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8 年 12 月

Photo source: Lawall’s shop  http://www.etsy.com/shop.php?user_id=6341448

舊衫或可美其名為古著,不過走進古著店你有幾多件是夠膽買夠膽穿?如果我在這店裡買衣服,一定是因為店主入貨的獨到眼光,以及照片的styling加攝影師捕捉的自然日光,襯起來靚到暈。

好想買!

Read Full Post »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Read Full Post »

記住

渴望總是滲著恐懼。很想得到,想得怕要得不到。怕得要死。怕無法留住所渴望的。你要記住什麼是美好。而美好是,你輕輕的靈光閃動,哦,是嗎?也不計較得失後果,微笑,神奇的gorgeous accident發生。

她想:下一個愛人是什麼國藉的呢?

想了一下:法國人。

然後,她就忘記了自己想要一個法國人。

幾天後,她搬進一間小房子,鄰居是一名法國男子。再過幾天,他們戀愛了。

Read Full Post »

變靚D

朋友們覺得這一幕最經典:我拿著手提在公司裡咆哮──我不用變靚D(我忘記加一句「我已經好靚」),你們別要再打來!收線,再加幾句痛罵那些打了十次給我推銷變靚D代言人的人們。

辦公室裡能聽懂廣東話的同事都在忍笑,幸好視我為crush的人們聽不懂廣東話。

事實上,誰不想變靚D。即使已經好靚,但仍然想變靚D。只是我們「靚」的定義,不一定跟肥媽的「瘦左就係靚左」一樣吧。已經好靚的E小姐,就時常嚷著說要變靚D。

以下是我的變靚方法:

  • 盡可能早睡,多睡。
  • 多喝水。
  • 多敷各類平貴相宜的面膜,愛自己的一張臉。(從我的美麗日記到Who’s的Rose Otto paper mask,間住敷。Who’s的香薰精油面膜又香又足料,唔算太貴,比它更貴的就不會考慮,因為面膜敷完即掉,不用太貴,最近莎莎大減價199蚊有8塊。我會間住平宜貨使用。)
  • 記住伸直腰,收腹。(因為懶,時常忘記。)
  • 時常穿整齊的內衣套裝。(最近太過迷戀內衣褲。)
  • 做facial的錢不能慳。(至少每月一次。)
  • 買自己穿了真正漂亮的衣服,不買別人穿了漂亮的衣服。
  • 做瑜珈。
  • 搽防曬,每天搽。(最少SPF20。)
  • 有類似石油副產品成份的護膚品,不買。
  • 盡可能每天吃一餐素。
  • 笑,開心。
  • 積極,開心,賺多些錢,買自己喜歡的東西令自己更開心。
  • 愛自己的身體,每一部份都愛。呵護身體會吋肌膚如呵護一張粉臉。(記得洗澡後搽lotion,脫毛後搽防倒生產品。)
  • 愛人,但愛人之前要好好愛自己。
  • 恆常追求高質素的性生活,實踐它。
  • 不怕修飾自己,不為修飾自己而恥。化妝唔代表你唔夠靚,扮靚唔代表發姣,穿低胸裙唔代表淫蕩。
  • 接受自己,接受別人。原諒自己,原諒別人。(那時我該要原諒變靚D的推銷員!)

Read Full Post »

或者Cynthia Heimel有時的確太過mean,不過,她五年前版的Advanced Sex Tips For Girls,如今陪著我坐船上班,竟能令人非常開心和Positive。她竟然,令我覺得被真正關懷起來。

有男友丈夫的女人們有時無可避免地犯錯,令身邊的單身女人難受。她說:

Many of us wear our men as proudly as Girl Scout badges…My husband…my boyfriend…my sweetie, my beloved, my dude. It reminds me of men comparing their cars, or girlfriends. And it’s enough to make you feel really uneasy when you’re alone. (可能我以前都曾經這樣對待女友,如今我的女友們有時都會不自覺這樣對待我。)

在談到女人們恥於自己的寂寞芳心,她叫道:

There is no shame in being lonely! We are allowed to want a mate! A mate is a good thing if he or she is not plagued with pesky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怪叫!就是這樣嘛,為什麼我明明知道,但有時又會忘記?)

我很喜歡她說人人都想get laid:

guys have spent too many years wondering if women liked them, if women wanted to sleep with thtm, worring that maybe they would never, ever get to touch it again (好好笑,我想知D男人係咪真係只係worry呢樣野)…once a women find a man she really wants to fuck, she wants to keep him around. (OK, 我承認)…This is the hard part that makes us buy “self-help" books by the stunningly moronic and evil Dr. Laura. (我為此買了Robert Greene的The Art of Seduction…以為可以keep住D男人。不過,很多self-help books其實都很negative。我後來想,Keep him around咁又點,我個ultimate goal係要開心和fun,那些seduce人的技倆一點都不fun。)

Read Full Post »

Miss President’s birthday

穿起那襲在BCBGeneration大減價購買閃亮紫色束腰吊帶evening dress,和在東角商場裡某超級鞋店(那種都堆滿平價鞋子而且會傳出臭膠氣味的店子)購買的灰色淺頭羊皮pumps。外套This is( 搬店時買的)100元毛絨極靚咖啡色大衣,包裹內裡美麗的派對裝束,上班去。這是我的30歲。因為大衣下那條漂亮的裙子,讓我覺得自己是明星,或如TTT所說,總統小姐。

單身,沒有Prefect match陪伴的生日。前一周很憂鬱老在擔心30歲要自己一個人過。我沒打算約會男伴們,如果他們不打算約會我。沒打算約平常最親近的朋友們,因為我知道他們忙碌而且在約會上又總是有點不可靠。不知道為什麼我不希望生日那天跟大伙兒過像往常一樣說爛gag,喝酒,以及十一時散隊回家──這是我的夢魘。對不起,30歲的我仍然必須保持誠實。

收過眾多賀辭。在facebook上發現朋友的朋友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我們見過一面,卻不知道大家的生日。直至前天facebook的reminder彈出,朋友L來郵問證我的出生年月日,我們連出生的醫院都是一樣呢!那感覺相當奇妙。我們都從來沒有遇過跟自己分享生日的朋友。在30歲前忽然發現大家就好像中了什麼魔法一樣。

第一個打給我的是TTT。如常,讓人哭笑不得的電話對話。我不記得從前曾否有人給我唱過生日歌。但他在電話內給唱生日歌,並稱呼我為Miss President,叫人心花怒放。如果他是一個boy friend material,我會極度喜愛他。但可惜他只是能一起遊玩的朋友而已。

在經歷一周的自我抗爭後,我約了女友W和H喝咖啡。晚上我們打算到一家名列米芝蓮手冊的日本餐廳吃飯──在沒有訂座的情況下。我們找到了那家向海的餐廳,竟馬上就有座位。侍應小姐說,真幸運,這是是晚最後一張桌子。我說,這是我的birthday luck,叫我大笑了一會。我們吃了非常精緻的晚餐,話題又再離不開性和伴侶。半邊海景在窗前。我的女友說了一大堆發人心省驚世警句,我笑,本想一一記錄下。可是今天睡醒,竟然一句都想不起來。

在我擔心沒有人伴我慶祝生日的一周裡,我跟F說如果我沒有人約會你是否能跟我喝酒?善良美麗細心溫柔的F記得我。於是,飯後我又跟他和O小姐喝酒去。F說,你的裙子真的很漂亮。O小姐反問他,你就是不能說"你今天很漂亮嗎"?我笑嘻嘻,覺得今天的自己真的很漂亮。但當然,像往常一樣,即使在人來人往的蘭桂坊裡,我們仍然只會自己跟自己說話。那喝酒的地方我第一次去,隨便在LKF Tower的水牌上點一家。那兒有一個露天的大平台,我很喜歡。

也就是這樣,慶祝完畢。收到一個漂亮的化妝袋作禮物。四時回到睡房返到床上入睡,夢中見到樣子非常憔悴的C和其女友CC小姐身在Afterschool。醒來,頭痛。

許過的生日願望不能說,其餘的,包括想到要多買幾襲漂亮的party dress,以及繼續let go前十年積下的霉氣。以後十年我會過得更快樂。

Read Full Post »

Remember them

I do not need challenges.

I do not need difficulties.

I do not need woes.

I do not need failures.

I do not need self punishment.

I do not need fears.

我時常害怕忘記做某些事情。因為害怕唔記得,於是老是非常心急要把事倩馬上做妥,以為如此必能心安理得。但世上卻沒有人能同時用雙手做好十件事,所以總是裙拉褲甩地做事,總是擔心和害怕把事情攪壞。連修行也怕自己忘記,忘記要positive,忘記要自己忘記那些負面的東西。J要給我作首歌,一邊唱一邊提醒我那些我所不需要的東西。因為我怕自我忘記,又重蹈覆轍擁抱垉挑戰困難哀傷失敗自我懲罰和恐懼──那些ego時常執拗要揇住唔放的東西。

我只要豐裕、成功、快樂和愛。

Read Full Post »

我有時不太了解

以為自己非常清楚自己該穿32B或34A的胸罩,就是非常了解自己的free spirit,簡直就是天生的蠢材。一直投訴本地土生土長的男伴們太過壓抑自己而忘記自己也是本地土生土長的港女。J小姐強調我到Speed dating去的話一定沒有人trick my name;原因是I am really something──這讓我以為自己is really something,但其實,我唔係。

小四時的蠢事:我時常看不到黑板,上課抄黑板常抄錯。覺得自己沒有問題,以為人人眼睛看到的東西都是如此濛糊一堆,情況維持一段長時間直至母親帶妹妺去眼鏡88驗眼,順道要我一起驗,驗光師說,三百幾度喎!近視!有生以來第一副眼鏡已經300幾度。

跟E小姐討論性高潮。我說我不懂數算性高潮的次數。E小姐瞪大眼驚叫,數到個喎!我說不肯定哪種感覺是性高潮。E小姐說,全身的觸感集中在陰道裡的一刻,就是性高潮了!我想不起來,我不知道我所感受的觸感間她感受到的觸感有沒有什麼分別。是不是要跟別人的感覺一樣才能叫性高潮。

M小姐和S小姐問我喝醉了會做什麼?我說,我不知道,我從來沒試過喝醉!M小姐大罵我說怎可能!醉後的感覺相當好。但我就是想不起自己在什麼時候喝醉過。如果喝醉後的徵狀必然包括胡言亂語、渴睡和嘔吐,我覺得自己從來未曾喝醉。我總是那麼清醒,多喝了酒,像今天,什至清醒得無法進睡。我想我這是種self control,因為我不想喝醉。喝醉了的M小姐怪叫,香港人!你要嘗試醉酒。

回家的時候一直在想,我還能稱得上是個free spirit嗎?我還能指責別人過份壓抑嗎?像我這樣無法確定感覺的人。我總以為所有事情都有一個model answer,視力好壞的model answer總能透過驗眼而知道,沒有被證實患近視前我不會壞疑自己的視力。我一直以為這小時候的經驗跟我以為的人生有密切關係。我的近視只有我自己能知道,我的性高潮只有自己知道,我的酒醉只有自己知道。近視尚且能被驗證,但性高潮不能,醉酒不能。但我總是期待別人給我一個model answer,老在問,你的經驗是如何的呢?然後發現自己的經驗跟別人不一樣,於是就懷疑自己從來未曾經驗,事情從未發生, 一切都是空夢一場。喝酒後我其實很開心,本來我還在苦惱要如何迎接三十歲的來臨,但喝酒後,跟那些真正擁有free spirit的女子談天後,我笑著在中環的路上走。我那麼清醒。意識身體的變化,我的頭重了,我的腳步浮了,我笑了,我放開了日間的煩惱,我思考M小姐的指責,香港人!我是香港人沒錯。但她的話裡包含那種對抑壓情感的厭棄,就如長久以來被我所投訴的一樣,為什麼他們能這樣壓制自己的情感,為什麼他們能給自己劃一個框框?

噢!原來我一直都在給自己劃框框。我要別人給我確實的定義,去把語言和感覺連繫,才能確定什麼是不舒服、什麼是性高潮、什麼是醉酒。我甚至可能寧願依賴字典裡的定義,而忘記自己感受。

覺得累了。在碼頭買一瓶冰水,喝下去,那冰涼的感覺與溫吞焦熱的感覺對抗。一種舒援的感覺往頭部衝去。我笑了。

希望明天醒來自己還能讀懂這些話語。這樣想了一會後,我忽厭明白「醉酒」的意思和感覺。

Read Full Post »

內衣女子

絶對不是少女能理解的話題。起碼,我少女時代就一點都不明白,不想討論,沒資本討論。

1.

二十幾歲時不相信內衣的重要性。即使讀到再多女性雜誌,道聽途說指內衣的功能和外觀對女性身體際遇都有重大的影響,有些時候,我仍然不捨得買昂貴的內衣褲。

二十幾歲時交過一個崇尚日系的男友。一起逛街時他會問我要不要問買Wacoal的胸圍。但其實我一點都不覺得Wacoal的胸圍好看,而且我一點都不能接受那些加厚墊和粉紅粉綠繡花互拼的設計,覺得又不舒服又難看死了。但由於男友喜歡,我還是穿過好一陣子的Wacoal,穿起來老覺得自己跟像那些被偷拍艷照放到網上去的無名女子。那種品味,完全不合自己的胃口。但我連自己該穿什麼樣的內衣也不知道。

但二十幾歲該買什麼品牌的胸圍呢?月入一萬元,你就只能穿每個二百元的胸圍,當時我最常買Wacoal副線Une Nana Cool的少女品味內衣褲。有時到SOGO每半年一次的內衣展銷買半價的Calvin Klein,在沒有試穿之下亂買一通。總之什麼都錯。

二十幾歲穿過的胸圍,尺碼老是選不對。花樣又不對。那些所謂漂亮的蕾絲總是太多導致穿上外衣後出現假「突點」的情況,而且總是走線,或太薄。胸罩變形。有時因為不捨得花錢,就只買了胸圍沒有買配襯的內褲。時常穿上下花樣不同的內衣褲。也不常照鏡子。不知道那些內衣褲在自己的身上有多難看或多好看。總之男友沒有投訴就是了。也沒懷疑沒投訴就等如被接受。反正覺得穿在身上沒有人有空觀賞,它們最後總會被脫的,連自己都不多看自己一眼。

二十幾歲時,完全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款式的內衣褲,原因大概是因為那些美麗的款式的價錢都實在太高,而那些平價的品牌又真的醜得要命。

2.

開始覺得要穿漂亮內衣褲,還不過是去年的事。好友J小姐給我送了一套泰國品裨BSC的紡紗印花2/3杯胸罩和內褲。這品牌在泰國買的價錢相宜,款式性感,有時卻嫌有太多俗氣的details,但J小姐送我這套白地印粉紫系大花配小蕾絲邊的款式卻非常健康美麗。除了看上很好外,穿在身上也感覺良好。我總喜歡這種沒有厚杯墊軟硬適中的質料,穿在身上讓胸部線條看起來非常幽美。而那條Briefs呢,是半透明的!我總喜歡把它們整套穿在身上,偶爾穿跌膊上衣露出那胸罩吊帶。因為那吊帶也是由美麗的印花布造成的。

於是,我又花了多點時間照鏡。每次穿上內衣褲後都在全身鏡前端詳一番。我忽爾明白美麗的內衣褲能讓自己更愛自己的身體。(後來我明白,我們的身體包裹靈魂,把我們與世界劃分起來,要好好愛自己,就先要愛自己的身體。善待它,迷戀它,照顧它所需。)

以後每季至少都買一套Calvin Klein 的新內衣套裝(又是Calvin Klein,香港真的太少價錢相宜而又decent的內衣品牌,可恨其他心儀的牌子我未捨得買)。並把穿了一年以上的內衣褲統統丟掉。每天都會穿整齊的內衣褲。(當然,穿特別衣服的時候還是會穿擁有特別功能的胸圍,這時,Maidenform的無縫肉色黑色活動吊帶胸圍永遠是價錢相宜又實用的首選。)

3.

直至這陣子朋友老在向我提醒說男伴對女伴內衣褲的看法,我才又忽然明白了:即使那內衣在床上如何在極短的時間內被脫掉,一套華麗性感的內衣還是不可或缺的。女友引述她的男友說:「如果女伴的內衣又殘又舊又保守,男人看到時,即使本來有再高昂的欲火,還是會馬上被turn off 。」女友解釋說,那是因為男人本來就覺得所有女人天生就是穿著模特兒身上的性感內衣褲的,如果他們看到女友身上穿著阿婆款式的內衣褲,就會聯想起阿婆或老媽媽。

我瞪大眼。回家後又向其他男友求證。男友K說,對啊,很重要啊,連睡衣也很重要,看到穿長褲睡覺的女友就會覺得非常倒胃。(!)女友說,別說什麼,打扮得宜地面對伴侶,也只是為著尊重對方而已。

為什麼我到廿九几歲才突然發現這天大的秘密呢?

4.

心儀的品牌太多,價錢又總是太貴。歐美澳的高級內衣品牌永恒美麗性感大膽創新。我在白沙道一家樓上舖的店子裡見過一個白色黑線繡圖案的胸圍,那圖案是一些有趣的人臉表情拼成的,完全是一件精緻新穎的藝術品,只要你願意付一千五百元買一個胸罩日常穿載,只要你願意,其實也不算太昂貴的。中環的Adoree代理Pleasure State, Affinitas IntimatesNearly Nude等在款式風格功能各不同的高級Lingerie,單在網上瀏覽已不斷驚叫嘩嘩聲。但其實,Private Shop裡出售的Princess Tam Tam(聽說Princess Tam Tam的創辦人在印度的恐襲中喪生),Huit,Andra Lingerie等法國品牌也絕對有我想要的東西,但都是一句,只要你捨得付錢。

於是不想穿Wacoal安莉芳黛安芬,Calvin Klein便變成價錢相宜實惠的選擇。除了嫌棄它的內褲有時無拿拿有個大label在褲頭處,也沒什麼不妥。這幾天心血來潮要給自己買一套新內衣作生日禮物。走進SOGO裡千揀萬揀,最後還是選了時裝品牌Cacharel。今季的粉紅色蕾絲鏽瓢蟲圖案清新怡人。如此,我買了人生中最貴的一套內衣褲。

如果月入一萬元的我只捨得買二百元一個的胸圍。我什麼時候才捨得買Pleaure State呢?

5.

穿過了那些美麗的胸圍內褲,脫下它們,愛過那個美麗的身體。下一部驟就是愛惜那些美麗的胸圍內褲。全部消毒溫柔地與以手洗。

繡花、蕾絲、紡紗、Wire、杯墊,統統都弱不經洗。

Read Full Post »

A sensual note

自戀的人大概都是性感的。連一個人獨處的時候神經都能被鏡影挑動。連穿衣脫衣的時候都能感到被擁抱。雙手交疊,渴望接吻,如果我有兩張咀,我會跟自己性交。

穿著新絲襪的腿整天都像被人撫摸。它們渴望被愛的程度高昂。我一直想著那些會愛它們的人兒。吻那些人。張開,如花。

想像某人的輪廓。連銀幕上的男主角都開始長得像某人的時候,那是什麼意思呢?大笑。大聲笑。他們說,你怎麼能這樣甜美。你寫的字跟你的甜美並不相襯。

我摸著那對蕾絲襪帶。戀物,以觸感和視覺誘發性。我那麼渴望要一對蕾絲襪帶,並不介意它帶來的風情和刻意的賣弄。想像力豐富的我一直在想像,橡筋在皮膚上刮動的感覺。

某人的咀很小。他冰涼的舌尖有薄荷味。

我很甜美。那甜美在那些蕾絲上,你不覺得那是萬般誘惑的事情嗎?

自戀的人大概都是性感的。我們在愛人以前都必先學會愛自己。自戀的人必然都是情聖。

Read Full Post »

假期

在草地上

圖說:在草地上,風很大,音樂很好。

簡單生活節@台北

狂聽Pulp的名曲一整天後,我真的到了台北去看Jarvis Cocker。Jarvis Cocker說:It is the first time we meet, or maybe the last time.

如e所說,他留了一把大鬍子,老了很多。但他的表演真的很好看,衣服穿得好看,跳那些好看的舞。我想我是樂瘋了。

簡直就像做了一場夢。

Read Full Post »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