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Archive for 2008 年 06 月

四時開一罐青島。

六時仍然在喝同一罐青島。

但我想,每一刻都開始一個新的自己。打開,任意接收,不作多想而讓事情慢慢發生。

 

Read Full Post »

修行清單

道行唔夠,對著新來的年輕女子蔑咀。連同事都說我蔑得好明顯。我說,對不起。是真心的對不起。我只是忍唔住。我本來就是好Mean的人。

我會一輪咀數落別人 的不是:欠缺社交手腕、毫不了解世事、無知而不閱讀報章不閱讀八掛雜誌、說話不經大腦、反應遲鈍。

當同事說,你蔑人蔑得很明顯時,我很錯諤。雖然我仍然認為以上數點都是罪大惡極,但是我更認為被別人看到自己失態更加唔掂。

然後覺得自己很討厭。我數落別人的原因全然是因為她無法配合我「缺乏耐性」的特點。我主觀地認為,每個正常人都該有某些我所擁有的「常識」。因為我以「我」為中心,我認為我就是對的,不依我的模式處事生活的人都是大蠢人。然後我的某些討厭的咀臉就給看到了。於是我忘記微笑。我憤怒。我在別人背後數落別人。這樣不好。

道行唔夠,於是一直提醒自己:

1. 微笑。笑。對所有人笑。對自己笑。

2. 不要憤怒。不要為別人憤怒。

3. 不要批判。不要批判別人。帶著不批判的心,才能看清事情的底蘊。

4. 聽別人說話。聽自己說話。

5. 看進別人的眼睛。看別人的表情。說話時看人,才能看清楚別人的內部。才能了解別人。

6. 每人各自修行。每人都有自己的做化。別人跟你不一樣,那是他們的選擇。

7. 真係忍唔住時,保持冷靜,深呼吸。最後一著是,主動避開負能量的根源。

K小姐快樂地說,真係WORK。她聽了我的提議,試著整天保持微笑。竟然就開始遇到好事。返而是我自己,忘記了自己該做的事情。我說,好的,對不起。我要重新開始帶著笑容去理解人和世事。

好好修行本來就是我們一輩子要學的課題。

Read Full Post »

很誠實也很孩子氣。Ki說。

於是總是吸引了那些很誠實也很孩子氣的人,來到我身邊。

Carrie在戲裡的旁白;New age philosophy is not a secret…然後見Samantha把The Secret一書丟掉。然後Samantha就見到她的鄰居Sexy靚仔。唔洗睇書都好明Law of attraction處處有。我係New age philosophy的信徒。

然後我奇想一番:那就是說我不是那些好Sexy的人,於是我總是遇到古怪的人。

 

Read Full Post »

Won’t it be strange when we’re all fully grown?

十幾歲聽到Jarvis Cocker唱Disco 2000。傷心到暈。一邊跳舞一邊飲酒一邊傷春悲秋。青春殘酷物語的怪異版。又美麗又市井。十幾歲時常想像"Won’t it be strange when we’re all fully grown?" 如今在巴士站讓Walkman random 到這首歌,就笑了。

我真的很喜歡Jarvis Cocker 和Pulp。

 

Read Full Post »

Vamp、Betty及新衣

睡不夠,戴老土眼鏡上班。眼鏡是真正的老土眼鏡,鏡框在巴黎某跳蚤市場淘來的平宜貨,膠框,款式像肥肥常戴的那種。戴著,被同事說成是「Ugly Betty」。

Yesterday you were a vamp, but today you are Ugly Betty. 某同事的commnet。

於是盡可能都不戴眼鏡上班。我要做Vamp,才不要做Betty。

為了成為一個Vamp,我在找一條迷你裙。那種最普遍,西裙直身的裙子,結果苦尋不獲。今季流行裙襬飛來飛去的Girly款式,還要印上各式碎花。我才不要,我要做Vamp,而不要做細路女。

結果,在G.O.D買了一條黑色絲旗袍。不合身。太濶,太長。拿到天使改衣店去改。

天使改衣店在京華中心。內裡有很多裁縫,專業改衣。一件衣服要改一星期才起貨,因為生意太好了。

趕到店子時,晚上八時半,只有一位大姐在店內。大姐說,我們關門了,全部人都走晒,我走得慢而已。

原來店子七時半開門。我前後說了三次不好意思。那位大姐竟然好心地著我把衣服換上,慢慢幫我度身。她說,在背部加兩個摺就可以很貼身了。裙腳也得改短。她還問,裙腳要用手挑的嗎?手挑的比較名貴囉。我心想,只是G.O.D的成衣而已,才不好意思浪費別人的精工。於是,還是選用車的好了。

星期二拿去,星期六就可以取貨。我很想快點穿起新衣服。大姐說,你趕著的,四天都可以的。

真的很好運啊!星期一上班就可以穿新衣服。我說的,我不要再做Ugly Betty了。

Read Full Post »

到底為了什麼要每天給一名小男孩以鬼食泥的英語Bully呢?我生氣到極點。無原因。無道理。以一種小孩似的姿態來到我面前引我注意。無論採取什麼態度都無法阻止那些Bully的行為。

我覺得自己回到了中學時代。無助而又靦腆。

Read Full Post »

我不知道自己身在哪一點。

從來沒到過青衣。只是,有一次,把手提電話留在從西貢往旺角的小巴上,電話被好心的少女拾到。我們相約在青衣城,她把電話還我。第二次,蜆殼石油公司打工,無可避免,就到過青衣西草灣油庫參觀。其實,我幾乎對整個香港西北部地區,一無所知。

渡輪從碼頭開出,從汲水門轉進維多利亞港。渡輪在海中心,被四面遠處的高樓大廈及山巍環抱。除了只認得左邊加德士及美孚標記的油庫外,就什麼都不知道。那邊是青衣西南部,所有油庫都在那邊。然後,就看到兩邊正在興建的大橋,連接不知名的地方。然後,認得遠處最高的大廈就是IFC2。

船到底有多少種。Vessel, ship, tug boat, oil tank, barge,諸如此類,有什麼分別?在油公司的工作經驗沒有使我明白更多。船隻泊近油庫提油。保榮一號、新輝一號、光華一號,或更多。在海中心航行的船。我累了,閉上眼,船在海中漂浮,盪來盪去。香港海域浪好大。

我又住到海邊去了。從前我們住在海邊,也只是僅僅住在海邊而已。我們與海沒有交流。此時,我們住到海邊,每天乘坐渡輪。我怕坐巴士坐地鐵看到對面的人黑面。於是,我坐船。

我看到暴雨、閃電、陽光。紅色暴雨警告下乘坐渡輪回家,電光落在海的盡頭。我低頭,做Focus On Grammar的練習, 若無其事。起初,我是害怕的,我怕的要死了。我怕船在大海裡被拋上拋下,進坐過山車。後來,我就不怕了。

在海上,那種無種的漂浮感。我不知道自己在那一點,右邊遠處的高樓大廈是哪區。

我睡著了。然後醒來,下船了。

Read Full Post »

嗯2

例子:那隻大袋子裡,放了一本厚如電話簿的Focus On Grammar,裝備齊全的化妝袋,雨傘,手機,銀包,準備隨時填寫的表格,過期BNO護照,單據,MP3 Walkman,MP3 Walkman的接駁線(!)(為什麼要隨身帶著這種東西?)。穿著半吋鞋跟的鞋子,弓著背,很重。

我原本以為很安全,不會因為少帶了什麼而煩惱後悔。但其實,我很辛苦。某女人告訴我:因為你不想出錯呀!

這樣想來,她說對了。有時我真的感到很重很重。想買一條迷你裙,沒買著。原因是,拿著大袋子我走不動沒心情什麼都不想看。我看不到漂亮的迷你裙。

這陣子,我的心情就是這樣了。某女人說:你想得太多了吧,不如什麼都不要想。

事業,我竟然想到事業。再下去就是,人際關係,那些淺薄的東西。然後是,想到最內裡,該如何去愛人,或如何才能愛得最好。

但什麼是最好呢?我總是不想出錯,於是感到很重很重。

還是什麼都不帶的好。明天拿隻小手袋算了。

Read Full Post »

我們該說什麼呢?我什麼都不說。

 

Read Full Post »