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8 年 07 月

1. 向所有足以帶來負面情緒的事件致謝。在心裡說謝謝,或衝口而出說謝謝。感謝,愉快,我不怕。

2. 向所有mind games道別。智力該用在適當的地方。人際關係不是智力遊戲。

3. In the name of research. 一天到晚為自己想要的東西research。K小姐從書中讀到。這提醒了我,對喎,日對夜對完全有助visualize想要的東西。Research有助了解,亦有助得到你要的。

4. 做自己,活在當下,開放,接受,go with the flow,感謝。這是一個沒有限制的世界。

5.  無論做什麼,都要把它當成一個好玩的遊戲。例如,生孩子,不是為了教他養他,不是為了要做母親父親,而是把一個生命帶到地球上,跟自己一起玩一個好玩的遊戲。認認真真開開心心地玩,而不是認認真真地工作,不是認認真真地裝腔作勢,不是認認真真地寫小說。寫作,都是遊戲,讀書,又是遊戲,工作,遊戲,放工,更多遊戲,做父母都是遊戲。

6. 如果在街上見到錢,即使只是一毫子,都執起它,儲起它,送給在陌生的有需要的人。(向micheal學習)

7. 做個慷慨的人,會是非常幸福的。在適當的時候,把自己有的,送給朋友。

Read Full Post »

小樺始終視我為千金小姐,打點一切邀我出席電台節目。於是,我好努力講了些似人講的話。你知道,我講話能力其低,懶音嚴重,以及,最常回答Yes or no,或I don’t know.

於是,我叫你收聽網上傳播。你特地打來取笑我的靦腆,並提醒我最勁的性描寫該是來自《中環托派》。那種幽默、市井、都市感共冶一爐的色情,竟然每日在《蘋果日報》刊登,連小朋友都能輕易讀到。

對,我有一段日子沒有追看它了。於是我忘記,一個關於它的小道消息。曾聽某大出版社的編輯說,《中環托派》出自某《號外》創刊時期一輩的文壇前輩。消息人士寧死不肯透露托比的身份。

電話在村屋裡接收奇差,線被切斷了。你有聽完那節目嗎?我的聲音不算甜美性感。你說話時的鼻音,才最是叫少女們動容。

但我唔係少女,好耐喇。

Read Full Post »

問號

Carrie Bradshaw被屈成為標題Single and Fabulous?的雜誌封面。問號成為重點。MSN nickednamed “Single and Fabulous",好似等同Single and available的意思。記者T馬上生疑,瘋狂追問Why Single及表明我的答案too simple,he wants details。

我想說,No matter how many girls you are dating with, you are, still, single unless you have already married somebody。但難纏的細路無法被打發。Unavilable不等同single所以如果說是single的話,就等同available。邏輯到底在哪裡呢?我只想表明自己又單身又正。而我又真真確實是single我短期內都不會想要結婚而且有時我都會忍不住懷疑自問,我真的有那麼fabulous嗎?

我沒有什麼detail可以向你披露。我的重點是fabulous,而不是the s-letter word,或問號。

Read Full Post »

其實很想開一個「男人與小狗」派對,只准男人與小狗參加,以慶祝我的新書出版。可後來想到沒有可供小狗活動而又方便又免費的場地,而只准男人參加或許只會使派對出席者之普遍性取向收窄至單一乏味,所以呢,不如先出席這個比較簡單開心的活動吧!

  • 2008年7月26日 星期六
  • 4-4:45pm
  • 會展大會堂
  • 五位作者 新書對談會
  • 《房間》李智良
  • 《男人與狗》葉愛蓮
  • 《愔齋讀書錄》陳智德
  • 《斑駁日常》鄧小樺
  • 《太平盛世的形上流亡》袁紹珊

其他活動:http://hulahoop.hk/kbf_v1.html

Read Full Post »

遊戲是這樣玩的

遊戲是這樣玩的

他給以小孩的語言我寫了一封信

我把玩具悄悄地放到桌上

與陳舊的來自暱名者的飛機及布娃娃為伴

作一個愉快的告別儀式

這就是遊戲的心情

Read Full Post »

總有些時間,面對自己,你突然失去所有,就像你不再相信,她們告訴你,你有多漂亮,你有多好,你有多可愛。

把整夜的時間花在電視劇上。對著電腦大哭,為了戲劇裡的人物哭,就像她們也是你的姊妹。

讀The Science of Getting Rich,但無法集中練習把想要的當作真理。書說,唯有想著你想要的,並把之當成實相,隔絶所有影響你思想、陳俗、宗教,你才能成為你想要成為的,得到你想要得到的。

而我無法隔絕sentimentalism、恐懼、過去。

瑜珈課:Meditation, Pranayama & Yoga Nidra。二十分鐘的靜坐,老師說,想像你日常最難攪的想法,想像它。然後離開它,走遠點,觀看它。

看清楚,它們是如何發生的。

總會有人走過來問我你往後如何過日子。總會有人告訴你別人如何給你評價。總會有人說世界是如何運行你返方向走就會吃虧。

過去已經過去,而未來尚未來臨。當下的片刻也即將成為過去。執著沒有用處,傷感沒有用處,恐懼沒有用處。而你為什麼感到傷感和恐懼呢?哪些令你傷感和恐懼的東西有什麼價值呢?它們能令你變得富有嗎?它們一定不能令你變成百萬富翁,它們只會令你變醜。因為你已經哭得夠多了。即使沒有人能證明The Science of Getting Rich真的能使人變成富有,但是那一點一定是對的。

想著你想要的並把它當成為人生中的實相。那就是最最有力的信念。

Read Full Post »

瑜珈課,老師著我們想像一個人,一位親近的人,並把今天的瑜珈課獻給這人。我的練習,是為了你,我把我的愛、慈悲和能量都獻給你。整整一個小時的練習,專注、力量、溫柔、整合,在結束的時候,老師說,就像那人已經坐在你面前,合什,向他鞠躬,Namasté

因為我能給予你的就只有這微小的力量,但願你不嫌棄它。我願望我能去到很遠的境地,感到愛,快樂,自由,豐盛;我也願望你能得到你想要的。

以後每一課瑜珈課,我都要想像一位親近的人,並把愛和慈悲獻給他。你將會一直在名單中的第一位。

Read Full Post »

Playfulness

如何達到目標,例如,如何考得全級第一,如何會考十科A,如何考入哈佛,如何嫁個好男人,如何開十間咖啡店業目蒸蒸日上。目標那麼偉大、美麗、被以為遙不可及,於是我們總是戰戰兢兢,嚴陣以待,緊張,緊張到拉肚子,Screw everything up。

如何達到目標,抽到這張牌。它就是那個方法、途徑、恆常的真理。

當你將生命看成不嚴肅的、看成是一個遊戲,你的內心所有的重擔就會消失,所有對死亡、生命、或愛的恐懼都會消失,一個人會開始過著一種心情很輕的生活,幾乎沒有重量,而可以在空中飛翔。

–奧修

Read Full Post »

Now on shelf

Book Cover

在書架上。謝謝!

Read Full Post »

我想要平靜。

我坐船。船在海上飄浮。或以高速橫越海港。船上有悄悄的人聲,細細地說話的華裔女子。夾以粵語及英語,在我頭頂。我看著窗外的船隻,想到老遠。我開始想你。我開始想像未來。我到達非常遙遠的未來。我想到我們會吵架。我想到我們吵架的語言。我觀看我的幻像,可笑的是或許我還未跟你遇上。

擾亂我的還有我到未來的恐懼。即使我明白我必需抱緊自己的信念,但我開始害怕未來幾月的財政狀況。我明明知道恐懼所帶來的傷害,它使我們看不清前路以及否定自己,但我有時還是捉不緊自己的想法。腦部活躍而且無法停止思考。

我那麼平靜我觀看自己的想法。就像我分裂成很多個我。一個我在胡思亂想,一個我追求平靜,一個我在悄悄觀看我那內在的角力。我閉上眼睛默想。船有時被大浪衝擊,我不害怕了,而且感到快樂。我忽然察覺自己的轉變。

關於這年的種種轉變。像你一樣我只知有一股力量在拉著我,然後事情就這樣一直發生,我一直在改變我的想法。想法改變的速度極快。坐船的時候我就想過十萬件事。我改變。我想,我要變成怎樣的人,過怎樣的生活。然後一切還是歸結到,自我的審視、發現、履行。我明白那騷動的力量其實要我好好地做自己。你叫我,親愛的,別要想太多。

推倒所有讓我失去自由的牆。再害怕最後還是會握緊自己所相信的。不打這份工,我還可以做更多更好的工作;總有方法可以離開生活的界限;總有方法吸引那些像鑽石閃亮的人。我看到自己紛亂不定的想法,我就悄悄地對自己說,靜下來吧,吧想太多無謂的事情,別讓自己恐懼。

專注。我需要非常專注,像我那麼專注地看海。專注要求平靜。對美好的事物深信不移。

Read Full Post »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

她就知道了,生憂生怖的是幻像而非愛。天天幻想跟某人一起並不是愛,那只會生出更為可怕的幻像。她看到那男子。那男子天真如嬰。她看到那男子,如果她很想很想要她。她就會開始感到害怕。她會害怕得不到、被拒絕、失去。

於是她什麼都不想。她說,我不要你,但不如我們到草地上滾來滾去。

那男子天真如小熊,說:不如一邊吃蜜糖一邊數哪些路人戴了結婚指環一邊在草地上滾來滾去。

於是,他們在草地上滾來滾去的時候同時玩了很多傻傻的遊戲。無憂無慮。

日落了,他們揮手說再見。改天再玩吧。

她沒有掛念他。她不想他。她才不要戴任何一隻結婚指環。但她心裡感到溫暖。因為她知道,明天他會在草地上等她再玩一次滾來滾去。無憂亦無怖的感覺真正好。她感到慈悲。她會稱之為愛。

Read Full Post »

1. S,那個告訴我要對自己的人生有信念的人,是我的老師。

2. 人人都是我們的老師。我們從朋友身上學習。互相提點。我們看到自己想要變成的自己,也看到自己不想要變成的自己,這些鏡子,一直在我們身邊團團轉。

3. S是我的好朋友。那時我在三角形辦公室裡工作,幾近發瘋。她說,you have to put your faith in your life。我當時一點都不能理解,什麼是faith。我不斷發問,什麼是faith,如何有faith?我只覺這字太抽象,我以為它跟宗教有關。

4. 然後,昨天在家中看Sex and the City 第一季。Big不肯承認Carrie是「the one」,Carrie離開他,說:她有信念會找到那個肯承認她是the one的人,她一派驕傲的模樣。

5. 我忽爾明白faith的意思。

6. 我對K小姐說,I have my faith now。我的信念是,我信任我的所作所為。例如:辭掉工作是對的。縱然也有懷疑的時候。

7. Q小姐聽到我又辭掉了工作,無話可說,就說:只能說你是典型的人馬座。

8. 我開始想,這是我的問題嗎?七年轉七份工,每份工都在不同的行業。而你知道,我城的人不喜轉行,年過三十更加不會轉行。他們會覺得你是一個古怪的有問題的人。

9. 於是我問自己,辭掉工作,對嗎?我是不是對自己的工作沒有faith?

10. 都說人人都是你老師,K小姐說,在倫敦,人們都會轉行,只有香港人咁痴線。

11. 然後遇到O小姐。O小姐與Q小姐不同,她是人馬座的。她說,轉工轉行沒有問題。她跟我年紀相若,她說,她也轉過七八份工,每份工都在不同的行業。她說,轉工沒有問題呀,唔鍾意咪唔做囉。最後O小姐真係唔洗做,她現在是名每天睡至自然醒的自由從業員。她很快樂。

12. 她一言驚醒,唔鍾意咪唔做,就是她的faith,也是我的。我忽然像找到了親人一樣。我明白了,做人就是這樣,好好地做自己,以自己獨有的姿態生活。

13. 塔羅老師Yvonne Chan,算出我的生命數字,然後微笑,你是越大越任性的。

14. 我開始明白她說什麼,所指何事。她該是不知道,那個「任性」的所以然。因為我找到了我的faith。

15.當然,有些人,他們不認同我的生活方式。那是因為他們有他們的信念,他們有著與我不一樣的姿態。他們會一直打著同一份工,他們會一直賺很多錢,他們會娶一個Wife material,或嫁一個husband material,他們會把自己的信念放到孩子身上。不等如他們不對,他們也是對的,因為那是他們的信念。我會請他們不要來批評我,因為我也不會批評他們,我只會祝褔他們。

16. 同樣,當我看到辦公室裡那個被我認為很蠢的女孩,我已經學著對她微笑了。而且學著去喜歡她。我不該去批評她。

17. 點醒我的除了是讀了很多年哲學的R先生外,還有那個廣東話只懂說「收皮」二字的小孩T,他說:「Everybody is ignorant. It is a question of degree.」他是說對了。於是我就禁聲。

18. 小孩T說:I like you because you are gangster.

19. 是嗎?我真的那麼gangster嗎?

20. 起碼,我現在什麼都不怕。記起的還是那句:只要好好地做自己,世界自然會供養你。Ch沒有錢的時候,他也一點都不怕。他說,世界會供養他。結果,過幾天,支票就如雪花飄至。

Read Full Post »

這本書寫於《腹稿》之後。從2005年秋季待業的時候開始,至2006年底進入傳媒機構做事時結束。比起《腹稿》,《男人與狗》裡的故事,輕省得多。

2001年。我在大學裡唸翻譯。大學畢業FYP選譯了美國女作家A.S Byatt的Angels & Insects。導師要求我節譯文本中的性交場面,並在我譯文中的選辭用字給我很多規犯。我以為,他以研究的名義,借故向女生展示某種性別的權力。例如,女人的頸項,他要求我寫粉頸;男人的陽具,無論文本以什麼形態出現,他都一概要求我寫塵柄。那時,我想,事情不該如此,為什麼不能是頸是頸,陽具是陽具,那話兒是那話兒?最後不聽教聽話的女生FYP落得奇差的分數。當時,我讀到導師給我作參考,某師姐翻譯的Anais Nin日記,我開始讀她的情色小說。我告訴自己,寫些情色小說也很不錯,我也可以寫情色小說,我也可以告訴那個當時我憎恨至深的人,在中文的世界裡塵柄,真只是封塵的過時的無能的封在他那密室一樣的辦公室裡的詞語。

《男人與狗》,我本來叫它情慾小小說。當《腹稿》裡過長的短篇叫我寫得傷心慾絕時,我開始想起當那心裡故怪的誓言。我寫了「完了1」,當時無題,只叫「倩慾小小說1」。後來又斷斷續續寫了幾篇,全以數字名目。在網上書寫我感到自由輕鬆,因為那是一個尚未有尺度沒月編輯沒限字數的地方,我以自身和朋友的經驗作藍本。得到大家的鼓勵和關注,自我感覺良好。

當時我給「情慾小小說」的定義:什麼都可以交換,性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情,愛也是兩個人的事情,一切都是從一點到一點又由一點回到另一點,交流,同時交換,衍生公平,對等,交易。我付出,我想得到回報。我付出,得不到回報。然後,那個洞很黑很深,我需要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東西去填塞缺口。我所理解的情慾,就是這樣一回事。

到後來於《成報》每週寫一篇小說。謝謝葉輝先生的鼓勵,也謝謝編輯修和葉小姐所作的工作。在報章刊出的小說,我寫的時候給它們起了一些尺度,當然,對我來說,性的描寫我其實不算非常在行,於是,我把那個情慾的命題換到其他地方去,我寫的還是圍繞著人際關係。每一個人都在鼓勵我,我總是遇到很好的人。雖然《成報》欠我的稿酬,即使告到法庭去仍然未能收到,但是我還是覺得如果沒有《成報》的筆鋒版,散漫的我不會有寫成30幾篇小說。

扣起自己不滿意的幾篇,現在《男人與狗》收錄了28篇小小說。由陳志華編輯,智海負責設計,封面背景圖案,取自區凱琳的作品。該作品一直在廿九几工作室裡,珍而重之。我想要的,忽然全部一起出現在這本書上,我最喜歡的編輯,我最喜歡的設計者,我最喜歡的畫家。一切都非常美滿。(區平常畫畫常以皺紋膠紙框在紙上成frame,畫作完成後撕下膠紙,膠紙都染了顏色,她就把膠紙貼在紙上,成為這幅作品。我很喜歡這作品,可智海在執相的時候,執那些皺紋執到死呢!)

最後要說的話:我雖然不夠bitchy也不夠juicy,但是那些人際關係呢,那個陳傑呢,都是真的。

Read Full Post »

從電影院走到街上,我與R分手。R是相識多時的朋友。我們一年沒見。這次,我們二人第一次相約看電影。

當然,無論是好電影還是壞電影,所有電影的方程式最後都離不開人,無論關於愛還是關於性。與人接觸,總是好的,總是人人想要的,總是大家樂於見到的。我們身邊需要人,很多人,有人的地方,我們才有機會,感到被愛。

Hancock就是這樣的電影。大家最後為了愛雖然還是要分開。但分開,大家就明白那是因為愛。畫公仔畫出腸,超人生生世世,我們分開兩地,但那是因為愛,生存是因為愛。很老土,但是,觀眾看後感覺良好。

於是,我和R,吃午餐,看電影,閒話家常,談話沒有特別的內容,不特別被對分的外貌吸引,沒有很好笑的笑話,但是我非常感激他,於星期六下午帶我去看一齣我不曾想過要看的電影。當然,之前我也從來沒想過要跟他單獨約會。我們從前只是很普通的朋友已而。

K小姐說,她在學著打開。那是瑜珈中心裡的老師教我們打開肩膊的時候我所領悟的。我給她打一大篇即時短訊:Downward facing dog裡的肩膊,老師說,要Back and down,不要向上拿埋,不要向前,roll your sholders back and down,然後,胸膛才能打開,然後,你才看起來又精神又自信,然後,你的心才向上展露,Shine your heart吧,這個back and down在瑜珈的很多式子中存在,你學瑜珈為什麼呢?你想要感覺良好,你想連繫你的身體。我所明白的是,原來就是那麼簡單,微笑,把肩膊放鬆roll it back and down,打開自己的心,信心就回來了,那不單是別人對你的感覺,那感覺自然衍生,一切都是環環相扣的,我們的身體,我們的態度,我們的靈魂。開放自己,是‧真‧的‧非‧常‧重‧要!要感到愛,就要shine your heart,打開胸膛,讓心藏向上,然後呼吸更多,讓氧氣進注你的身體,然後,你自然明白,愛是什麼。向那些路過的人微笑,別人為你推門,你也為別人推門,負出和接收。K小姐說,她在學著打開。我很感動。我為她的快樂而感到快樂。我們談話的時候,我感到我們的連繫,我就感到愛。

於是,我去看了一齣我本來不曾想看的電影。我竟然接欣然接受。然後,我快樂。與R約會,我感到快樂,因為人與人間的相處總是美好的。

告別R,一直微笑。一個人回到工作室去為植物澆水。沿路一直想,我覺得這陣子的我,很自由。我把自己從一個本來很安全的,關閉的房間裡釋放出來了。那房門溫熱而潮濕,本來是很好的,孕育愛情的地方。但是我想要的,是另一種東西。我很想看到一個更好的自己,很想看到更好的我們。

縱然有時我一個人在路還是會感到寂寞,但是我知道只要專注地過著當下的生活,其實沒有什麼好怕。

親愛的,不用擔心我。而我會以自己的方法繼續愛你。

Read Full Post »

從前不是Sigur Ros的粉絲,不特別喜歡他們的音樂。沒有看過他們來港的演出。我聽著唱片,覺得他們的音樂來自外太空。錄音的地方是太空,他們是坐飛碟的太空人。空靈、魂遊太虛、雙腳不在地上。我懷疑,那是因為「唱片」這個媒體骨子裡就是冷酷的。於是我從前不明白,我沒有「看見」過他們。我把自己的門關上了。

然後,今天看Hemia。我感動得,在電影院裡說不出話。雙腳不在地上,大概是因為,他們與上帝連上了。

記錄片說,他們在地球上走一圈,回到冰島,於各小鎮上舉辦音樂會。音樂會不事先張揚,不收費,總是在空擴的地方,讓小朋友,老人家,街坊坐在草地上聽音樂。冰島的地貌壯麗。他們的音樂壯麗。小鎮的銀樂隊走上台與他們一同表演。老人家在台上唱歌。他們說,沒有計劃,沒有太多組織。就讓事情在這刻發生吧。只有這樣理所當然的發生,事情才能隨著它的所以然進行。那麼美麗而壯闊。音樂融入人群,融入大自然,融入靈魂。在瓦礫小坵上拾起瓦片而能奏出美妙的樂曲,以無電表演進行示威。他們說,Music Business在海外做,回到冰島就要休息。而休息的時候,他們就做這些美麗 的事情。一切都是關於連繫、打開,然後,事情無比精彩。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即使我辭不達意。我想說的是,所有好東西都是打開的。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