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8 年 08 月

檢討

因為有些憤怒無法抑止,我承認我做過些不太聰明的事。然後,讓憤怒蔓燃。

忘記了何為快樂,並且忘記了遠離錯誤、負能量來源,忘記打開,忘記不批判,忘記愛。因為憤怒,我悍衛。而悍衛的姿勢,你知道嗎?雙手交疊,咬牙切齒。精力都花在計算,猜度,憎恨上。但其實,一切都是多餘的。今天上課的時候,忽爾明白自己有多難看,跟那些跟負能量周旋的人周旋,是如何無聊的事。

好的,事件完結。我仍然是我,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有冇型都唔關人事,氣生過了,一笑置之,感恩。我的人生不是做給別人欣賞的。我那麼老了,做著天真的孩子該做的事,也與他人無關。我可以繼續愛我的朋友,跟他們說話,談天說笑,唱卡啦OK,這是人生。人生是盡力做好自己,而不是執著於自己做不到的事。挑戰是如何面對自己的不足,而不是因為自己的不足而抓狂,事情不是,你花上一天的18小時磨爛蓆就能解決的。面對自己的不足,就是,看清楚它,睜開雙眼看!為什麼你做不到?接受你那個不足的自己,找出那個不足的自己,愛他,於開他,讓他自由,而不是發狂地迫自己去做那些自己無力辦好的事,然後失去理智做些喪人喪事害己害人。

人是要休息,要溝通,要與人接觸,要了解別人,要被人理解,要愛,要被體惊的動物。好的,所以,我要好好休息,要好好跟各種好人傾計,盡力理解那些我不能理解的人,體惊那些受傷的人,愛他們。而那些死性不改的偏執狂,就由他們與他們的負能量慢慢死去吧。

嗯,檢討完畢!重新修煉。成就那個自己想要看到的自己。

Read Full Post »

聽歌

聽歌,無法專心做事。《低等動物》大概會是我畢生最愛的歌。性感的人性感的聲線纏綿無須理由的故事。流行音樂就是容易留在人們腦海裡的音樂。我的欲望投射至歌者演釋的角色──不過也要你擁抱。如果有人那麼想要我的擁抱,別說我給予不,只說,我想有人想要得到我的擁抱。把歌連續聽兩遍。毛管顛抖,無法安靜。皮膚微涼。渴望某些曾經有過的觸感,誰人要暗示什麼,來者不拒, 精神散渙於是身體變得非常實在。

還要做那些英語練習嗎?我只想聽陳奕迅唱歌。他好得能就此成為女人的性幻想對像。我告訴S,別跟我爭,他是我的。有時我會夢到自己跟偶像接吻。

Read Full Post »

有興趣的人請舉手

那完全不關於命運。塔羅不講命運。以這種能量這種步姿一步一步走下去,下一步如何,抽一張牌映照,道出故事的新發展。
07年首曾經帶過寫作工作坊,講那些我自以為好勁的愛情故事。其實我最想教塔羅牌,講塔羅牌的故事,用塔羅牌寫故事。
不知有沒有人有興趣參加。

Read Full Post »

Dear sissss, this is one of my all-time favourite Miriam Yeung. I heard it today, and wanna share the lyrics with you.

作曲:C.Y.Kong
填詞:林夕
編曲:C.Y.Kong
監製:C.Y.Kong

心 未算多 明白你也喜歡我
沒結果 我的履歷使我不再傻
同渡生日說不過

暫時犯個小錯
你至少今晚覺得擁有我
我都真心嚮往跟你坐
如潛入深海看不破

談論美酒沒香檳 這樣更好
不要真醉亦投入到
醉著抱擁便傾倒 未如漫舞
沉默手牽手淡淡然移動最高

我也只想今晚快樂 沒有貪同渡雪落
懷著愛慕換成娛樂 我想也未致墮落
絕對不問任何收穫 才明白何謂快樂
無謂破壞別人承諾 渡過今晚便閉幕
聽朝你飛美國
留下未發生的寄托

談地說天未交心 這樣更好
不致將最實情盡訴
醉著說我怎麼好 未如漫舞
隨著歌曲的命運而搖動最好

我也只想今晚快樂 沒有貪同渡雪落
懷著愛慕換成娛樂 我想也未致墮落
絕對不問任何收穫 才明白何謂快樂
無謂破壞別人承諾 渡過今晚便閉幕
聽朝你飛美國
無謂被你的她發覺

Read Full Post »

Reminder

Develop any of your skills, but not your laziness

We are adapting in a lazy thinking mode in the daily harsh working environment.  Even if you have free time after work or you have holidays, your well-developed lazy mind could make you think that you do not want to do anything at all.

At this point of time, your old patterns of behavior rebuild again and there is no good for any change.  Because a lazy mind with no extra energy is so unable and unwanted to change itself.

A lazy mind is always busy occupying all your time to find excuses to delay the change of your life.

It really takes effort to create your happy life out of the common lazy living style.  Simply because we need to use more energy and more positive thoughts to plan, to research, to take action on how to live your happy life.

After noticing and clearing all your negative energies like self-punishment, guilt, fear, etc; why you still cannot change your life?  It may simply be the lazy patterns you already had for so many years.

The ultimate question is “what do you want to do with your life?”

If you have never asked yourself this question, or you have never found the answer, it really takes energy to see the truth.

Source: www.chiejamie.wordpress.com

貼在這裡,作為對我自己的提示。總不能因為工作而宣稱自己太累了並且容許自己一直懶惰下去。我有太多想做未做好的事了。

Read Full Post »

  

      講者:李智良、張歷君
  主持:鄧肇恒
  日期:2008 年8 月24 日(星期日)
  地點:香港九龍油麻地眾坊街3號駿發花園H2地舖Kubrick 書店
  主辦:Kubrick廿九几
  
  患病的是城市人,還是這個城市。
  
  書寫如果不是治療,你我又為何樂此不疲。痊癒,可能嗎?李智良、張歷君將於講座中討論城市、病態與書寫三者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
  
  李智良的新著《房間》採取了一名「精神病患」的視角,書寫「城市」作為一種人類羣聚的方式,於病壞的身體上種種不流血的暴力。
  
  王墨林說「我們不能不凝視著他的病變與我們之間一種模糊而且曖昧的關係……」。當我們常以「痴線」、「瘋狂」、「癲喪」來形容城中的人與事,關乎「精神病患」的社會位置,其政治、欲望或壓抑,可能說穿了,不過是你我的日常經驗。
  
  從《房間》開始,李智良、張歷君將於講談會上討論作為病者/作為書寫者/作為一個「整全與複合的經驗主體」,三者的張力和辯證關係。聽證城市的軍事化、高度理性化,施於我們身上的暴力,並且,令「連續的時間」崩離瓦解。
  
  城市的「病體」在那裡?它就是面目模糊的「病人」嗎?抑或是,城市本身(一種高度調控的人類活動組織方式)已經是一具「病體」。「災難」與「精神創傷」跟日常生活的關係是甚麼?「語言」可會是「災難」與「精神創傷」的載體?
  
  ──李智良說,我們最終必然回到的問題是:痊癒可能嗎?甚麼是痊癒?甚麼是痊癒的條件。
  

*** 同場發佈:《房間》的聲境 ***

  
  關乎城市的病態,更關乎承載此種病態的「城市病體」。
  「城市」無孔不入,連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中最私密的時光、最幽微婉轉的情意,亦必得劃進條件與法理的管轄,因為看守自己的人正是囚犯自己。如是,城市中、房間中,我們聽見甚麼?聽不見甚麼?
  
  以《房間》為題,幾位獨立音樂人與聲音藝術家(包括麥海珊Sin:NedAhshunBeatrix Pang、Yammie Chan及Wesley Tang 等)將在城市各處場景收錄、採集環境音效,進行創作與挪移,藉聲音穿透,作跨藝術形式的回應。部份作品將於是次講座首次發表。
  
  講者簡介:
  
  李智良,潮粵移民之後,出生於電視宣傳片中那個香港,此後長期滯留。現從事翻譯,為「香港獨立媒體網」編輯之一。著有中、英語詩歌/小說集《白瓷》(Porcelain)。評論、創作散見各種報刋,不贅。
  個人網誌「處決1938!
  
  張歷君,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導師。《字花》編輯。
  
  鄧肇恒,媒體研究講師。

Read Full Post »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Read Full Post »

本季總結1

1

2

3

本季買的鞋子三雙。全部是啡色的。

第一雙是漆皮開腳趾半根鞋。手工很好的Initial出品,偏紅的啡色反著亮光。那漆皮是柔軟的,但因為太精緻,連漆皮包到鞋籠內較深的位置,於是我的腳跟都給磨破了。

第二雙也是Initial的,拖鞋,豆擰跟,就像身上的layering 都移到腳上去一樣。我和我的朋友,S和W,後來各人都買了一雙,顏色不一樣的。我還是選了咖啡色,淺的。我的這雙好像太大了,穿著它是有快要飛脫出去的感覺。半跟,又鬆,走起路來一扭一扭。

第三雙,只穿過一次的,美麗得我在店裡大叫非買不可的,吸引我的原因是那個經典的啡色,斯文不俗氣不前衛不老土,仿似有很多話要說未說的一種性格啡,而且那鞋跟,真的很美麗。半價,在鞋店The Shoe Shop,購買,羊仔皮。重點是,platform鞋跟!照片拍得不好,其實啦,整個鞋跟都是漂亮的木,木紋很漂亮,Plathform形狀細長精緻。但它的鞋帶活動扣尺碼不合,使得帶子括痛我的腳。又因為那鞋底太硬,不避震,人體壓力全部去了腰部,我的腰部痛了一整天。

沒有一雙是完美的鞋啊,而共通點都是啡色。啡色簡真就是變成了我的購物模式。就像有些人陷入戀情,都就是有著一個致命的模式。像有人沉迷煙草味的吻,像有人沉迷鼻音的英語,像有人只喜歡別人的丈夫。即使不完美,壞的,都要奮不顧身撲過去。而我是撲去收銀機前付款,而身邊的女友都竟然會鼓勵我,從不阻止。

我本季的致命點是,啡色,深淺不一的啡色。Loop住一次又一次愛上不完美但是啡色的鞋子。

Read Full Post »

我幻想中的黑色蝴蝶。少女漫畫裡的道具。我不捨得買的。有人送給我了。

故事如此:W小姐在泰國給我買了又平又美麗的BSC胸圍內褲套裝。我期待已久,但她總是忘記帶給我。當她準備帶給我時,就發現她的妹妹已經摔先試穿了衣服。她妹妹以為那是給自己的手信。W小姐當然氣炸了。她怕我生氣失望,就給我買了這個,我夢想中的小道具。有天我一邊逛街一邊向她描述它如何美麗,她就記在心裡。

黑色的羽毛。睫毛。蝴蝶一樣誇張。戀物到無可救藥的地步。我要在什麼時候把它貼在眼上呢?不知道。最近都沒有飲宴場合,而我也不是Clubbing動物。把它貼到眼簾上,首先要往眼上塗美麗的眼影。

而我一點也不懂畫眼睛。

Read Full Post »

Final sale

@style house

本季的Final sale。女人們某夜在此店裡輪流試穿開到荼蘼的夏裝。從未試過跟陌生人共用一試身間,覺得整件事都是瘋狂的。

有天我們四個女人都穿了一樣風格的衣服:上身是白色的闊棉罩衫,下身是Initial的褲子。其中兩人的褲子款式一樣。又有一天,我們又同一時間,都穿了Initial的鞋子,不同季度不同款式的。然後我跟W在數,我們又有多少件一樣的衣服,同時在Initial購買。

好嚇人。除了Newsletter及目錄上的英文太多錯處以外,我們竟然可以什麼都喜歡,並且能堅持穿了那麼多季的Initial褲子,又那麼捨得花錢。

英國歸來的W說,英國零售成衣又貴又質劣,什麼都不捨得買,於是,就格外覺得Initial抵買。

真的很瘋狂,說來覺得羞家。我其實不知道時尚潮流是什麼,因為我這兩年都懶得只會幫襯它。

Read Full Post »

.

或者,我要學習的不是如何對抗,之如,與沉悶的工作對抗,與寂寞的時刻對抗,與流竄的欲望對抗。我要學習的是如何馴養,與之相處,愛。

就像每一種挑戰都是學習的機會。就像電玩遊戲一樣,沒有完成任務的話就不能過關升級。如此,怪不得沉悶的工作不斷,寂寞時常突然來襲,欲望永遠無法被滿足。

我仍然期待有趣而又待遇優厚的工作,寂寞的時候我幻想那些美麗的玩伴,想要觸碰某人的時候我留意街上的目光,像我仍然期待雪地花開。但我還是要專注地跟種種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相處。

我喜歡我的工作,我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沒有什麼可怕的。

即使聽來那麼自戀二十九歲人,但我仍然會說,對,我那麼美麗那麼好,我會去到我要去的地方。

Read Full Post »

受保護的文章:信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Read Full Post »

奧運

奧運,之於我的工作,從本年1月開始,在公司辦的報紙上有兩個奧運專欄,英語,小學生是讀者。我負責每週定題和校對三次。

於是,對我能說出很多奧運的技術名詞。對馬術運動非常熟悉。但對於人們如何看是次奧運,我不知道。但我不會說奧運

我只是覺得五月二日香港人的態度讓我非常失望。

而我想說呢,所有口號都是可怕的物體。「我哋就係奧運!」簡直就是發咗癲一樣嘅自大、霸道。大而無當、失卻分享、不容異己、一台獨大。

運動是彰顯勝利的工具,運動是彰顯財力實力的工具,運動是驕傲,是自滿,是許多堂煌的理由。假扮成大眾的夢想。

我不是體育迷。我只做瑜珈,因為瑜珈不比賽。

Read Full Post »

幾天

颱風來臨的那天,本該是首天工作的日子。颱風來臨,我在屋裡聽不到街外的風聲。風不往我們的海島吹來。雨斷斷續續溫吞地下著。我在床上,哭過了就睡覺。

我告訴他我很傷心。因為某些叫人傷心的情由。

對T來說,颱風來臨與平常日子無異,下班時的候他仍然會在心裡說要操他的老油條上司。他問,你第一天上班怎麼樣?

我說,睡了一覺,造了夢。

他很妒忌。我又再展開過朝九晚六星期一至五紅色銀行假八號風球休假的辦公室女郎生活。我竟然開始懷念傳媒大廈裡出入自如的生活。

到街上去,天都是灰色的。下著細雨。我還是非常傷心。到第二天,真正第一天上班,我的雙眼浮腫。我又告訴他,我很傷心。

所有騷動總是同時到來的。

工作沉悶的程度是我有生以來所嘗的極點。每個人聽到我的工作後的唯一評價都是關乎沈悶。

我答T說,但薪水高。

今天六時半起床,天還是灰的。胡亂抹灰色的眼影,穿衣出門。七時半原來是rush hour。船載滿人。香港站人很多。很久沒有在rush hour坐地鐵。擦肩而過的人們都有張難看的臉。

憂鬱的能量如颱風背面,或颱風離開後的數天。

Read Full Post »

即使你對我如何失望,並認為我的寫作只是一種自戀的方式,我還是,會以我所知道的方式寫下去。對我而言,沒有什麼是包袱,也沒有什麼技巧,沒有什麼能被稱為正確,也沒有什麼是絕對的好。

倒是很想寫,那些很靜很靜,什麼都不曾發生,只有緩慢移動的小說。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