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8 年 10 月

二十九歲。交過幾個男友。見識過一些被稱為混蛋的人。無論是假裝浪子的處女座還是嚴厲天才型金牛座,都行不通。我開始希望做些比較平常的社交禮儀。例如,約會讓男人付款。我總是爭著付款,我甚至不想夾錢,我是想自己埋單。拿著錢包被約會對像喝止。漸漸,我習慣讓坐在我對面的人付錢。看電影他總會預先訂票。最多遲到五分鐘。

有一個這樣的人,被我視為約會對像。

外表算是好看。會說冷笑話。會修理電腦。會在緊要的時候致電問候。會在早上打開即時傳訊器呼叫早晨。會對把你送到月台望著你登車才轉身離開。安靜,守規,怕受傷害的男子。

我告訴女友,是他了,我受夠了那些好玩的玩伴。那個假裝浪子的處女座,在四年不見以後突然約會我還敢問:Do you want to stay with me?我可曾一邊回應他那些貪心的吻,並一邊回答他那可笑的問題?我不記得了。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我們是best friends。(WTF!六年前他一個唔該轉身走了還說我是他的best friends?)我受夠了這種男人。我只想要安樂的生活什麼都不批判舒舒服服,不想用那麼多腦袋。

我不要玩那些不好玩的遊戲。打發那個處女座。我跟新的約會對像說,我好喜歡你。他回應,我也很喜歡你。

對話完結,但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於是女友問:你如何告訴他的?

我答,在即時傳訊器上說,但如何?我白紙黑字地寫,寫得那麼明顯。

女友說:他不明白。

約會還是繼續。笑話還是說下去。他很可愛。我很多時候都在想念他。我接受他是這樣的人。並認定他也喜歡我,只是因為某些原因不再做任何舉動。我接受他、原諒他、不批判他。因為我也著實太有自信覺得自己也算是個可愛的人。可是神奇的事情還是沒有發生,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缺乏耐性的我按奈不住。並認為如果他是被動的人,我就該做些主動的。於是,我貼著自己的底線。約會他。

「你星期天有空嗎?」

「做什麼?」

「我想請你吃飯。」

「應該沒問題的罷。我還沒有約人。為什麼請我吃飯?有什麼特別日子要慶祝嗎?」

我心裡大叫,有什麼特別日子要慶祝才能約你吃飯嗎?

「沒有。我想請你吃飯。你想吃,我煮的東西,還是大廚煮的東西?」

「…到時再說吧。」

我忍著不至爆發。我再說:「那約定你了。不要爽約啊。」

他遲疑了一會,好像我這番說話是什麼奇怪的陷阱。「為什麼要這麼早約定呢?不能到時才說嗎?」

我的能耐到了整點。於是,我就要發怒了。「不約囉。唔約囉!」

如此,對話完結。受傷害的是我。怒火中燒。他完全聽不懂我的說話。又或者,他懂,但他對「我煮的東西」毫無興趣,他對我毫無興趣。

但是,其實我已經不知不覺地,又打開了那盒「腦力遊戲」,自己跟自己玩。

可是,周未,我還是跟這個人約會了。沒有到我家煮飯吃。就像他記得,這個周未我空閒,我沒有人陪,我寂寞一樣。他問我有什麼電影好看。於是,我們打算去看電影。

電影最終沒有看成。我們坐在小店裡開塔羅牌。有人嚷著要抽牌,問愛情的發展。

他抽了個2號,火的。他在選擇,選擇行動或不動。

「也不全錯,不過我不覺得我現在有選擇囉。」

假扮冷靜的我淡淡然地回應:「是嗎?」

還是半公分都不碰我。只是對著我笑。但我是更疑惑了。到底是因為我跟古怪的玩家玩過太多遊戲,還是因為他完全不敢玩?又或者,因為他跟本無視我的存在,他不覺得我是女人?

女友斬釘截鐵地說;Such a mis-match!他跟本不懂得玩。他不會明白你的,他是再地道的香港仔沒錯,而你是根本是外星人一個!

我真的不敢相信這樣的評語。我以為我只想像女友們安安定定有些平常的幸福,有人為她們煮早餐。而眼前的這個人看起來也很正常很不錯,我又難得喜歡他,也難得他不讀我寫的東西(我以為)。但在別人眼中,就覺得我和他是mis-match。

故事的下文,我作不下去。

假的情節假的人假的心情,但是精華卻是真的。

Read Full Post »

OL生活飯後無事,寫寫最近用過而短期不會再用的美容用品:

1. Origins Make A Difference skin rejuvenating treatment

朋友送的,並稱用後皮膚很滑。我按指示早晚使用。早上用後化妝上班,化底在臉上化成肉色老泥。雖然是親愛的朋友送的,氣味也清爽可人。可是,我無法接受自己化妝後臉上一粒粒老泥一樣的東西。不明所以。到底是我有問題還是產品有問題?

2. RMK Liquid Foundation

兩年前經常使用的化底液。覺得質地透薄效果不錯。後來轉用礦物產品而停用。近日再買一瓶,連Make up base一起使用。有天,早上化妝後覺得眼睛乾澀,無法面向日光打開眼睛,一直流眼水。第二天轉用礦物化妝,無事發生。再第三天又用RMK,又再眼痛。可我只是用手指上妝也沒用不潔的海綿或化妝掃之類。又再,不知道是我的問題還是產品的問題。

3. Lavera Trend sensitiv Make-up Fluid

因為RMK被我放到一邊去了,找代替品,於是買了這有機化妝品。但是,這產品沒有控油功能。用後不久即滿臉油光。它的質地其實很薄很自然,也不刺液皮膚。但我還是在最近於網上訂了我最愛的Everyday Minerals。

4. Laura Mercier的礦物粉底全系列

剛用完一組產品。很細滑,也不太乾。但遮瑕度不行,而且貴。結論,都是Everyday Minerals。

5. Lancome的潤唇膏

太快用完。九月中買,如今只剩四分一支。是我使用的時候太暴力嗎?

Read Full Post »

Irene phone

taken by Irene phone

taken by Irene phone

最近常以一個不經大腦的模式購物。於是有天,肚痛,到青衣去看醫生時,在診所裡見到一名女子在使用iPhone,就想起自己想要一個。看完醫生,就去了青衣的3買一個iPhone。

但我其實不知道iPhone有什麼功能。我只想要一個iPod,支援3G的手機,以及外表比較好看的隨身用品。

也不懂計算月費回贈機價。我的朋友說其實這是相當搵笨的銷售計劃。我聽不明白朋友的解說。

我只是買了一個電話,它有鏡頭,可上網,可聽音樂。可以把「東西」安裝到電話上,但我就不知道該如何安裝。

朋友說,她的女友都嚷著要一個iPhone,於是朋友總是跟她們說,你買一個iPhone,花兩年時間學習使用,然後,當你懂得使用它了,你又要換新電話了。

另一名朋友看到我不懂使用新電話,想起Sex and the City電影情節,他說,Carrie拿著iPhone按幾按後對朋友說,我不懂用你的電話。

然後又一名朋友,取笑我說,不如賣掉它。

我說,this is Irene’s iPhone。我的朋友說,這是Irene phone。就像因為它對我毫無用處,所以得名。

但是,親愛的朋友又把這個網址寄給我http://poolga.com/en,電郵主題是:For the one who have iPhone as jewelry

我微笑。那些壁紙真如美麗的珠寶。然後,另一朋友,回家去告訴她的男友關於Irene Phone的事情。平日我們見了覺得很嚴肅的男子,竟然二話不說,把一本買雜誌送的iPhone天書,交到女友手上。女友嚷著要馬上把天書借給我。

雖然Irene Phone的醜事讓朋友的男友知道了。但是我拿著該iPhone天書,竟然馬上懂得安裝應用程式了!原來那不是電話的問題,那是因為我不懂使用電腦上的iTunes!

如今我的電話除了下戴有美麗如藝術品的壁紙、facebook應用程式、食鬼遊戲外,還有我們的合照。

Read Full Post »

Quote of the day

回顧自己寫過的,發現一句:我那麼望你和你的靈魂,像我那麼渴望靈性和安靜。

真係好癲。為什麼我會寫出這樣的東西?

如果我渴望靈性和安靜,為什麼還能渴望你和你的靈魂?

我根本就是這種人。

Read Full Post »

星期一:晚上在旺角留連。買一雙銀耳環。九時到醫師處應診。醫師問,你見哪兒痛呢?我說,右手。他就往我的右手拿捏滾推。很痛。還有頸部。我老覺得自己的頸無法伸直。

星期二:跟J小姐C小姐吃飯。慷慨的C小姐把出版社給她的酬勞拿出來請我們吃吞拿魚定食。我們在那個大家都喜歡的隱秘酒館吃酒。我憶述曾經叫我憤怒的事情。憤怒即捲土重來。

星期三:最後一講的Connolly課。不知道是上課的地方能量超低,還是一起上課的女子們能量超低。所有人都懨懨欲睡。她們會說,關於遇見鬼的事情。我只是在想,曾經有人告訴我,鬼只是超低能量的東西,只有超低能量的人才會遇到。

星期四:我們又在那隱秘酒館吃酒。討論本該嚴肅的事情。抽牌問所有問題。被指為冷漠的人。並開始明白一直不想說話的原因,就是因為我要把自己跟所有人分割開來。因為無法抑止憤怒,於是只有抽離才能遠離憤怒。一旦說起那些事情,就無可避免憤怒。我想真是道行未夠,仍然跟那些我自以為命定的事情周旋。但其實那是我自想出來的。我一想,就創做了實相。

星期五:覺得,這樣子下去不行。我想回家去打坐。安靜下來。呼吸。吃有營養的食物。自我滿足。七時回到家中。我忽然覺得我不用想誰,什麼都不用擔心。不用拍誰人不喜歡我。洗澡後慢慢洗內衣褲。吃飯後慢慢吃水果。假期要開展了。我記起我上周未其實沒有好好休息。哦,原來一周的負量能是這樣積累而來的。

Read Full Post »

當我一個人的時候

晚上像個小孩不願上床還在玩MSN像個中學生。早上鬧鐘響了不願起床結果讓巴士走了。吃貌似郭耀明男子造的熱狗,以及他女友泡的咖啡。船的左邊看到昂坪洲橋在興建而右邊的海上停泊很多貨櫃船。趕上班的途中聽楊千嬅的新歌。好懷念兩年前的亦舒說,就像她以後也不再是楊千嬅一樣了。工作間冷氣凍得使人不安。工作很多。本週能量忙亂偏激。午飯飯盒太小了食物也太少了,於是到超市去買士多啤梨。士多啤梨身上的細毛讓人覺得像腳毛。讓人想起,別人說過的,與腳有關的笑話。

只有這時,我就無法否定,那些微細的溫柔。

Read Full Post »

這陣子忙的事情,除了要細心地看舊電影、專注地思考少女們的心事,準備新工作,以外,就是想著W。

我告訴忙碌的W,我把我的能量給你。

他問,怎樣給呢寶貝。

我說,load緊。

他大概沒聽明白我的意思。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