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3 七月, 2008

在工作的地方,收到一封無聊的信。那封信,由一名二十五歲的男子假扮成小童以英語寫成。信鄭重地以公司信紙打印,並以假名簽署。信回應我在工作的地方寫的一篇兒童故事,內容大意是:多謝你老作了那麼多的名字,巧合地,我也有一名兄弟他的名字也叫Horward,他也是又肥又重一如你故事裡的大象舉重手,但叫佢幫手拿東西卻佢就死都唔肯,還有,版面左上方你的悄像對你來說一點都不公平,我是,您忠誠的…..我笑了出來。到底是什麼人,能有那麼多的時間,作一封那麼無聊的信?我無法明白,到底信的目的是要取笑那篇胡扯一通的兒童故事,還是要為那個編輯卡通俏像抱不平?在困惑的同時又感到被注視。

小樺,你指出黎小姐書中最誠實的一句,倒是真的。即使有多無聊有多愚蠢,被目光注視的感覺總是好的。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