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17 十二月, 2008

我有時不太了解

以為自己非常清楚自己該穿32B或34A的胸罩,就是非常了解自己的free spirit,簡直就是天生的蠢材。一直投訴本地土生土長的男伴們太過壓抑自己而忘記自己也是本地土生土長的港女。J小姐強調我到Speed dating去的話一定沒有人trick my name;原因是I am really something──這讓我以為自己is really something,但其實,我唔係。

小四時的蠢事:我時常看不到黑板,上課抄黑板常抄錯。覺得自己沒有問題,以為人人眼睛看到的東西都是如此濛糊一堆,情況維持一段長時間直至母親帶妹妺去眼鏡88驗眼,順道要我一起驗,驗光師說,三百幾度喎!近視!有生以來第一副眼鏡已經300幾度。

跟E小姐討論性高潮。我說我不懂數算性高潮的次數。E小姐瞪大眼驚叫,數到個喎!我說不肯定哪種感覺是性高潮。E小姐說,全身的觸感集中在陰道裡的一刻,就是性高潮了!我想不起來,我不知道我所感受的觸感間她感受到的觸感有沒有什麼分別。是不是要跟別人的感覺一樣才能叫性高潮。

M小姐和S小姐問我喝醉了會做什麼?我說,我不知道,我從來沒試過喝醉!M小姐大罵我說怎可能!醉後的感覺相當好。但我就是想不起自己在什麼時候喝醉過。如果喝醉後的徵狀必然包括胡言亂語、渴睡和嘔吐,我覺得自己從來未曾喝醉。我總是那麼清醒,多喝了酒,像今天,什至清醒得無法進睡。我想我這是種self control,因為我不想喝醉。喝醉了的M小姐怪叫,香港人!你要嘗試醉酒。

回家的時候一直在想,我還能稱得上是個free spirit嗎?我還能指責別人過份壓抑嗎?像我這樣無法確定感覺的人。我總以為所有事情都有一個model answer,視力好壞的model answer總能透過驗眼而知道,沒有被證實患近視前我不會壞疑自己的視力。我一直以為這小時候的經驗跟我以為的人生有密切關係。我的近視只有我自己能知道,我的性高潮只有自己知道,我的酒醉只有自己知道。近視尚且能被驗證,但性高潮不能,醉酒不能。但我總是期待別人給我一個model answer,老在問,你的經驗是如何的呢?然後發現自己的經驗跟別人不一樣,於是就懷疑自己從來未曾經驗,事情從未發生, 一切都是空夢一場。喝酒後我其實很開心,本來我還在苦惱要如何迎接三十歲的來臨,但喝酒後,跟那些真正擁有free spirit的女子談天後,我笑著在中環的路上走。我那麼清醒。意識身體的變化,我的頭重了,我的腳步浮了,我笑了,我放開了日間的煩惱,我思考M小姐的指責,香港人!我是香港人沒錯。但她的話裡包含那種對抑壓情感的厭棄,就如長久以來被我所投訴的一樣,為什麼他們能這樣壓制自己的情感,為什麼他們能給自己劃一個框框?

噢!原來我一直都在給自己劃框框。我要別人給我確實的定義,去把語言和感覺連繫,才能確定什麼是不舒服、什麼是性高潮、什麼是醉酒。我甚至可能寧願依賴字典裡的定義,而忘記自己感受。

覺得累了。在碼頭買一瓶冰水,喝下去,那冰涼的感覺與溫吞焦熱的感覺對抗。一種舒援的感覺往頭部衝去。我笑了。

希望明天醒來自己還能讀懂這些話語。這樣想了一會後,我忽厭明白「醉酒」的意思和感覺。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