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 十一月, 2008

塔羅小姐

我一直想找一個袋子套著這副Connolly Deck。但一直沒有主動到店裡找。今天意外地加入了郵購雜誌會成為會員,跟朋友各自收到這小袋子作入會禮物。就像所有女子我們很開心因為有禮物收。正在苦腦若以它作放手機的袋子也未免太大了點。回家才想到,我不是一直在找一個好看又大小剛好的袋子放塔羅牌嗎?我想像,它就出現了。

*

我的戀人啊,如果我也能想像你。

如詩。

*

WWW先生:

我想到,我要給你和我之間抽一張牌。以這副Connolly Tarot Deck抽。Eileen Connolly女士和她的兒子,根據著名的Rider-Waite塔羅,重新繪製78張牌。牌上的圖案好像總是那麼積極樂觀,甚至連死亡和魔鬼都給拿掉了變成過渡(Transition)和物欲(Materialism)。就如死亡不過是新的開始,一個時期轉向入另一個時期;而魔鬼向你誘惑以物質金錢權力地位美色美食,把你束搏起來──一切都是就正常不過的事,無所謂好懷,我們應該慈悲觀看,我們應該,以喜悅的心迎接。

我抽到這個Major Arcana裡的XX Judgement(審判)。

感到百無聊懶,感到無所識從,那個女人和那個小孩就在男人的背後悄悄溜開去。就由你,斷續沉醉於自己的靜默審視、思考、判斷、閱讀、觀察…。站著沉迷於那些智力遊戲,或對未來不知所惜、感到恐懼、恐怕未日降臨審判日來到的人,就一直只會繼續站著不動。你穿著盔甲,自我保護,低頭讀著那審判之書,頭都痛埋,在那些所謂的冷靜和熱間,其實有更多執著和恐慣。你不打給我、你不約我、你不說想念我。在猷疑之際,你以為我會在做什麼?

原來,人都害怕受傷害。

那女人和小孩只是平凡的女人和小孩。天真無邪、坦蕩赤裸、善於溝通、冷靜而具智慧。但是他們就覺得,太沒趣了,你自己咁鍾意睇書你一個人企係度睇飽佢啦。

我以為我們之間會抽一張Two of Cups,但結果就抽到一張Judgement。當然,那背後的警示和勸告,就是要你或我保持著no judgement的姿態平靜地看對方啦。

我還是相信,這一刻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當然,我不排除有一刻我真的會想悄悄溜走,像那個小BB一樣。

Miss Tarot

*

我的塔羅小實驗。

現時至11月2日結束前留下你的問題,可免費為你作tarot reading。能量交換條件:reading詳情會以假名在此貼出。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