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8 年 09 月

垂下眼睛

我跟自己說,你休息一下。第二天就要好好去生活。生活就必定包括,能賺錢的工作、自己喜愛的事業、親愛的人們。

Read Full Post »

穿什麼衣裳去遊戲

M說,無論去不去,到哪裡去,都要穿載漂亮,以防自己後悔。於是,我穿上我的H&M藍色小波點混紡紗裙子,一雙黑色leggings和啡色漆皮鞋子,還把那橙色的假花頭飾戴在手上,上班去。我所知道的漂亮,也不過是尋常普遍的漂亮罷了,但對著艱難的工作,我仍然心情愉快。

T約我到他家去作客, 因為他想念我的微笑。我以為吃喝都與情欲扯上關係。坐下,他給我端上外觀整齊的食物。扁意粉、焗雞卷、蕃茄醬、新鮮的黑橄欖。他煮的都不好吃,但他很認真地,還給我端上一個黑布林。談生活近況和無聊的笑話,平淡如他那明澄無物的起居室。我們只坐在沙發上畫無聊的圖畫。我為他隨便畫個俏像,我看著他的臉,他留了個大鬍子,長得越來越像一隻小熊。人見人愛,是個好心地的乖小孩,他甚至,以小孩的心想念我的微笑。他說,你今天畫了閃亮的眼睛,你要去派對嗎?我說,我要到辦公室去開派對,跟那些翻譯開派對。

明白事情並不會如我所想的發生,就笑了。放鬆的感覺,比起拉緊和緊張刺激的感覺,到底是要舒服一百倍。感恩。這種人際關係珍貴而甜美。很久沒有男人為我煮午餐。而這個男人,只是個普通的朋友。我很快樂,朋友親手煮的食物,總能讓人心情愉快。

腦力智力的遊戲,不好玩。他說他要給我煮午餐時問:你不覺得這樣很好玩嗎?對的。沒有什麼比家家酒更好玩的了。我小時候最愛玩的遊戲。

看著窗外的地盤,午飯時間過去,工人又開始工作。我們聽得見聲音。

不要把事複雜化。想念哪個人,就打電話去約他。想跟哪個人說話,就跟他說。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享受每一個時刻,做什麼都該專注而認真,包括,帶著輕鬆的心情去與別人相處。

不想回家吃晚飯,就問那個想念的人,你可以陪我吃晚飯嗎?

沒有計劃,沒有預謀。M,我昨天的一身打扮,真的沒有讓我後悔。

Read Full Post »

去年以此為題記楊千嬅演唱會。整首《出埃及記》最淺白又最難穿越的一句,是我這名購物愛好者的畢生課題。

以物易物的公平公正,1對1 的等價交換,總是2號人的課題。好細個,已經會哭著向媽媽撒嬌說,不公平!

我學乖了就該得到獎勵。我努力了會有好成績。我付了錢就該換到貨物。工作後就該得到薪金。我愛你你就該愛我。我讓你佔了我便宜你也該讓我摸一摸。

幾乎被我簡化得就只剩1和另一個1。當中有什麼誤差導致事情不如想像般如意,我不理,我只想取回我應得的一份。但那權利是如何衍生的呢?

如此,交換,交易,買賣,全部都是我所關注的。怪不得我那麼喜歡買東西。並且認為概然以愛換愛沒有問題,那麼以性換性,和以身體或勞力交換金錢,都是沒有問題的。

大概我還是會一直寫著關於交換的事情。例如少女們如何販賣自己穿過的內褲。她們年紀小小,在我們這個熱愛消費的社會裡,早就明白每件事物都有價錢價值。

美麗的口靚妹仔永遠青春,她們從81年來就從來未曾衰老。少女溫碧霞得不到她想要的,在地鐵月台上跌跌踫踫,被路過的男人掌摑,踏著黃線亂舞,向著駛來的列車發足狂奔往路軌跳去,美麗與哀愁的經典。

有時我也想過為自己貼一個Post,試驗如何販買身體。可是,我不知道該拿它換來些什麼。我懷疑。

Read Full Post »

Wishlist 2008

小樺說本blog重點是談買東西的部份,故每隔些時候就要寫些購物狂的吟呻。可最近錢不多,很多東西都只看不買。於是,很想寫一張Wishlist。(我是年尾生日的人馬座呀,還有聖誕禮物呀雖然我是佛教徒!)

很想很想想要但什麼也得不到,這課題就是《男人與狗》真正要講的了。
Wishlist (局部)

 

1. 《印度愛經

這本由大辣出版的精裝書售價$2XX。因為很喜歡那些圖畫,我曾經買過一副Kama Sutra Tarot。當然那牌我不會解,而且書中所講的牌陣都像black magic。我把牌交給C小姐研究。我想,如果看過真正的《印度愛經》會不會忽然能變性非常性感的搭羅專家?前天在書店又看到此書,欲購,卻因沒錢而卻步。

2. AESOP Geranium Left Body Blam

一邊走一邊跟J小姐談起被T小姐稱為小資的問題。如何才算為小資階級?我們也真如T小姐般所言能被稱為小資嗎?我又冇股票又冇投資又冇樓又冇儲蓄。一邊走一邊到達AESOP櫃枱。原因是,我的皮膚很癢很乾燥。結論是,年紀老了我們不得不承認。以前我們從來不曾覺得身體的皮膚乾燥。很喜歡天竺葵的香氣。對這瓶乳霜愛不惜手。可500ML的份量售價$6XX。我還想拿出已幾近破產的信用咭付款。J小姐喝止。我辯稱,既然我是小資。她說,用六百幾蚊買一支body lotion係「大支」,唔係小資囉。

結果到樓下Citysuper買了Avalon的有機產品。比AESOP平宜六倍。J小姐說,這樣已經很小資,真正的無產人士是不會塗body lotion的。

但是我真的非常喜歡天竺葵的氣味。

3. 手提電話加mp3播放隨身聽

手提電話被我跌過有稀巴爛以後(整個電池飛到幾尺外),它開始接收得很差,時常自動關機。這個Nokia電話什麼功能都沒有,用了兩年多。加上我的Walkman內置電池開始老化,時常沒電。很想換一個能放MP3的電話。但市面上的電話,設計都太過古怪了。它們都是屬於男性的玩具。我想要一個看起來很溫柔的手提電話,不要一具機器。這似乎是我的幻想罷了。到底什麼是看起來很溫柔呢?不知道。

4. 線條很美絕對不是行貨的大圈銀耳環

從前有過一對,被狗咬壞了一隻,另一隻不見了。那雙銀耳環放在手上很重。不特別昂貴。圈子直徑約1吋半,載在耳上看起來就很有重量,不似那些輕飄飄的耳環。我喜歡它連看起來都很重,因為覺得那樣會比較性感。銀圈成粗偏線條,小店的售貨員說它來自南美。我信。沒了以後,再找不著能代替的耳環。

5. 唱片

很懶去找唱片,也覺得唱片是很貴的項目。最近想找的樂團包括Deva Premal & Miten Oi Va Voi。前者是做瑜珈和打坐用。後者讓自己聽起來很開心用的。

Read Full Post »

Scene two

時常記住這個場景。

在月台上他陪我候車。我們談笑。列車駛進月台。一陣風。月台上候車的乘客爭先排隊上車。我夾在人們中。向他揮手,也沒多回望。擠向人群,登車。手握扶手。嗶嗶嗶的關門。轉身向門,看到他在門仍外看著我。

他是一個好看的男子。

Read Full Post »

Scene one

風很大,巴士開得很慢。巴士和巴士司機都是借來的,是客運公司臨時加開班次接載島民的九巴租車。那個女的巴士司機戰戰兢兢。我是最後一名登車的乘客。站在司機座位旁一直看著司機開車。在青馬大橋上,她以時速四十公里前行,但公路的最高限制時速是七十公里。一輛一輛汽車跟巴士擦過向前駛去。

天色鬱藍。開始下起大雨。橋頂閃著指示標語。你打來的時候,我被巴士搖得東歪西倒,外套和耳筒都拖到地上去。1 missed call。回電,你問我回到家裡沒有。

我微笑。覺得你很得意。

Read Full Post »

我看見花,不是一支花,而是花團錦蔟的花。

繁殖的力量是什麼?是貼近死亡的嗎?開始的力量同時蘊含終結的力量。那麼渴望繁殖,那種渴望是一股怎樣的力量呢?我要我的肉身變出另一具肉身,我要打開吸收綻放再爆發。粒子碰撞大爆炸生出一個宇宙。那些我們靈魂早已知道但口裡說不出來的事實,還用說破嗎?還用證明嗎?

我不喜歡科學。我喜歡詩。

專注於身體的每一個反應。然後告訴自己那股能量有多強。它需要被釋放。如果無能釋放,被壓得低低的。壓力有多大,反動就有多大,就像誓要服仇的原子彈,負量能令我燥動不安。

於是,我看見你,我就要熱情地撲向你。貼近,拉緊,放鬆,休息。本能一樣,同時又是生活的基本需要。

做熱瑜珈的時候,流汗,連環地拉又緊放鬆,呼吸,有時無法安頓呼吸,於是呼吸變得急速。安靜下來,一切又回復平靜、安然、順暢。身體該放到那個位置?它變得那麼好,那麼甜美,那麼豐富。平躺地上,我的身體和靈魂早已各歸其位。它這刻不須要性了。它帶來的快樂如同做愛。

而我看見了花。有一刻我那麼美麗,像花。我愛我自己,我對自己的愛,把世上萬物帶我面前。它把你們帶到我面前。

女友帶給我花裙子。粉綠色上印紅的黃的綠的花。我穿在身上,頭髮束在耳後,得到你們的讚美。

我想到性,如同我是羅馬劇院裡花支招展、或會被羅穆路斯的戰士擄走的女子。她們是欲望的對像,她們燕瘦橫肥,各式其式。我竟然一點都不介意被當成欲望的對像,如同那是我的欲望的一部份。我甚至急於成為誰人的欲望對像。

那束玫瑰開了兩星期。坐船的時候,浮動和水讓我想到;練習瑜珈的時候,把雙腿盡情大開的時候想到;對著你微笑的時候想到。

Read Full Post »

九月十六日

九月十三日的海嘯預言沒有應驗。這天的能量大得嚇人。整個世界都在轉。總有終結的時候。總有三衰六旺。閃閃抽的牌,X,命運之輪的能量,在奧修禪牌裡,就是改變。

早上就決定了要向某人訴說。如果rejectaphobia是DNA定下來的,如何克服恐懼就是人生的課題。我要向某人說出我想說的話,那管對方的反應。我抽到的牌,彩虹3,引導。細說,你要有內在的佛。我說,我的佛已經出現了,它教我,是時候克服恐懼。

然後click到網站的財經頁,第一反應是,嘩,幾時跌到萬八點?

然後,我們無可避免地感到飄忽和動搖。友人心散得不能工作。我整天都在設定對白,該如何表達我的熱情。節慶後的餘溫,叫人吃不消。朋友很擔心自己的人壽保險會被蒸發掉。

C要離開香港了。他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還心不在焉。一直在想著長輩的事。晚上到過醫院,又到過朋友家吃過酒。回家收到叫人暗喜的語言。C就打來,訴說出發前的狀況。收到他寄來的漫畫。我很喜歡。他不過出去轉一圈,很快就回來了。可一切都變成了一個像徵符號。

半夜,母親忙亂地接過電話。傳來外婆過身的消息。

於是,我想著她有過的笑聲,說話中氣十足,育養過我們。第二天早上,我坐在巴士上想著,流眼淚。

那麼複雜的一天,事情不斷改變。很靜的時候,我觀看自己為何歡喜,為何悲傷。電光火石,撞擊。無力,渴睡。S說,是的,一切都在終結然後又開始,這就是能量的交替。

只要在一起就好了,只要見到你們就好了。緊記要笑、打開,和愛。

Read Full Post »

過客

有人告訴我,以前一直有秘密警察監視我寫什麼,然後向上頭報告。

後來,我離開一個社團。但仍然有人對我寫的東西很在意。

我很震驚。我是一名小說作家,我寫的東西竟能被當真。日常事務竟然成為了政治遊戲的玩具。

但我會理會那些人嗎?

他們只是人生裡的幾個過客。

Read Full Post »

收到成績單。達到了我想要的最低分數,那個我最初給自己的界限。

以前,我總是在達到自己的最低界限以後,後悔沒有給自己定更高的界限。我應該能做得更好,我應該能得更多,卻忘記感謝自己。平靜下來,又想,不,我已經做得很好,目標達到了,不是很好嗎?

總是因為忙著爭勝,而忘記了愛。我忙著爭取你的愛,而忘記好好愛你,並且忘記,在一起平靜地談天說笑的美好。

然後我, 一次又一次地回想你目送我的神態。我們總是在嚐過甜頭後,非常渴望再能對著雪糕張口就咬。忘記感恩。又忘記放鬆。忘記那神態和時刻,是如何和諧而神奇,並且輕易地讓溫柔的事情變成惡俗的遊戲。

於是,我很耐心。我沒有在成績公佈日來臨的一秒急著上網查分。帶著安靜的心,發現信箱的信件,平靜地打開。啊,我得到了我想要的。

然後,我們相約到某個地方見面。我們安靜地找個地方吃東西。吃罷,我們又像預期一樣,分道揚標。以前我會,渴望得到更多更多。嚐過一口雪糕,一口迷魂的藥水,就會想著要吃第二口。但我微笑,跟自己說,我不是,已經達到了我最初定下的目標了嗎?跟你見面,就是我的目標。不為別的,大家一起談笑,已經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一步一步,過渡,讓過去慢慢死去,重生,為自己畫定堅定的目標,向前走,帶著溫柔,深呼吸。

Read Full Post »

Text me. Don’t call me

口裡說著不要猜度不要計算,但還是那麼不能自己地猜度和計算。對於語言的敏銳和偏執仍舊不變,至使老是妄下判斷給字辭的底蘊添意思。讀到的字面明明淺白易懂,但卻總是懷疑、歪曲本意, 然後無事自擾。

我以為那是一個「不」,女友卻斬釘截鐵地說那是一個「是」。她肯定地說:一定是。

後來又收到幾條訊息。我微笑,女友的話被幾行字證實了。而且,也證實了命中有三條火的女生真的非常強。

我笑。然後又平靜下來。

*

我們甚麼時候只以文字溝通?談情都只能以幾句字,單靠幾句,思考對方的語調,甚至不打電話。我有電話恐懼症。

每天更改MSN化名的我,這陣子叫Sweetest Ecstasy。花了一點時間把我找出來的T,說,你的名字都是the coolest。

我哈哈大笑,在格子裡打了幾個Ha!並說,因為我就是the coolest。

我和T是什麼?我會說我們是網友。因為我只能在text box裡聽清楚他說的話。

*

每個星期一,回到辦公室,打開ebuddy。MSN總是馬上傳來各方女友的字條。大家都老是同一句話:不想工作。好睏。好無聊。

我喝了咖啡,還不夠。又多喝一杯。不想工作。跟女友的話題離不開辦公室裡的喪事、男人、以及好用的化妝品及舒適的內褲,星期六跟誰人約會了?今天很不爽。

是的,今天是星期一。

Read Full Post »

1

我去買紅玫瑰。結果,買了這個小小的鑽石玫瑰,紅色裡夾黃色。我其實,想買大大朵的怒放的紅玫瑰。

2

返覆聽著《亦舒說》。像某種陳腔濫調的格言。卻非常懷念楊千嬅某時的晶瑩剔透。光陰怎花可看見。我一直想著這句。並向姐妹炫耀,10年的光陰不是白過的,事情也總不是平白無事地發生,我早該什麼都能預感,發生過的,都為著當下的我而來。

3

偷笑。因為某人顯示他後悔了。或者他並非真正後悔,又或,他後悔了而不自知。但我就偷笑起來。

Read Full Post »

Sweetest ecstasy

K小姐說,愛情不過是Some gorgeous accident。我肯定,她說得沒錯。

Stephanie by blueboy
some gorgeous accident took place in pinkneys green a blur of colour and a noise like was perfume snowdrops on the grass as i dreamed away you didn’t say much as the days began to fly i was in love with you so saw the bluest sky no clouds black or white to spoil my view stephanie deafen me with words of sweetest ecstasy stephanie deafen me with words of sweetest ecstasy alone i will care alone i will care i’ve seen the sugar on the lips of passers-by it’s time to leave but i see you cannot cry snowflakes bathe your eyes as i wave goodbye goodbye stephanie deafen me with words of sweetest ecstasy stephanie deafen me with words of sweetest ecstasy alone i will care alone i will care stephanie deafen me with words of sweetest ecstasy stephanie deafen me with words of sweetest ecstasy alone i will care alone i will care. {click and listen}

Read Full Post »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Read Full Post »

當我非常生氣的時候,有人寄給我這歌。說:讓我想起你的髮型。

朋友都是好的。Oi Va Voi是英國樂隊,他們的電子音樂結合歐洲各地傳統音樂。朋友說,是猶太音樂。

面對非常非常非常美麗的音樂,辭窮,沒有多餘的形容。甚至不明音樂關於什麼。他說:沒有笑話比這個更好。

我很快樂。

http://www.myspace.com/oivavoi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