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5 一月, 2009

2007年,28歲。我過得很好。事業很好,加薪,升職。工作上總是遇到好人。跟身邊的人過得很好很快樂。互相扶持。家人很好。仔仔很好。終於,小說集出版了。我很快樂。

2008年,29歲。這年充滿挑戰。有很多新想法。曾那麼堅定地想過要離開香港,甚至花了二千元取新護照準備離開,又花了千五元去考試。在年中,有一股很大的力量使我決意要改變現狀。曾有人向我預告這個改變。我沒有放在心上。但它還是來了。親人離世,我總是以為死亡不是終結而是新的開始。於是那種哀傷就變得很表面,我為你肉身的離去而哀傷,同時,我為你靈魂開展新生命而喜悅,那種喜悅是更深入的。我辭掉工作,準備離開香港。但最後,我還是留下來了。又得到新的工作。我離開親愛的人,但我同時永遠在他身邊。所有關係的終結,同時是,所有關係的開始。我遇到那些是令我大開眼界的人,那些年輕鮮嫩的身體、那些好奇的靈魂、那些未經雕啄的人生、那些自由自在的人、那些腦袋壞掉了的神奇個體。我的好朋友將永遠是我的好朋友,他們都是世上最了解自由和快樂的人物,我們一同學習,互相勉勵。人來人往,有些人或者你永遠不會再見,我們甚至不用感到憂傷,不用強求。我更加了解自己想要什麼。我祈許,我專注於我想得到的。無論遇到甚麼事情,我都嘗試笑著面對。我想,我是快樂的。微笑。微笑真是一個神奇的表情。

2009年,30歲。忽爾有種感覺,這年將會是和平美好的一年。我們坐在可怕的街坊日式小餐館吃難吃的咖哩,他跟我說,Obama is amazing. He’s my hero. 我跟R去看 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時,一直在黑暗中感動落淚。這幾天和平幸福,年關,我和家中的幫手坐在飯廳裡安靜地吃午餐。母親勤力地外遊,她說趁自己還可以去旅行她要環遊世界。小狗下午還在睡覺打鼻鼾。我讀著How to be Good哈哈大笑。Sex and the City第五季的DVD被我看到一半卻遺失了。大概因為我下意識地不想再沉迷這種令人不安的都市故事了。無論事情如何發展,我都會保持微笑。打開天使咭玩玩,How does he feel about me?抽了一張New Love。再問,How do I feel about him? 又抽了一張Romance。自己坐在睡房裡大笑。背景音樂永遠是最性感的英倫流行樂。我等待晚上跟一個人約會去。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