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8 八月, 2008

幾天

颱風來臨的那天,本該是首天工作的日子。颱風來臨,我在屋裡聽不到街外的風聲。風不往我們的海島吹來。雨斷斷續續溫吞地下著。我在床上,哭過了就睡覺。

我告訴他我很傷心。因為某些叫人傷心的情由。

對T來說,颱風來臨與平常日子無異,下班時的候他仍然會在心裡說要操他的老油條上司。他問,你第一天上班怎麼樣?

我說,睡了一覺,造了夢。

他很妒忌。我又再展開過朝九晚六星期一至五紅色銀行假八號風球休假的辦公室女郎生活。我竟然開始懷念傳媒大廈裡出入自如的生活。

到街上去,天都是灰色的。下著細雨。我還是非常傷心。到第二天,真正第一天上班,我的雙眼浮腫。我又告訴他,我很傷心。

所有騷動總是同時到來的。

工作沉悶的程度是我有生以來所嘗的極點。每個人聽到我的工作後的唯一評價都是關乎沈悶。

我答T說,但薪水高。

今天六時半起床,天還是灰的。胡亂抹灰色的眼影,穿衣出門。七時半原來是rush hour。船載滿人。香港站人很多。很久沒有在rush hour坐地鐵。擦肩而過的人們都有張難看的臉。

憂鬱的能量如颱風背面,或颱風離開後的數天。

Read Full Post »

即使你對我如何失望,並認為我的寫作只是一種自戀的方式,我還是,會以我所知道的方式寫下去。對我而言,沒有什麼是包袱,也沒有什麼技巧,沒有什麼能被稱為正確,也沒有什麼是絕對的好。

倒是很想寫,那些很靜很靜,什麼都不曾發生,只有緩慢移動的小說。

Read Full Post »

T語錄

T跟我說的話,我一句一句地記下:

你想做什麼工作?不如去做女警。女警通常都像男人,像你這樣吸引的女警真的很少見。

你常常穿得那麼時尚。你家裡一定有很多衣服。(我大叫並否認:我家裡沒有很多衣服!)

別說你不介意別人的目光,不介意別人的目光,你就不會穿衣服上街吧。

你不喜歡小朋友?因為你自己都是一名小朋友!

我喜歡你因為你很gangster!

*

如果T能讀中文,他就會對我嗤之以鼻,並說,多謝你邀請我喝酒,但我想預先邀請你去我的Bachelor Party雖然我唔結婚,但是你要扮男人因為你會嚇壞我的兄弟。

為什麼沒有讓我在更年輕的時代認識這樣的人兒呢?在交談和想像之間的調情,兒戲而無傷大雅,稀奇古怪。「我不喜歡正常的人,正常人都太悶了。」

所以,我就肯定是一隻freak了。因為小孩願意跟我講話。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