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14 八月, 2008

Final sale

@style house

本季的Final sale。女人們某夜在此店裡輪流試穿開到荼蘼的夏裝。從未試過跟陌生人共用一試身間,覺得整件事都是瘋狂的。

有天我們四個女人都穿了一樣風格的衣服:上身是白色的闊棉罩衫,下身是Initial的褲子。其中兩人的褲子款式一樣。又有一天,我們又同一時間,都穿了Initial的鞋子,不同季度不同款式的。然後我跟W在數,我們又有多少件一樣的衣服,同時在Initial購買。

好嚇人。除了Newsletter及目錄上的英文太多錯處以外,我們竟然可以什麼都喜歡,並且能堅持穿了那麼多季的Initial褲子,又那麼捨得花錢。

英國歸來的W說,英國零售成衣又貴又質劣,什麼都不捨得買,於是,就格外覺得Initial抵買。

真的很瘋狂,說來覺得羞家。我其實不知道時尚潮流是什麼,因為我這兩年都懶得只會幫襯它。

Read Full Post »

.

或者,我要學習的不是如何對抗,之如,與沉悶的工作對抗,與寂寞的時刻對抗,與流竄的欲望對抗。我要學習的是如何馴養,與之相處,愛。

就像每一種挑戰都是學習的機會。就像電玩遊戲一樣,沒有完成任務的話就不能過關升級。如此,怪不得沉悶的工作不斷,寂寞時常突然來襲,欲望永遠無法被滿足。

我仍然期待有趣而又待遇優厚的工作,寂寞的時候我幻想那些美麗的玩伴,想要觸碰某人的時候我留意街上的目光,像我仍然期待雪地花開。但我還是要專注地跟種種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相處。

我喜歡我的工作,我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沒有什麼可怕的。

即使聽來那麼自戀二十九歲人,但我仍然會說,對,我那麼美麗那麼好,我會去到我要去的地方。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