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9 年 03 月

揭露 (暫貼)

小說被我拿走了。

Read Full Post »

Note

1.

強和弱的對立形成強的一方自我漲大。自強,如此,就成了一個以自我為中心,我比誰都重要,我要顯得強勢,我要堅壯、大,我要保護我自己的領土我自己的價值我自己的乜乜物物。「自強」令我不安。

所以,女強人叫我不安。抗爭力撐的桿衛伴侶的明星叫我不安。張柏芝令我不安。這種狀態,無論如何也無法叫自己得到和平。

2.

作為人,我們該要追求和平安靜快樂。沒有什麼好爭的。

3.

我們很愛我們的母親,她們為我們「犧牲」了那麼多,她們很強壯能撐起半邊天。但要成為一個完整的女人,沒有一套法則。我是女人,於是我就是女人。我不用以成為母親為目標以達成自己作為女人的道路。我不一定要結婚。我不一定要穿裙子。我不一定要生孩子。我不用經歷哀傷沉痛的人生以確認自己的身份。我不用經歷不如意的婚姻以成就犠牲。偉大一詞太大太耀目,而所有ego爆大的東西都與快樂無關。

我是女人,那麼,我就是女人。句子就這樣完結,甜美、和諧、不用爭扎、潛藏無限可能。如此,人便自由。

4.

我把別人教我的一句教他。我們教導別人不是因為別人不懂得,我們教導別人是因為自己不懂得,在教授的時候我們就學懂了。

他說是的,有時我也會自我澎漲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但其實我什麼都不懂。

我教他以這話,同時提醒自己。

我寫下這些筆記予你閱讀,其實都不過為了提醒自己,那些我所需要學懂的。

Read Full Post »

陰謀論者向我說,美國不知在海底埋了什麼軍士設備(我聽不懂),那些東西用來探測不知什麼(又聽不明白),會發出聲音。

鯨魚聽到聲音,害怕了,亂游一統,於是迷路了,來到香港水域。

我想說,唔該政府保護條鯨魚。如果本來生猛活潑既鯨魚係香港水域因為被無知既市民嚇死左,真係好羞家。

Read Full Post »

早餐的故事3

breakfast

圖說:早餐

參加婚禮過後我們約定在大學見面。然後,風很大,氣溫驟降。晚上十時大學生進進出出。穿著晚宴的透薄裙子,摟著自己的身體,收到短訊說,十一時見。

大概,到這個年紀,就明白等候沒有意思。如果等候叫人迷惘、憤怒、生怨,為什麼我們要自己跳進等候的狀態,以等候的姿態去脅迫戀人。我等你,我犧牲,所以你要愛我更多。

我才不會進在大學路前吸風飲露埋怨誰人叫我空等,寧願走到山下去買水果,給自己的早餐作點準備。

蜜柑買給他。士多啤梨買給自己。周未晚上的超市人不多。又買了些日用品。

還有什麼細節可寫呢?所有最動人的日常生活,都離不開吃、睡、性,然後再吃。所有最動人的愛情,也不過如此。我這樣笑著告訴他。他大笑說,這就是實相。

早上起來,他已吃過一次早餐。我看鐘,十一時。他又忙著為我煮咖啡。我刷過牙後就砌士多啤梨和他吃剩的半條香蕉。把香蕉和士多啤梨放到他特地給我買的麥片上──因為我投訴他上次買的Museli有椰子乾和過多的提子乾。多士是前天野餐吃剩的百吉包造的。我坐下來吃這份量過多的早餐,吃著吃著,他又拿著另一碗Museli坐過來吃這早晨的第二頓早餐。我說,怎麼你又吃起早餐來了。一個人怎能在一個清早吃兩次早餐?他說,因為你在,我又想多吃一次。

這次他的碗子不放香蕉,於士多啤梨。因為他先前吃剩的香蕉全給我吃光了。

Read Full Post »

女人節

要跟我慶祝International Women’s Day的人,打電話給身在家鄉的母親,跟她說女人節快樂。他時常說起四十年前,一位城市女孩於大都會大銀行剛開展事業的同時,如何同時放棄大都會的生活下嫁來自別國小鎮的教友。四十年後,她仍然操一口大都會式的英語,而她的孩子永遠學不懂那些異國口音。

我告訴他在我們的語言裡這個節日叫婦女節,而且沒有幾多個人想要慶祝它。我們想要去除名目裡的歸屬意味,女人就是女人,不必為人婦也不必為女兒,我們喜歡它叫女人節。

我們吃著世上最好吃的辣肉腸披薩,感受對方的愛。

要跟我慶祝International Women’s Day的人,不小心跟我說了Happy Mother’s Day。

Read Full Post »

早餐的故事2

他對食物的迷戀和執著,有時叫我驚訝。

瘦瘦小小的男人,吃得不多,又不講究。他煮的東西不好吃。有時會嫌茶餐廳裡的食物貴。但他會願意,花八十元正在City Super買一盒organic的、普通大小的Musli。他說,你知道這當西的價錢大概會憎死我。

八十元一盒Musli,聽起來真的很過份。

還有乳酪。我們愛吃雜莓味的乳酪。我發現,他平常買給我吃的乳酪要二十多元一小杯。於是,我挑了十四元一小杯給他,他看看十四元的草莓含量比二十多元那杯的含量要低一倍。於是,他把平宜貸放下。拿著二十多元一杯的乳酪付錢去。

周未九時起床,在廚房裡砌水果。一下一下砌著。在醒夢中都能聽到刀子在砧板上砌著的聲音。醒來,他給我早餐碟上的新鮮草莓和鳳梨,放些原味的厚乳酪。

咖啡、多士、有機花生醬、豆乳、Musli、蜜糖,從來不缺。電冰箱裡永遠放著包裝袋未被打開的四個裝蘋果、來自各國的甘筍、澳洲新薯。未喝完的牛奶總是過期的。我總在他上廁所的時候把牛奶倒掉。

他總是忘記自己一個人住。

對於食物的沉迷,他曾解釋說,小時候家貧,孩子多,於是長大後總是對食物有著古怪的執著。

他會說起,百多年前以薯仔為生的島國人民,因為薯仔染病而有百萬人餓死。關於他父親的金句,他說,「吃健康之食必多長胸毛」。我問,為什麼我們相處時總是在吃?他說,那一定具有某種像徵意義,可能因為,我們下意識地以吃代替性。以食物填補缺口。

他這樣說。於是,當我早上起床看到他為我預備的精美早餐,睡眼惺忪的我總是覺得背後暗藏隱喻。甜蜜而又陰冷的早晨,食物味道更顯怪異。

Read Full Post »

愛情狂

You Tube:莫文蔚 24hrs

半夜低談。清晨高潮。有時失眠,有時造惡夢,有時安眠。有時,清醒轉醒到他對著坐在窗前看灰色的天空,風大,關窗。24小時夠用不夠用。還是,最後我會忍不住對他大叫,我們要由這一刻停止說話,我受夠了你廿四小時內停不了的低級笑話。

最後,我們很累,在巴士上昏昏欲睡。接吻過長,架吵得太兇,思念過浪費時間,空等又總是太多。

不見面的時候,總在荒廢時間地想要見面。什麼也不做。見面的時候,到最後,又嫌太多。然後覺得,千迴百轉,你是我最愛的人,然後到最後又覺得,我愛你愛得不夠多。

每一句都是陳腔濫調。但我們就是愛情狂,不用掩飾也不用覺得可恥。

Hong Kong Walker雜誌的有我的專欄,在3月號開始。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