒有穿短裙並在廿七度高溫下穿毛衣外套,她在坐公共交通工具時,仍然被旁邊的男人們夾擊。在很擠迫的車廂裡,他們擠到女人的旁邊,用身體貼著她的身體,無視她的存在,一個屁股擠得她很生氣。她轉向我用廣東話大聲說:「D男人真係好唔掂,完全覺得你唔係野。」她為自己「女人」的身體不被「尊重」要生氣到極點。

然後,在工業展會上,來自各地的展商紛紛僱用穿旗袍的中國美女,或金髮藍眼的模特兒在展台上站在重型機器旁邊,向那些九成是男人的觀眾派傳單,又或在各式活動上接待這些男人。我感到非常震撼。我不知道是因為文化差異或是因為我那些女人的ego,還是因為這些場景過份超現實。重型機器和美女,也著實太過瘋狂了些。

Read Full Post »

Quote

我時常說,我們不要為天才而狂喜,不要尊敬聖者,也不要詛咒罪犯、「其他人」……我認為一個人要做他在生活中所能做的事情。生活也許就像一個很大的管弦樂團,在其中,每個人都扮演自己的角色──無論是什麼角色。

亨利‧米勒Henry Miller

Read Full Post »

1929年的Un chien andalou割眼球和滿手螞蟻。1977年的Cet obscur objet du désir,男主角眼中的情人時常變臉。Luis Buñuel的電影怎能不震撼我呢?從開始到結束,都充滿著情欲、象徵、超現實感。

我們搖著腳坐在酒店的沙發上看電影。伴著對方的同時,一直默唸著電影的名字──That Obscure Object of Desire

有天你看到不一樣的我但你不會攪得清楚哪個我是真正的我。在你的眼中我只是朦朧不清的物件。


YouTube-Un chien andalou (1929) – Parte 1

YouTube- Bunuel – that obscure object of desire.flv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